美國已無力阻擋?美前國務卿:如今中國將成為一個匹敵美國的大國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日渐强大,在与美国的博弈过程中,逐步由守转攻,形成了从战略相持向战略进攻角色的转换。

由于中国的发展是全方面的,反对美国霸权的行动是彻底的,加上中国成功扛过了新冠疫情的严重冲击,反观美国不仅没能从2008年金融危机中汲取教训,而且美国政府应对新冠疫情明显不力,这就导致了美国越来越没有能力遏制中国崛起。

此前美国前国务卿丹尼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今的中国即将成为一个匹敌美国的大国,这种现象从来没有出现过。

他还强调,只有在美国实力远超中国之时,两国关系才能保持稳定。

然而,现如今这种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不仅中国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快、质量越来越高,而且美国内外交困,实力衰弱。这让美国从多个领域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威胁”。

1.美国无力阻挡中国崛起

丹尼尔此次接受采访时,还曾公开反对过美国强硬派政客提出的“希望美国政府对中国进行‘更迭’”的建议。

他认为,这种方式只能适用于那些军事能力较弱的国家,对于中国这种拥有核武器的军事强国来说,是无法实现的。

其实,这恰恰说明了现在美国手里的牌已经基本上打完了

(1)经贸金融牌与科技封锁牌收效甚微

在特朗普执政中后期,美国对华悍然发动了规模庞大的贸易战,并且还妄图利用美联储对美元的控制措施,来阻挡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但是,经贸与金融的打压手段似乎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效果。

贸易战开打以来,美国对中国出口到其市场的商品加征的高额关税,有约9成都是由美国进口企业以及终端消费者承担了,中方企业只承担了约1成的损失。

与此同时,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取得了关键性成果。此前,中国与伊朗签订了一份长达25年的合作协议,中国可以使用人民币作为购买伊朗石油的结算货币,从而为世界提供了中国石油现货市场。

此外,在上海成立的石油期货市场,以及为应对美元霸权的封锁而采取的人民币与美元逐步脱钩的行为,共同形成了以人民币为计价的国际原油交易体系,中国从根本上对美元霸权发起了冲击。

除了贸易金融领域,美国打压中国的手段基本失效之外,在科技战方面,美国更是直接动用国家行政力量,来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

扣留华为首席财务官、副董事长孟晚舟;到处宣扬中国的高科技产品有“后门”,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还直接向中国断供芯片,并对其他高科技领域进行技术封锁。

无辜

然而,这种方式也并没有阻挡中国科技方面的进步。

2020年,中国科研经费达到了空前的24425亿元,同时在全球专利方面的申请量也超过美国,达到了27.59万件。中国的高铁、桥梁、核电等技术纷纷成功出口。

特别值得我们骄傲的是,7月16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突然发布一则重磅消息,中国亚轨道重复演示验证项目运载器在酒泉发射中心,成功完成发射与返回任务,向世界再一次展现了中国强大的科技创新能力。

(2)军事威胁开始起到反作用

美国对中国的打压还体现在军事方面。为了干扰中国崛起的计划,美国在台湾这一涉及到中国主权领土完整的问题上,大做文章,不仅经常派军舰穿越台湾海峡,还公然派军事飞机降落台湾岛内。

7月15日上午,一架美军运输机降落在台湾,停留34分钟后才起飞离开。此外,美国在南海方面,也不断挑战中国底线,一方面,鼓动南海周边国家跟中国对抗,另一方面,经常派遣军舰在南海举行所谓的“自由航行”行动,甚至还多次试图进入中国南海岛礁领海范围内进行挑衅。

面对这样的情况,解放军也丝毫没有后退。一方面,我们加大了对台湾周边海空域的巡航力度,另一方面,加大了南海岛礁的建设。

美军越在台湾周围活动,解放军越加强对台巡航频次和力度;美军越在南海岛礁周边海域活动,中国越加快岛礁建设并部署必要的武器系统。

如今,美国已经明白,对中国的军事威慑行动不仅没有达到目的,反而成为了中国加强在该地区军事存在的有力推动因素,对中国的军事威胁开始起到反作用。

(3)合纵连横已经失效

在美国自身实力下降,无法单独遏制中国崛起的情况下,拜登又选择求助于盟友,希望建立一个国际反华联盟。

为此,拜登开启了“奔走外交”模式。在其上任后,立马着手恢复因特朗普的任性行为产生的盟友体系分裂的问题。不仅派国务卿赴欧洲、亚洲与盟友协调立场,而且还在包括G7首脑峰会、北约年度峰会、美欧峰会等一切外交场合,敦促其他国家加入到美国的反华阵营中来。

但是,由于这些国家与中国有着紧密的合作,在国家利益面前不可能向美国低头,特别是美国本身的国家信用和实力都在下降,导致这些盟友纷纷选择与美国切割。

7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又在白宫接见了德国总理默克尔,针对拜登再一次提及中国问题时,默克尔直截了当地表示:“我认为,特别是在我们(美德)与中国的关系上,我们应该协调我们的努力。”

“我们也有美国公司与欧洲公司竞争的领域,我们必须接受这一点。但我认为,基本上,我们如何与中国打交道的规则应该建立在我们共同的价值观上。”这相当于直接拒绝了拜登的诉求。

美国无力阻挡中国崛起,不仅因为政治上的无能,也在于美国本身实力的衰退。

2.美国内外交困,拜登疲于应对

美国现在的国内形势并不乐观,也就更没有时间来阻挡中国崛起了。

首先,通货率高居不下。由于美国政府不断通过超发美元来缓解国内经济压力,导致市场一直承受着通货膨胀的压力。

今年5月份,美国年通胀率达到了5%,6月份更是达到了惊人的5.4%。同时,6月份美国核心消费价格同比增长了4.5%,达到了1991年以来的最大涨幅。

面对这种情况,拜登压力非常大。

其次,债务违约箭在弦上。美国不仅面临着严重的通胀压力,而且整个国家已经徘徊在债务违约的边缘。

目前,美国国债总额已经达到了28.5万亿美元,而去年美国的GDP也只有20.95万亿美元,8月份,美国即将到达债务上限,对此,美国现任财政部长耶伦公开表示,如果不采取行动,美国最早将会在今年8月份发生债务违约。

然而,想要解决这一问题的前提是,美国新发的国债需要有人去购买,但各国普遍对美元信心下降,对美国的国家信用不看好,导致美国债务违约基本上箭在弦上。

最后,美元国际地位受到挑战。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纷纷失效的情况下,美元凭借其国际地位成为了美国经济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然而,人民币国际化、各国去美元化进程加快以及美国自身对美元支撑能力下降等因素,导致了美元在国际贸易交易结算中的地位、在全球主要流通货币和储备货币中的地位也收到了挑战。

此外,美国国内的种族主义等问题依旧存在,在这种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拜登想要扭转乾坤,恐怕非常困难,自身难保的美国,更没有实力来阻挡中国的崛起。当然,发生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还在于中国的崛起依靠的是自己,而不是西方国家的施舍。

3.中国的崛起根本上是依靠自己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中国则将经济发展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首先,中国拥有符合国情的经济发展模式。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模式,这种由宏观调控和市场调节相结合组成的机制,稳定且灵活。

中国有大量的中小企业,这些企业为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财政收入,同时,中国也有实力强大的国有企业,这些企业承担着关乎民生和国家战略利益方面的责任。

此外,中国的经济模式创新建立在“试点”基础上,这就让我们拥有了一方面吸纳先进模式的机会,另一方面,降低创新风险的能力。

其次,中国拥有庞大的国内市场。中国有着14亿的庞大人口,随着中国经济实力不断提升、民众消费理念的改变,中国的消费动力强劲,不仅内循环有了逐步建立的基础,而且世界各国都愿意与中国合作。

最后,中国善于改革与创新。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是中国经济实现腾飞的关键,虽然我们在改革创新过程中,付出了一些代价,但是总体上看是成功的。

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粗旷发展到密集发展,从低端制造到高端制造,再到智能制造,企业转型升级、绿水青山工程、科教兴国战略等,正是因为中国善于改革与创新,才能赋予经济发展以更加持久的动力。

因此,中国崛起依靠的动力本身就没有美国因素,自然也就不会受到美国的干扰。这才是美国无力阻挡中国崛起的根本原因。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即使到了今天,美国依然没有认清这一点,丹尼尔依然顽固地认为,美国稳定的霸权主义是中美关系良性发展的关键。

其实,时代的潮流是任何人都不可阻挡的,当今时代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美国的那些内外政策已经不能适应时代和各国发展的需求,所以注定会失败。

如果美国还不能认清事实,专心发展国内经济,反而还来给中国等国家的发展捣乱,不仅战略目标无法达成,恐怕最后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