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战胜中国?美众议院前议长:坐一次高铁就明白,美国必须改革

每个国家都有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中国是这样,美国当然也是这样。也许美国人在之前的发展中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道路”,但现在,全世界都发现美国似乎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拜登喊着要和中国“竞争”,称绝不会在自己的任期内让中国“超越美国”,可到底该如何与中国“竞争”,美国似乎还没有形成什么有效的思路。近日,美国众议院前议长发表文章称,坐一次高铁就明白,美国必须进行改革,才能“战胜”中国。

如何战胜中国?美众议院前议长:坐一次高铁就明白,美国必须改革

“我们争吵,他们建设”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以及西方世界所施行的三权分立制度都是世界“民主”的“标杆”。即使是我们也会在历史和政治课本上大量学习到三权分立制度的优势,以及权力受到制约的好处。

在罗斯福新政时期,美国确立了以总统为中心的三权分立格局,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三种权力相互制约,形成了一种在西方国家中都相对比较彻底的三权分立制度。

如何战胜中国?美众议院前议长:坐一次高铁就明白,美国必须改革

不过,三权分立制度虽然有种种优势,但是它的劣势也十分明显,我们在政治书上也学过,三权分立的必然结果,就是三大权力机关相互扯皮、效率低下。

以一些极端的例子而言,假如美国两党中一个控制了总统权力、一个控制了国会;或者国会的参众两院分别由两党控制,那么总统与国会、国会两院之间就会产生巨大的分歧、扯皮、拖延和推卸责任,而且这种关系上的僵局可能持续4年之久,直到美国大选开始。

如果说原本美国人可能还并没有体会到“效率低下”的缺点,那么在中国飞速发展的今天,已经有一部分美国人意识到,他们可能需要更多“效率”。

美国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就持有这一观点,日前,他在《华盛顿日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对比中国的进步与美国的瘫痪》的文章,发表了他对美国基建法案、如果“拯救”美国的一些看法。

金里奇首先就中美之间现在所展现出来的不同“风貌”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指出,多年以来,中国实际上是在不断脚踏实地地进行发展,而不是花大量时间进行“辩论”。

如何战胜中国?美众议院前议长:坐一次高铁就明白,美国必须改革

金里奇

也许所谓“辩论”还是金里奇对美国现状的一种“美化”,因为他在文章中还直言美国议员们是花着纳税人的钱,在进行“无聊的、了无新意的、歌舞杂耍式的”表演。

在金里奇眼中,当美国议员们在为议案、议员表现、政府政策争论不休时,中国人一直都在埋头建设,无愧于“基建狂魔”的称号。

而这样大规模的基础建设,一方面拉动了内需、刺激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另外一方面,也让中国的城市乡村面貌得到大幅提升,在很多地方,中国基建设施所展现出的科技水平更是令金里奇震惊不已。

金里奇以才投入使用的天府国际机场为例,称成都的新机场内,采用了自助值机设备、人脸识别系统、智能安全系统、自助登机门等高科技设备,甚至机场内还有“实验性”的机器人工作人员,这一切都让金里奇感到了美国的“落后”。

如何战胜中国?美众议院前议长:坐一次高铁就明白,美国必须改革

“政府推动比市场力量更有效”

在文章中,金里奇对比了中国的基建设施发展情况和美国基建计划的“扯皮”情况,声称美国人只要去“坐一次高铁就会明白,美国必须进行改革”。

如何战胜中国?美众议院前议长:坐一次高铁就明白,美国必须改革

众所周知,在发达国家美国,美国人出行不是靠开车,就是靠飞机。

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5月,美国一共拥有各类型的机场19627个,其中私人机场14528个,公用机场5099个,而公用机场中投入商业运营的民航运输机场有555个,而我国2019年中的数据显示,我国的民航机场数量是239个。

再加上中美人口数量的巨大差异,美国的航空运输业可谓十分发达,这也一度令我国人民感到十分羡慕,认为发达的航空业是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标志。

但随着我国高铁的兴起,情况发生了改变:人们发现高铁不仅速度快、票价相对便宜,而且高铁站通常都不会像机场那样建在离市区非常远的地方,进站的安检手续也相对便捷,选择高铁出行的人越来越多。

如何战胜中国?美众议院前议长:坐一次高铁就明白,美国必须改革

现在,中国高铁已经被称之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之一,无数体验过中国高铁的外国人都对此感到惊诧、羡慕,金里奇当然也不例外。

金里奇在文章中指出,中国已经拥有3.79万公里的高铁,最高速度达到了“210英里/小时”,而现在美国国家铁路客运公司的“阿赛拉”号快速列车,最高时速不过150英里,其舒适度、清洁度、便捷度和服务水平也远不及中国高铁。

而这些,实际上这是在提醒美国政客、利益集团、工会和官僚,他们应该进行改变了。

金里奇甚至称,美国的政客、说客等相关人员都应该亲自乘坐一次中国高铁,以更好地体会到中美之间铁路服务的区别。因为只有这样,美国才能真正从政治扯皮、党派斗争中脱离出来,真正推动美国进行一场“改革”,与中国进行竞争。

金里奇在文章中痛心疾首,认为拜登政府的基建计划无法继续推动,完全是两党扯皮导致的,而这将会让美国在与中国的竞争中落败。

他“灵魂拷问”美国称:中国雄心勃勃将在2035年前再新建135个机场,另外还将修建海底隧道、跨海通道,甚至是直达台北的高铁,而“我们在2035年前能建造多少个机场、几条高铁呢”?

如何战胜中国?美众议院前议长:坐一次高铁就明白,美国必须改革

他直言,任何想要“不进行国内重大改革,就与中国人竞争”的人都是痴心妄想,而其中所谓的“国内重大改革”,实际上是指“由政府推动基建计划”。

与拜登政府的想法类似,一部分美国人开始认同“政府推动经济比市场力量更有效”的观点,也许是他们看到了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现在有一些美国人开始认同联邦政府应该做更多事,联邦政府也有能力做到许多私营企业做不到的事。

也许联邦政府真的可以,但首先美国确实要需要一场“改革”,否则以美国两党、联邦和地方政府扯皮的程度,美国政府的推动力未必就会比市场力量更强大。

毕竟2008年加州高铁项目就已“上马”,但由于资金筹集问题,加州高铁项目一拖再拖,直到2019年,加州州长彻底放弃从洛杉矶到旧金山的高铁项目,让联邦政府拨付的35亿美元资金直接“打了水漂”。

如何战胜中国?美众议院前议长:坐一次高铁就明白,美国必须改革

学中国,就能赢中国?

实际上,在金里奇的文章中,话里话外只有一个观点,那就是美国应该“学中国”,至少也要在一定程度上学中国——例如大搞基建项目,否则将无法在与中国的竞争中获胜。

如何战胜中国?美众议院前议长:坐一次高铁就明白,美国必须改革

但学中国,就能赢中国吗?用网友们最喜欢的话来说,这世界上的一大错觉,就是“中国行,我也行”,也许对于美国来说,根本问题不是他们要不要、能不能“学中国”。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杰出能力和我国大规模基建所带来的天翻地覆的变化,引得美国羡慕,让他们也想要通过大规模基建,来更新美国现在老旧的基础设施,并带动美国的经济发展。

尽管反对者引用里根政府的论断称“政府不能解决问题,因为政府就是问题本身”,来反对这种“大政府”的行为,但美国两党在经过几个月的争吵之后,似乎对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这件事情已经达成了一致。

只不过,现在他们又面临着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大规模基建计划,甚至拜登政府雄心勃勃模仿“一带一路”倡议所提出的“重返更好世界倡议”都需要大规模的资金支持,那么钱从哪里来呢?没有钱,又怎么“学中国”“搞改革”呢?

对于国家来说,钱从哪里来,无非就是几条路:加税、印钱、借钱。

如何战胜中国?美众议院前议长:坐一次高铁就明白,美国必须改革

加税是万万不能的,不说美国国会要扯皮多久,美国纳税人也不会同意——哪怕是金里奇都认为,如果通过加税来筹措基建资金,那基建计划就应该改名叫“提高你的税金计划”。

印钱似乎也不行,毕竟美国印钞机开得太多,去年的美元增发量已经达到11万亿美元,再开印钞机,就是“饮鸩止渴”了,而且美国现在国内的通胀水平,也不允许美国再这么做,要筹钱还是额得另想办法。

最后一条路就是借钱,借钱就是发美债,但是现在美国的美债规模已经超过28万亿美元,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也是压力巨大,借钱这条路也未必能走得通。

总结一下,就是美国政府现在想要筹措资金搞基建,其实还是有困难的,这实际上也是两党为了基建计划争论几个月的原因。毕竟如果资金不到位,那么美国的基建计划很可能重蹈加州高铁的覆辙,前期投资全部白费,最后还“一事无成”。

如何战胜中国?美众议院前议长:坐一次高铁就明白,美国必须改革

所以,虽然金里奇在文章中不断称美国应该进行改革、应当学习中国,但实际上,金里奇只是将美国现在的问题全部归咎在了两党之争上,认为是驴象相争拖慢了美国建设的脚步。

金里奇简单地认为,只要美国人能够亲身体验到中国高铁的快捷、方便、舒适,那一定能在基建计划上达成一致,尽快推动美国的发展。

但美国的问题不仅仅是出在两党之争、效率低下上,美国现在面临的可能是更深层次的财政、经济乃至政治体制上的问题,这并非是简单地避免两党相争就能解决的。

如何战胜中国?美众议院前议长:坐一次高铁就明白,美国必须改革

现在并不是美国想不想学中国搞大规模基建的问题,而是美国有没有能力来进行大规模基建的问题。就算抛开资金问题不谈,像我国一样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完善的工业部门体系、先进的机械科技和整个体系强大的协调能力,这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需要万众一心的配合。

而以现在美国国内情况来看,尽管在高科技领域美国仍旧保持在领先水平,但在基础建设领域,美国的建设能力未必比我国更强大,更不用提“美国联邦政府到底有没有能力协调全国合作都得打个问号”这件事了。

总的来说,让美国人“坐一次高铁”,最多也就是能让美国人直观地了解到中美之间的差距,而要解决美国深层问题,真正让美国“战胜”中国,这还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