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荒唐!美报竟指中国阻人口危机为时已晚、婴儿荒引发全球大通胀

五月最后一天,政治局集体学习,提出下大气力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形成同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相匹配的国际话语权,营造有利外部舆论环境。

笔者生活在香港这样高度开放的舆论环境,天天看到形形式式的“抹黑”,更深切感受到这是异常重要的工作,尤其是美国两党共识已确定“遏华”的战略。近一个时期,美国在新疆问题撒“弥天大谎”,在新冠病毒溯源不断“甩锅”武汉病毒所,简直到了一个疯狂的地步。

真荒唐!美报竟指中国阻人口危机为时已晚、婴儿荒引发全球大通胀

可笑的是,中国新出了“三孩政策”,笔者竟然在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看到署名Nathaniel Taplin的文章,称,“要阻止中国出现最严重的人口危机恐怕为时已晚。中国严重婴儿荒的影响将波及全球经济的几乎每个角落”。

在中国生活的各位朋友,中国会出现最严重的人口危机吗?中国会有严重的“婴儿荒”吗?

这种“抹黑”,拿到中国大陆当然不经一驳,可是,貌似严肃的华尔街日报也竟然可以刊登这种劣质文章。小小的实例,也足见西方媒体利用自己还存在的语言优势,以及相当程度文化和意识形态的认同感,时时事事唱衰中国人。

真荒唐!美报竟指中国阻人口危机为时已晚、婴儿荒引发全球大通胀

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说,中国几十年来限制大多数家庭只能生育一个或两个孩子,而现在将允许一对夫妇生育三个子女,并加大在教育和儿童保育方面的投入。文章说,这是一个可喜变化。其实,不要说这些带着有色眼镜看中国的“写手”,就是一些严肃的外国人口学者也未必能吃透中国人口政策的变化,更难做出恰如其分的评价。事实上,中国的人口政策有很强的时代适切性,如果当年不是较为严格的生育政策,恐怕现在中国有近20亿人,这对中国和世界都是负面因素。

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表面肯定中国现在的“三孩政策”,都是笔锋一转说,“然而,鉴于其他许多国家藉助财政激励措施提高出生率的努力成效有限,而且2015年一项类似政策调整获得的反响平淡,这意味着,要阻止中国出现最严重的人口危机恐怕为时已晚。中国严重婴儿荒的影响将波及全球经济的几乎每个角落。”文章还武断地说,“中国婴儿荒引发全球大通胀”。

真荒唐!美报竟指中国阻人口危机为时已晚、婴儿荒引发全球大通胀

“要阻止中国出现最严重的人口危机恐怕为时已晚”。

“中国婴儿荒引发全球大通胀”。

这两个耸人听闻的结论,毫无根据,毫不搭界,极其荒唐。不过,笔者相信,如此论调很快在西方媒体蔓延。

其实,中国人口近四十年平稳增长,1990年,11亿多;2000年,12亿多,2010年,13亿多,2020年,14亿多。可以看到,大致每十年增长一亿人。哪来的人口危机?哪来的婴儿荒?

真荒唐!美报竟指中国阻人口危机为时已晚、婴儿荒引发全球大通胀

这次国家出台“三孩政策”,也不是完全放开,主要是避免出生率下降过速,是控制总体人口的微调。笔者也认为对“人口红利”也要客观分析,中国的后续发展主要靠科技创新,养老也要靠科技发展。养儿防老观念,已经过时。

说回到美国的舆论战,他们其实真的舍得投入。拜登政府新一份财政预算案,为“促进和捍卫美国民主价值观,反制崛起的威权主义”,以遏制中国和俄罗斯等国的“影响力”,美国国务院和国际发展援助署计划投入开支也做出585亿。此外,还有众多名目,例如以教育与文化交流为掩护的针对中国项目开支7.4亿美元;向国际NGO捐赠16.6亿美元;向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投入3亿美元; “和平队”开支4.1亿美元;美国全球媒体局开支8.1亿美元。难怪有人竟称“给三亿美元,可抹黑中国”。

中国要打赢舆论战,也需要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