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国经济学家说:在蒙古外国投资者“逃跑”的最大原因是政治化

记者问:新冠疫情严重影响了商业和投资。虽然国有企业实现盈利,但私营企业正在萎缩。政府对私营部门的“攻击”较为明显。您是否同意投资环境由此而急剧恶化这一说法?

扎·德勒格尔赛汗答:的确企业运营及经济状况不好。外国投资与往年一样,仍然相对不活跃。我个人认为有两个因素对此造成了影响。首先,我们未能保持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非常活跃的外国投资趋势,并且没有增加和吸引外国投资的可持续政策。其次,就是您说的私营企业, 其中尤其是对采矿业的态度。正如您所说,政府的主要目标似乎是打击非法活动,并使采矿业公平公正。但是,实际上却像非法占用自然资源的人、合法经营的人以及矿业勘探活动等整体受到了影响。这仅是我的看法。因此,需要清楚自己所争取的是什么以及所支持的东西是什么。这增加了先前政策的错误,尤其是实施方面的错误,同时也对投资环境产生了负面影响。

记者问:外国投资者“逃跑” 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扎·德勒格尔赛汗答:我认为蒙古国的外国投资环境良好。近年来,外部市场形势一直很好,我们还毗邻世界最大市场。在外国投资法律环境和税收方面,蒙古国并不差。从某种方面来说, 这是令人高兴的。但是,我们现在该是反思,为什么对我们感兴趣的外国投资者开始“逃避”了?主要原因很简单,是我们没有稳定的政策,而且在实施政策方面更为糟糕。此外,我们需要诚实。当前的趋势是,说到做不到,又或者有个人出来否决另一个人的说法。不仅是我,重要的外国合作伙伴也是这么认为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政治化。有很多政客对外国投资和联合项目发表任意言论,而没有进行研究和指导。例如,他们谈论奥尤陶拉盖项目并从事政治活动, 并从人民那里获得政治支持, 这种现象在选举中变得更加活跃。众所周知,国家大呼拉尔中有一群反对奥尤陶拉盖的政客。通过纠正这种错误,有可能会吸引外国投资者。

记者问:在外国投资中有“第三邻国”投资的最大好处是什么?您认为经济独立是必要的吗?

扎·德勒格尔赛汗答:外国投资对经济至关重要。您提到的“第三邻国” 问题是我们必须注意的重大外交关系和经济问题。作为地处两个大国之间的小国,蒙古国应特别重视“第三邻国”投资。换句话说,我们需要遵循外交政策文件中概述的概念。蒙古国秉承重视与两个邻国的关系,同样也重视“第三邻国”的政策。从这个意义上讲,外国投资和来自“第三邻国”的投资对蒙古国来说绝对重要。在经济安全方面,蒙古国除了公平对待投资者外,需要更加重视加强国家经济。

记者问:需要外国对经济进行投资的原因是什么?如一些政治家所说,一个国家有可能在没有外国投资的情况下自行建立经济吗?

扎·德勒格尔赛汗答:为了确定是否需要外国投资,需要思考当下状况和前进的方向。除了思考,我们还需要根据发展方向、价值观和民族特点来定义未来的蒙古国。这个非常重要。现在我们有了“2050年远景”等文件。有两件事非常清楚。蒙古国发展缓慢、竞争力薄弱。为了在未来创造更美好的蒙古国,当今最重要的是吸引国内外投资。实际上就是钱很重要。从当前的经济形势来看,外国投资对我们格外重要。其次,是技术。在这方面,我们还需要为外国投资创造一定的发展激励措施。除了“需要”外,还需考虑如何来实施它。

记者问:像蒙古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市场是否有可能在没有外国投资的情况下扩大经济?

扎·德勒格尔赛汗答:我要重申,需要了解我们的前进方向和目标。对于我们来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最重要的步骤是通过实施大型采矿项目和实现经济多样化来扩大经济,增加公民收入。此外,需要在政策层面上对教育和卫生部门进行彻底改革。实施这些,非常需要外国投资和贷款。从理论上讲,没有外国投资也可以选择扩大经济。但这需要很长时间。但是,当今世界的发展速度很快。

记者问:从蒙古国的外国投资现状来看,似乎过于取决同一个国家。过于依赖一个国家有什么弊端?

扎·德勒格尔赛汗答:总体来说,我个人认为在外交和经济合作方面, 采取多支柱政策是正确的。过度依赖一个国家可能会增加风险。当下的情况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