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中国时报》发表社论:能抓耗子的就是好猫,可惜民进党“不懂”

台媒《中国时报》发表社论:能抓耗子的就是好猫,可惜民进党“不懂”

在老天爷的眷顾下,面对百年的世纪疫情,在此前一年多的时间内,台湾相比起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已经”相对幸运了”。但5月中,台湾疫情随即爆发,在短期内要能稳定控制疫情,就必须建立在牺牲人民的活动与经济的冷却上,但这终究是无法持久的。正如柯文哲市长及专家们所言,长此以往,必须仰赖新冠疫苗的普及施打,才能最终解决问题。

过去这1个月来,各家媒体有关疫苗的讯息既多且杂又相互矛盾,民众实在难以分辨孰真孰假,自产与进口疫苗孰优孰劣?二期与三期临床试验之重点为何?三期人体试验必要性如何?民进党网络社群中心主任范纲皓狡辩声称,略过三期试验不是问题,AZ、莫德纳、BNT等疫苗都是在完成二期试验后,就获得美国紧急使用授权上市,是真的吗?疫苗的安全性与有效性不容轻忽,真相必须厘清。

根据美国FDA紧急使用授权(EUA)对COVID-19疫苗的指引,疫苗必须根据良好设计的三期临床试验数据,证明其安全与功效。台大医院临床试验中心主任陈建炜强调,台湾的二期临床试验是依疫苗接种后,人体产生中和抗体及细胞反应,以此”替代疗效指标”来检验疫苗是否达标;但是在先进国家和地区的药政核准疫苗紧急使用授权(EUA)的条件,是必须看到疫苗在临床试验中确实有效达到症状改善。

“台湾防疫学会理事长”王任贤表示,疫苗二期是做抗体,不代表有保护力,三期是做保护力。FDA官网清楚载明”注射COVID-19疫苗后的血清抗体并不能决定是否有抵抗力”。王任贤指出自产疫苗是蛋白疫苗,不是腺病毒疫苗或是mRNA疫苗,在体外合成蛋白,或多或少有变性状态,打进去效果有差,因此一定要做三期临床试验。

民进党当局的高层一再明示自产疫苗”成功在即”,当局将大量采购,台湾地区前副领导人陈建仁加入高端二期临床试验,日前公开表态效果不错,无副作用。请问”卫福部食药署”,这是否有泄露数据,违法宣传之嫌?当局高层的宣传与高端股价飙涨有无关联?是否有内线交易的可能?是否应请”金管会”调查?

自产疫苗尚未通过第三期临床验证并通过”食药署”审核,获得EUA药证,如何让民众安心接受注射?未来是否可以与进口疫苗混合使用?没有经过三期临床验证,未来将无法取得WHO国际认证,台湾民众出岛洽公的”疫苗护照”将如何解决?

曾任”卫生署药政处长”及首任”疾管局长”张鸿仁说,去年美国FDA召开BNT疫苗审查会,那份”精辟”分析”有关BNT162b2的安全性跟有效报告”,相信”食药署长”及相关官员都看过。他建议依照”药事法”或”传染病防治法”即可办理进口审查。难道境外原厂疫苗进口品质有问题?署长应向人民解释BNT或强生疫苗在品质安全上的顾虑何在?台湾”食药署”的要求会比美国FDA严格吗?

前”药政处长”王惠珀也说:”台湾早已建立一套以实证医学为本的新药审批SOP,然而,新冠肺炎疫苗不走正道,要走蔡英文的绿色通道,置专业于何地?人民怎能不生气!”,请问”署长”是否有来自高层的压力?

在全世界经历1年的惨痛疫情后,台湾已有现成的境外疫苗可用,但民进党一意孤行到底。”食药署”站在历史的交叉口,挽救苍生有赖吴秀梅”署长”的良知。吴”署长”是政务官,不是事务官,”署长”应秉持专业,站出来告诉政治人物,专业红线不容践踏。更重要的是,专业人士不能向政治下跪。

病毒没有颜色,疫苗也没有颜色。黑猫、白猫,能抓耗子的就是好猫,最好的方法就是把猫放到野外,看它是否能够守得住野鼠的攻击(保护力),这就是所谓的三期临床试验,确认自产”高端猫”是否高端?一个没有经过实战测试的防弹衣,怎可让人民穿着上战场,特别是年长的长辈们。没有经过三期临床试验的疫苗,是台湾版”国王的新衣”,也是”药政监理”崩溃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