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貨幣戰悄然大逆轉!人民幣重磅出擊

2020年是世界的转折年、是中国的转势年、是中美易势转折年。十年二十年后回望2020年,我们将会发现,这一年太重要了,对中国来说,就像是1949建立新中国、1978改革开放一样的重要转折年。

2021年,是转折年后的第一年,将会有很多大事发生!

战友们如果读了占豪前面的文章,应该会注意到最近中美经济数据的一个重要对比细节:

一、2021年1季度,中国GDP增长高达18.3%,但4月份的CPI却只有0.9%,3月份更是低至0.4%。

二、2021年1季度美国经济虽然年化增长达到了6.4%,但按中国的同比增长幅度却远低于这一数字,更重要的是到了4月份美国的CPI高达4.2%,以美国的经济增速看,这已经是严重的通胀了。

由上述数据我们可以看出,中国经济好得超过预期,而美国的通胀增速也快于预期。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占豪才在之前提前给出两个判断:一是美国不久就会和中国展开贸易谈判;二是美国为了抑制通胀不得不向中国妥协,取消特朗普政府强加的中国商品输美关税。

话音未落,美国贸易代表戴琦就与中国副总理刘鹤通了电话,贸易谈判不久应该就会开始,之前的判断已经印证了一个,我们等着第二个验证。

中美货币战悄然大逆转!人民币重磅出击

拜登:都是你把事情搞砸的!

我们都知道,特朗普去年在疫情肆虐的背景下“救市”印钞2万多亿美元。拜登更狠,上台两个月就印钞3万亿美元。两位美国总统一年时间,印钞5万亿。短期内增加这么大流动性,必然带来通胀。过去,美国印钞全球通胀,现在情况却不同了,拜登刚刚发了3万多亿美元,结果别人还没大通胀,美国自己先顶不住通胀了,4月份CPI高达4.2%。

那么,为什么这次全球没有大通胀,中国甚至通胀率非常低,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美国放水不是全球通胀而美国独善其身吗?怎么现在反了?

这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国的作用!

美国过去是怎么做到美联储放水而其他国家通胀的?主要通过两个逻辑:

一、美元大放水,首先会大幅推高初级产品的价格,包括原油、天然气、铁矿石、煤炭等等初级产品都会价格大涨,因为这些初级产品的价格主要是由华尔街的资本家控制的,他们会拼命炒作加速出击产品价格上涨,尔后从初级商品炒作中获得第一层重磅利益。

初级产品价格上涨,如果制造业没有技术、品牌等提高产品附加值的能力,那么品牌方就不会大幅提高制造厂家的产品价格,于是初级产品上涨会大幅挤压加工制造业的利润,制造业就会不挣钱。

与此同时,由于生产资料的价格上涨,市场上各种商品、服务的价格都会因为初级产品价格上涨而上涨。如此逻辑下,美国通过放水获得大笔利益,相关国家却只能得到通胀。

中美货币战悄然大逆转!人民币重磅出击

二、美元大放水,为了避免自己货币升值导致资本的流出,相关国家不得不也跟着印钞释放流动性,市场货币增加而商品没有跟着增加,通胀会加剧。

这两个原因,会导致美联储放水其他国家通胀。那么,过去美联储放水美国为什么通胀不严重呢?原因很简单,美元释放的流动性会大规模进入资本市场推高资产价格,大量流动性在资本市场里,并没有在消费市场流通。与此同时,美元的坚挺会让美国从全球进口更多质优价廉的商品。由于美元的购买力,美国通胀压力往往不会很大。

然而,这一次情况却不同了。什么不同了?中国的产业升级了、供给侧改革了,相比过去,中国制造的技术含量更高了,竞争力更强了,初级产品在商品中的成本占比也大幅下降。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华尔街依然可以从初级产品的价格上涨中获利,但中国却可以通过出口产品涨价来获得补偿。换句话说,中国现在出口的商品技术含量大幅提升,那么中国所获得经济利益也就更多。美元大放水对中国影响越来越小。

像包括东盟在内的很多发展中国家,现在是与中国经济捆绑,中国经济稳定,也就稳定了相关国家的经济。结果可好,美联储倒是释放了大量流动性,但中国央行面对美元大放水却纹丝不动,货币政策该怎样就怎样,根本不做太多调整。

然而,虽然货币政策不调整,但人民币的汇率却做了调整,人民币兑美元从2020年的5月底到今年5月底,1年时间从7.17涨到6.36,升值了12.7%。人民币大幅升值12.7%,当然让人民币采购大宗商品的成本降低了,这相当于人民币在国际上的购买力提升了,反映到国内当然是通胀压力变小。

可能有人会说,那过去为啥不用这一招呢?因为,过去中国市场吸引力还不够,货币升值过多会抑制外资流入投资,同时可能导致资本外流,还会导致出口下降,这三点使得过去我们无法用升值来对抗大宗商品上涨。

中美货币战悄然大逆转!人民币重磅出击

那么,这一轮人民币为什么大幅升值?原因有两个:

一、全球疫情肆虐的背景下,全球市场都遭到了严重破坏,中国的市场吸引力使得人民币升值也不影响资本流入,恰恰相反,人民币的升值恰恰是资本大规模流入的证明。如今,中国已是全球第一大投资国,大量资金源源不断涌入中国。

二、全球疫情背景下,中国出口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大幅增长,也就是说中国制造的竞争力大幅提升,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就可以在汇率上放开手脚,用汇率的升值来对冲大宗商品的上涨。

面对美元大规模释放流动性所带来的通胀压力,人民币是以升值来实现对冲的,这意味着美国购买中国商品的成本提升了。不但中国一国对美出口价格上涨,与中国联系紧密的国家由于汇率更加盯紧人民币,所以他们出口美国的商品价格也提升了,在这种情况下,当然通胀就留在了美国。

据消息透露,中国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周诚君上月在莫干山会议上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条件下,我们管不了人民币汇率,中国中央银行最终要放弃汇率目标,人民币汇率是全球所有市场主体对人民币的偏好、预期和交易决定的。人民币对美元在中长期内将持续对美元升值。这既是中国经济持续增长、人民币相对购买力不断提高的结果,也是美联储搞量化宽松和不断扩表的后果之一。

周诚君的表态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将进入长期升值的周期。所谓放弃人民币汇率管理为什么就一定是升值呢?道理很简单:一是人民币的购买力本来就比美元强,根据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GDP早在2014年10月就超过美国了。那么,现在人民币不再进行汇率管理,升值预期是必然的。二是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带来了国际市场的信心,大量资金会流入中国,这也必然会导致人民币升值。三是中国在贸易领域所具有的优势决定了,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不久将加快,很多与中国贸易的国家都会用人民币进行交易,他们对中国出口获得的人民币必然投资到中国来,也必然会带来人民币的升值。

如果战友们还记得,占豪几年前就说过,人民币兑美元长期是必然升值的,这一轮贬值周期是为了保出口,最低大概能到7.2:1。最终,人民币兑美元的贬值逼近7.2后就掉头向下,现在已经到了6.36。可以预见,未来人民币兑美元会持续升值,这个周期将持续至少一二十年。当然,这个过程中,那些投机人民币升值的资金会被中国央行剿灭,这一点中国央行已经发出过警告,不要对人民币的汇率进行投机。

中美货币战悄然大逆转!人民币重磅出击

根据“蒙代尔不可能三角”的原理,一个国家央行,在固定汇率或保持汇率稳定、货币政策独立性及跨境资本自由流动三者之间,只能同时选择两个目标,必须放弃一个。过去,我们选择了保持汇率稳定和货币政策独立性,那么跨境资本流动就无法实现,所以我国的货币是不能自由兑换的。随着数字人民币推出,人民币必然加快推进汇率的自由兑换和资本的跨境流动。在这种情况下,在汇率稳定和货币政策独立性之间中国央行必须选择放弃其中之一。毫无疑问,中国央行会保留货币政策的独立性,那么汇率的稳定就会被放弃,人民币也必然在未来升值。

我们在汇率上已经非常自信了,这才有了现在准备放弃汇率稳定。那么,为什么中国在汇率上现在更加自信了?甚至已经自信到真正和美元掰腕子了?在占豪看来,有三个根本原因,尤其是第三个原因最为重要:

一、中国抗疫取得成功,而全球则陷入泥潭

占豪在《定基四篇(点击蓝字查阅)》中强调了2020年是转折年,那么2021年这个转折后的第一年中发生的大事就特别多。譬如,3月18日到19日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中国高调与美国摊牌了,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事,是战略性摊牌。

中美战略上摊牌了,具体微观层面就必然会有更多大摊牌,这其中就包括汇率的摊牌,所以央行准备放弃汇率的稳定,允许人民币持续升值。中国这次人民币升值,是人民币和美元的战略摊牌,其直接后果之一就是让美元的流动性首先反噬美国自己。中国之所以在汇率上如此自信,最根本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在抗疫上率先取得成功,与此同时全球则陷入了疫情泥潭。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增长强劲,中国出口强劲,中国出口不再怕人民币升值,在人民币升值的背景下全球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加深了,所以人民币在汇率上更加自信了。

二、中国经济模式的转变与金融体系的加速完善

2020年7月,中国宣布开启以经济内循环为主、内环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这一战略调整,其意义不亚于改革开放。中国之所以开启经济内循环,一方面是国际形势的影响,外需市场已经见顶,这使得外需已经无法驱动我国经济增长;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发展到了这个阶段,中国消费能力大幅提升使得14亿人的市场成了我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最重要驱动力,在这种情况下,我国转发展方式以内需为主。

内需为主的发展方式,也必然改变我国的金融体系。试想,我国内需大幅增长,意味着中国市场将大量消耗中国制造,我国经济的内循环会把我国创造的经济利益留在国内。在这种背景下,人民币长期升值就意味着人民币购买全球资源成本的降低。从这一点上来说,人民币也必然是长期升值趋势。

三、中国产业升级持续加速所取得的巨大成果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产业升级是一个一个领域逐渐扩展并加速的,在这个过程中我国利用外需拉动投资,经济呈现高速发展状态。但是,经历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外需的天花板已经出来了,4万亿的经济刺激后到了2015年,我国经济已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GDP也超过了10万亿美元,达到了美国GDP的57.9%。但是,随着人口红利衰减,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阶段,有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主要经济指标之间的联动性出现背离,经济增长持续下行与CPI持续低位运行,居民收入有所增加而企业利润率下降,消费上升而投资下降,等等。

中美货币战悄然大逆转!人民币重磅出击

中国经济的状态,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滞胀,也并非通缩形态,与此同时货币调控的效果也在下降,投资拉动经济增长变得更加困难,一些地方投资收益比竟然开始低于1。在旧的经济形态显现疲态的同时,像“互联网+”这样的新经济却显得生机勃勃增长很快。中国经济,本质上还是结构性的问题。由于我国经济改革开放后已经历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人民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都在提升,但产品供给侧并未跟上市场需求。比较典型的例子是,2014年我国海外消费超万亿,到海外各种排队买商品,甚至日本品牌中国制造的马桶盖都组团购买······因此,当时中国经济的突出矛盾,其表象是速度问题,根子则是结构问题,关键已不是需求侧,而是供给侧。所谓供给侧的问题,最核心的就是我国供给体系总体是中低端产品过剩,而中高端的产品供给不足。如此,我国从2015年从供给侧入手,展开结构性调整,通过提高产品的品质来达到增加中高端产品供给的目的,从而推动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如今,6年时间过去了,我国在这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也正是基于我国供给侧的改革,我国在2020年借疫情爆发之际,顺势由外需拉动的经济模式,转为以经济内循环为主、内外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中国供给侧改革、产业实现了大升级,不但没有影响我国出口,反而在2021年1季度出现了外贸增长29.2%的良好局面,这一切都是产业升级的功劳。

中国产业升级持续加速所取得的巨大成果,正在让中国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越来越具有优势。而且,优势正向我国整个经济领域的上层建筑延伸,包括延伸到金融上层建筑的汇率领域。

中国制造出来的商品,技术含量更高了,品牌影响力更大了,附加值更高了,当然在国内市场、全球市场的竞争力都增强了。譬如,上述15万的传祺SUV,如果其在全球范围内的市场价值是20万,那么国内15万,在海外能卖20万,这就意味着人民币升值一部分其产品在海外依然是有竞争力的。这就是中国制造产业升级给人民币汇率提供的战略支撑。未来,中国制造的技术含量越高、品牌影响力越大,产品的附加值就越高,产品价格就越贵,人民币可升值的空间也就越大。

由于中国科技水平提升了、中国制造的技术含量高了、品牌影响力增强了,所以在中美货币加量的时候,双方的优势正在发生逆转!不知不觉之间,中国开始发力了!中国一发力,结果就是美国通胀了!

大国博弈,靠得还是实力,而不是吹牛!现在,中国在玩实力,美国却是在吹牛!特朗普要美国再次伟大,拜登又让美国第一,正所谓缺啥补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