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與西方經濟大國競爭,中國依靠「混合戰爭」的戰略取勝

「德國和歐洲還不是中國同等的競爭對手。我們面對北京擴大地緣經濟戰略無能為力。憑藉其戰略思維傳統,中國是在競爭中運籌帷幄的大師。歷史上三位最偉大的戰略思想家就都來自中國:一位是孫子,另一位是檀道濟,還有一位是戚繼光。譬如檀道濟的《三十六計》,就深深植根於中國文化之中。」

中國經濟發展依賴戰略。

德國《經濟周刊》(WIWO)5月30日以「我們可以從中國的戰略性中學到什麼」為題刊登了德國哈雷-維滕貝格大學經濟學教授Ulrich Blum的文章,指出「在與西方的經濟力量競爭中,中國依靠傳統的『混合戰爭』(hybrid warfare)戰略。我們需要給出回應。」

古羅馬哲學家西塞羅曾說,真正的友誼只能存在於平等之間。競爭也是如此:它在平等之間才會富有成效,否則它將很快導致順從。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與中國競爭。

中國善於應用戰略,比如「瞞天過海」,就應用到「新絲綢之路」上。直到中國構建了一張新的貿易網絡,歐美讓驚覺發現,中國新的經濟戰略。20多年來,中國也一直在減少對全球經濟的「依賴」,而快速增長推動了其進出口。「雙循環」的新政策——一個讓中國自給自足的內部循環和一個讓其他國家依賴的外部循環——本質上意味着:經濟成為了「武器」。

青木了解到,Ulrich Blum教授著有《經濟戰:經濟上的競爭思維》等著作,專注於經濟競爭理論研究。他認為,中國不是用絕對實力和力量來「中和」或「摧毀」優勢對手,而是用巧妙地使用「協調」和「連接」的策略。他套用軍事理論說,中國應用的這種所謂的「混合戰爭」戰略,在時間、手段和目標的選擇上是開放的,有助於中國趕上以前具有優勢的西方。

俄羅斯皇帝理論專家Evgeny Messner 曾指出,為了打贏「混合戰爭」,戰爭與和平之間是沒有明確的界限,沒有可識別的前線。它的特點是進行一系列行動的選擇。俄羅斯總參謀長Walerij Gerassimow在烏克蘭衝突前夕,也用實際行動展示了什麼叫「混合戰爭」戰略。

西方在應對「混合戰爭」戰略時,如果其反應是「不對稱的」,世界公眾的反應就會不理解。在經濟領域,可以用特朗普的例子來證明:他對中國電信設備製造商中興和華為的打擊就被視為對自由貿易的攻擊。

德媒:與西方經濟大國競爭,中國依靠「混合戰爭」的戰略取勝

中美比拼實力,也比拼戰略。

這位專家認為,中國在經濟領域的對稱競爭範圍廣泛:控制市場准入、影響供應鏈、壟斷戰略原材料、補貼戰略公司以促進對關鍵外國公司的收購。此外,中國學習和模仿國外最好的技術。正如德國經濟學家弗里Friedrich List在180年前向德國人推薦的那樣——來與英國競爭。

而這個計策也起到了作用:「偷梁換柱」,應用到今天,這意味着從競爭對手那裡招募人才,以削弱對手並推進自己的事業。改革開放後,中國向西方公司提供了一些落後行業的股份,以通過最先進的技術使國家走上增長道路——作為回報,中國提供了進入其龐大市場的機會。

德媒:與西方經濟大國競爭,中國依靠「混合戰爭」的戰略取勝

中國電動車品牌正躋身第一集團。

如果西方企業做出「反華」的舉動,就會遭到中國消費者的抵制。瑞典時尚巨頭H&M 就因為抵制新疆棉花,被中國消費者拋棄了。

文章認為,歐洲必須成為中國的重要競爭對手,才能繼續成為中國重要的合作夥伴。這就是為什麼它必須從戰略上重新定位自己。不讓自己沉浸在中國的思維中,是行不通的。中國的對稱進步必須以對稱的、歐洲協調的反應來應對,因為不對稱會導致衝突的擴大。 我們需要一種平衡,以防止敵意升級。

青木認為,中國經濟的成功,除了中國人的勤勞之外,的確與中國的戰略布局密不可分。前段時間,一位德國汽車高管感嘆道,幾年前,中國汽車業還在給西方車企「打零工」,如今已經躋身到世界汽車製造第一集團,在車聯網、電動車電池等技術領域已超越德國。他指出,這歸功於中國政府的「電動車戰略」,讓中國汽車業「彎道超車」。而這樣的戰略在許多領域都可以見證到。難怪,中國被稱為全球經濟的「戰略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