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交鋒?美俄首腦或於6月會晤 雙方將會在哪些戰略點上拉扯

自拜登政府上台以來,雙方雖然在軍控領域實現有限合作,但在烏克蘭、網絡安全、人權、干預選舉等問題上分歧明顯,對抗加劇。回顧剛剛過去的4月,美俄之間的博弈也是「看點十足」,而國際局勢也延續了此前的變幻莫測,特別是烏克蘭東部局勢再次升級後,俄美關係、俄歐關係、甚至是整個國際局勢都迎來新的挑戰。

在4月底,俄羅斯總統助理烏沙科夫已經透露,俄總統普京與美國總統拜登可能於6月舉行會晤。,但是否會晤的最後決定取決於多方因素,相關工作還沒有展開,有「特定日期」但他沒有透露具體日期。

如果再把時間線往前屢屢,「美國方面發出希望兩國首腦會晤的信號」應該指的是拜登在4月中旬發起的提議,想與普京在2021年夏天在歐洲舉行峰會。而烏沙科夫的表態多少有點模糊,畢竟,接下來的美俄博弈並不會告一段落。

正面交鋒?美俄首腦或於6月會晤,雙方將會在哪些戰略點上拉扯

目前,我們暫且可以理一理美俄互動之間的一些脈絡。

從美國的角度來看,美國並不想和俄羅斯發生正面的衝突,而是典型的想「借刀殺人」。不管是北約的挑撥,烏克蘭和捷克的「犯傻」,都在美國的「節奏」之中。反正,不管是在烏東部的問題上,還是黑海的問題上,美國都不希望大國之間陷入一種長期的戰爭。總之,拉攏盟友對俄羅斯形成合圍,不斷的進行挑撥,這就是美國主要使用的手段。

從俄羅斯的角度來看,俄羅斯自然是明白美國的意圖,烏克蘭局勢最好是能夠降溫,這樣才能避免俄羅斯更多的戰略上的消耗。再說了,如果烏克蘭全面倒向西方,對俄羅斯來說也是不願看到的。

另外在反制的措施上,俄羅斯也講求這種力度上的精準的判斷,一方面對於美國俄羅斯採取的是對等的反制,但是對於美國所拉攏的盟友和夥伴,俄羅斯會採取這種反制升級的方式,來避免美國構築對俄羅斯的圍堵的合圍。

可以預測,未來一個階段,我們仍然會看到美國和俄羅斯在包括歐洲、中東、亞太等多個戰略點位上進行博弈。

正面交鋒?美俄首腦或於6月會晤,雙方將會在哪些戰略點上拉扯

就拿中東來看,俄羅斯和美國之間的博弈體現最多的自然是中東地區了,別看中東地區打得那麼熱鬧,其實都是大國之間的博弈,例如美國和伊朗的衝突,表面看俄羅斯沒有參與,但實際情況大家心知肚明,在中東的戰略爭奪上,最終是俄美兩大勢力的較量和角逐。

而作為橫跨歐亞兩大洲的「雙頭鷹」,亞太地區的局勢也攸關俄羅斯的利益。近年來,俄羅斯飽受西方國家的圍堵封鎖,這迫使其加緊尋找在亞太地區的發展機會。而亞太地區局勢的複雜性,給俄羅斯帶來了機遇,但也給其帶來了威脅。對俄羅斯而言,如何在亞太棋局中布局甚為關鍵。

而如今美國在亞太地區加緊布局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美軍在政策指引下,勢必會進一步加強對亞太地區尤其是西太平洋地區的控制。在美日同盟、美澳同盟進一步強化的基礎上,美軍將繼續加大在西太平洋地區的機動部署。

美國在不斷的出招,俄羅斯自然會想辦法接招。

眼下,俄羅斯正在制定不友好國家名單,已確定將美國列入該名單。該法令規定,如果外國對俄羅斯國家、公民或法人有不友好行為,俄羅斯將在必要時限制這些國家的外交使團和領事機構、國家機構代表處與俄個人簽訂勞務合同、僱傭協議等。

正面交鋒?美俄首腦或於6月會晤,雙方將會在哪些戰略點上拉扯

說來也是很有戲劇性,對比特朗普政府時期,美俄關係的確是肉眼可見的降溫。

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首席國家安全通訊記者西烏托的作品《瘋子理論:特朗普與世界為敵》中已有披露,早在特朗普就任之初,特朗普的簡報人員就摸清一條規律:總統不喜歡聽有關「俄羅斯的壞消息」,因此最好不要把俄羅斯問題當成「主題」來匯報。

看得出來,特朗普對涉俄消息的後知後覺,似乎與他的個人偏好有關。

有相關人士曾透露,特朗普執政早期對簡報人員匯報「俄羅斯干政」「俄羅斯對美惡意活動」一類話題特別反感,經常當場發飆,直接質問屬下為什麼「總是死盯着俄羅斯不放」,同時對該類情報的可信度提出疑問。但凡涉俄議題「就沒有一次順利的」,即便在內閣會議層面,與會者也恨不得「抽個簽」來決定誰去和總統提俄羅斯問題。

回過頭再看看拜登,「我們應該記住的是,拜登和普京都不喜歡對方,」政治分析人士、俄羅斯事務期刊《里德爾》編輯主任安東巴爾巴辛曾這樣描述。

拜登將對俄羅斯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懸而未決的問題,包括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和平協議的進展,以及北溪2號。這個從俄羅斯到德國的大型天然氣管道項目,遭到美國的反對。

正面交鋒?美俄首腦或於6月會晤,雙方將會在哪些戰略點上拉扯

有專家指出,在特朗普和他的「美國優先」議程下,俄羅斯並不是特朗普政府的主要關切,而這正適合普京。「美國優先」議程是特朗普貿易和外交政策的特點。

當然,特朗普政府時期的確算是比較「特別」的。即便當下的美國總統不是拜登,美俄之間的較量也不會停止。不過,對於中國來說,有了美國的助力,倒是讓中俄之間更加緊密了。《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早已已商定延期,將賦予新的時代內涵。除此之外,俄羅斯已經宣布計劃結束與美國在國際空間站長達20多年的合作,開始與中國着眼於月球探索的合作。

而普京也曾發話,稱「雖然目前中俄沒有建立軍事同盟的需求,但俄羅斯不排除未來與中國建立軍事同盟的可能性。」拜登不是新手,但普京也是老江湖。新一輪的美俄博弈將如何上演,且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