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年度威胁评估结果出炉,称对美国有威胁的国家有三个

美国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周五(4月30日)发布的年度全球威胁评估指出,伊朗是“美国在中东利益的主要国家挑战者,因为它拥有尖端的军事能力、广泛的代理和伙伴网络,以及定期对美国及其盟友部队使用武力的意愿。”

美国年度威胁评估结果出炉,称对美国有威胁的国家有三个

伊朗对此回应称,在美国评估在评估美国对伊朗政策的方向以及美国在该地区存在的地位时,伊朗则寻求避免与美国的关系升级。

这份报告的目的是作为一套非政治的,专业的见解,但很有可能被视为乔·拜登总统领导下的首次年度威胁评估。

鉴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经常诋毁情报和军方领导人,加上他的不可预测性,这份报告给人一种美国“回归正常”的感觉。

战略竞争时代

美国年度威胁评估结果出炉,称对美国有威胁的国家有三个

时过境迁,从这份威胁评估中可以看出,美国已经没有了上世纪90年代的优越感和信心,在一个“战略”竞争的时代,报告主要关注的是俄罗斯和中国作为“竞争对手发展旨在挑战、限制或超越美国军事优势的能力”。

作者强调了更具杀伤力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出现、不断增长的核储备以及“灰色地带”措施,如非常规力量、代理人、信息操纵、网络攻击和经济胁迫。

报告指出,中国在经济扩张、军事外展等方面的全球角色不断扩大。由于俄罗斯的武装力量仍然是“对美国的生存威胁和有力工具”,报告强调了“低于直接冲突门槛”的活动,包括针对西方“不满民众”的“信息和影响力行动”。

基地组织失去了影响力

美国年度威胁评估结果出炉,称对美国有威胁的国家有三个

极端分子的威胁被认为已经减弱。美国情报部门发现,伊斯兰国组织无法在2021年对美国本土发动大规模伤亡袭击,而是利用互联网在全球发动或激发袭击。

这为报告评估“美国撤军的前景和升级的可能性”时,伊朗将寻求避免与美国升级的评估设定了更广泛的背景。这可能反映了美国情报部门内部对特朗普杀死苏莱曼尼的决定的反对,威胁评估没有提供关于这位伊朗将军死亡影响的明确结论。

报告指出,苏莱曼尼在2020年1月的死“削弱”了伊朗的地区联盟,但伊朗已经开始“增加合作伙伴和代理人的参与,以保持战略深度”,苏莱曼尼的继任者埃斯迈尔·卡尼可能成为授权代表。

而苏莱曼尼案件中死亡的其他人,包括伊拉克民兵组织首领穆罕迪斯在内,他们的死导致“美国在伊拉克的利益受到的威胁显著增加”。

伊朗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

美国年度威胁评估结果出炉,称对美国有威胁的国家有三个

报告指出,随着联合国解除武器禁运,伊朗将寻求国防采购,主要体现在导弹、海军、无人机和防空领域的现代化优先事项,但也将扩大电子战能力。

这份报告对美国制裁和伊朗核计划都持谨慎态度,可能是因为这些在美国国内政治中仍然存在争议,拜登寻求恢复伊朗2015年的核协议。报告指出,伊朗通过“世界范围的外展”规避制裁,而没有进入伊朗石油出口的各种方式,目前正在上升,其他贸易已经被掩盖。

报告冷冷地记录了伊朗的低浓缩铀储存量超过2015年协议规定的14倍,以及伊朗宣布的浓缩到60%和引进核协议禁止的先进离心机。

报道指出:“伊朗声称,如果欧洲提供更多制裁减免,或者美国恢复全面履行核协议下与制裁有关的承诺,伊朗愿意扭转这些步骤。”

美国年度威胁评估结果出炉,称对美国有威胁的国家有三个

当然,这正是美国谈判代表在目前维也纳谈判中探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