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願意歸還香港,為何拒不歸還區區幾千人的馬島?

這個馬島,可不是馬來西亞,而是 馬爾維納斯群島

,在大西洋的西南部,這片島嶼,同時有兩個國家宣稱自己擁有主權,分別是英國和阿根廷。

聽名字就知道,這兩個國家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可是自己國家的固有領土也不能白白送人,不然那是一點面子都沒有啊。因此,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時候,阿根廷為了能把這個馬島給要回來,還跟英國人大打了一架。

我國其實也有過跟阿根廷類似的情況。

當年日不落帝國快要日落的時候,我方據理力爭,最終讓英國人無奈下歸還香港,起初的時候這英國人還死活不認賬,可中方的態度那是相當的堅決,你要不認,那我們只能強行拿回來!幾番交涉下來,英國人還是認慫了,把明面上那套手段給搞到暗處。

香港是好地方啊,全世界都知道,別看着人家面積不大,經濟的繁榮程度絕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到的,也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成為了大陸對外貿易的「窗口通道」,於是就有點想不通了, 為啥英國人連富庶的香港都願意歸還,卻拒絕歸還人口只有區區幾千的馬島呢?

本質上來說,香港和馬島還不一樣

馬島在南大西洋,距離阿根廷只有區區五百公里,七零八落地加起來,也有個700多座島嶼,就算面積全部加起來,也只有1.2萬平方公里, 這群島看起來不太顯眼的樣子,可是放在南美洲地區,絕對算是一塊好島。

馬島在最初有記載的時候,還是在 大航海時代

英國人在1592年的時候發現了馬島,按照誰先發現就是誰的這種原則,那麼英國人鐵定認為馬島就是自己的,那天道有輪迴呀,英國人在全世界到處跑,這麼一塊地方距離自己又遠,一時間照顧不過來,所以馬島後來又先後被法國人和西班牙人占據了。

西班牙占據了馬島,其實也只是順便,他們的根本目標是拿下阿根廷,在 無敵戰隊

的強勢猛攻下,這個阿根廷也沒堅持多久,乖乖繳械了。

西班牙人拿出地圖一看,這個島還算不錯,和阿根廷又離得這麼近,乾脆就畫在一起,並且在馬島上建立居民點,直接連接起阿根廷和馬島,這樣做了統一划分,以後的日子管起來也比較方便。

時間來到1816年,阿根廷要鬧獨立,竟然還成功了,在馬島這個問題上,他們就認為自己是西班牙人的繼承者,獨立後馬上就宣稱馬島是阿根廷的固有領土。

所以矛盾就來了,英國人說這是我發現的,我發現的當然是我的,只不過後來讓西班牙人占領了,這是我跟西班牙人的問題,跟你阿根廷有啥關係?

可阿根廷也不高興了,他覺得自己的國家是被西班牙當了殖民地,全國都在西班牙的管控範圍內,後來獨立了,土地全都還給我們了,當然就包括了這個馬島,你自己沒占住,本來就是你們自己的問題。

從這個角度來看, 馬島的問題和香港的問題,本來就不是一類。

英國願意歸還香港,為何拒不歸還區區幾千人的馬島?

香港一直都是中國的固有領土,只不過在1840年的時候,打了一場鴉片戰爭,清政府沒用,吃了大虧, 《南京條約》

一簽,香港成租界了。

香港的位置好,清政府雖然腐朽,但卻不傻。

1898年的時候,英國人非要強行租界香港100年,那會清政府也快斷氣了,可還留着最後一絲倔強,只給他們租99年,英國人估計也注意到當時的清王朝已經搖搖欲墜了,便同意了99年的事情,要知道,這差的1年,實質上發生的變化就大了。

在過去的幾百年裡,正是西方的殖民者滿世界溜達的黃金年代,他們到處占領土地,並且將他們發展為殖民地,如果一片土地「租」出去了超過100年,這塊土地的歸屬基本上就變了,就跟借錢不還的老賴一樣。

英國人打的這個如意算盤,還是讓清政府嗅到了一絲異樣,幾經據理力爭,才同意了99年的事情,差一年也無所謂,反正當時那種慣例也沒成文,清政府這種苟延殘喘的樣子,也撐不了多久,到時候整個中國變成一盤散沙,自己想用多久就用多久。

可是,新中國成立以後,我們可以馬上翻臉,推翻過去清政府定下的一系列條約,可 當時的中國正遭受了美帝的封鎖,想拿回香港也絕不時件容易的事情,為了國家經濟的發展,留着香港還能當做一處通商口岸,算是用經濟的手段跟其他國家建立聯繫。

除了這點以外,兩個地方對英國的作用也不一樣。

香港對於英國來說,也就是個通商口岸,在這裡做做生意,背後依託着整個大陸的市場,英國人可以做生意掙錢,有個港口在崛起中的中國,那掙錢簡直不要太舒服了!

馬島對於英國來說,更多的是直接收益

,不需要搞那些花花腸子,馬島只要是英國的,英國人就可以找人在附近捕魚,這個東西沒辦法間接着來, 只有結結實實讓馬島屬於自己,才能攫取附近的資源。

特別是新中國成立以後,英國人根本不敢說不還香港,他們能用的套路就是想方設法拖着,一會要給世界證明看看,香港在自己的手中會是多麼的繁榮,一會在外面偷偷說說中國的壞話,總而言之就是不想讓香港那麼名正言順的回去。

因為,只要他們鐵了心不還,那必然要進行一場戰爭,別說英國了,當年美國在 朝鮮戰場

上的結局他們是看得到的,自己的發展還要依託於美國,香港又在大陸邊上,真要打補給都跟不上,想打贏是不可能的,還會讓大陸方面更快收回香港。

本來按照合約的日子走就已經算是給面子了,再要提前去整,那不是自討苦吃?

況且,退一萬步說,英國人打贏了,那麼大陸方面也會全方位封鎖香港,不跟你玩了,這個時候你「通商口岸」的作用就會完全消失,沒有半點意義,英國人這麼大費周折的滿世界逛, 他們本質上其實還是商人,最後整的自己勞民傷財的,肯定划不來。

況且在整個東南亞地區,英國都沒有自己的軍事基地,想在這裡和中國打仗,只有死路一條。

英國人本質上肯定是想一直占領的,輝煌了幾百年,在二戰後一夜回到解放前,國際地位一落千丈,海外那些殖民地也紛紛順應時代的浪潮獨立了,英國想要說話,也發現自己的腰板再也挺不直了。

那麼,僅剩的那些老祖宗留下的成果,英國人肯定想要好好把握,這就包括了香港和馬島。在具體的對策上,這兩者又不一樣,對待香港只能玩陰的,對待馬島只能玩陽的。

當陰的玩不通了,英國人只好乖乖地將香港歸還回去。但在馬島這邊,英國人玩陽的還竟然玩成了。

英國願意歸還香港,為何拒不歸還區區幾千人的馬島?

不是英國不放過馬島,而是阿根廷不爭氣

所有道理,都是建立在國家的實力基礎上的,真理只在大炮射程範圍之內。

英國人也根本不想還香港,當年租界時間馬上就要到期的時候,鐵娘子 撒切爾夫人

不是來了一趟中國麼,就是為了看看怎麼解決這個香港的問題,還拿出了當年和清政府談判的條約出來說話,認為當時這些地盤已經徹底永久割給英國了。

中國這邊的態度也非常簡單,那是清政府簽的條約,你要說這些去找清政府去,在我們新中國的眼裡,這些就是不平等條約,乾脆的予以承認。

態度已經非常明顯了,歸還香港是必須的,沒有妥協的餘地,拖到1997年是給了面子,如果當時真的什麼都不管不顧,在上世紀四五十年代早就給收回來了,這些事情也拖不到現在。

撒切爾一頭汗,不知道咋辦,乾脆掏出了「主權換治權」這套說辭,也就是自己承認香港歸中國所有,然後自己來管理。

鄧小平的回答一樣很明確:「主權問題不可談判。」

言外之意就是,要麼你就打,要麼你就還。這不,到了1997年,香港順利回歸,也按照當年簽訂的那份《中英聯合聲明》,鐵娘子無論在歐洲有多鐵,來了中國也沒法說出那句「不惜一戰」。

英國願意歸還香港,為何拒不歸還區區幾千人的馬島?

阿根廷就不一樣了,本來雙方的爭吵點就在於到底該歸屬誰,雙方的話語聽起來都有那麼點道理,可是按照國際法的理解來看, 馬島是被聯合國大陸架委員會確定為阿根廷所有,可這不爭氣的阿根廷就是拿不回這片島嶼。

在1833年的時候,英國人早就把什麼荷蘭西班牙給收拾乾淨了,高高興興地坐船回到了馬島,此時的大英帝國早已全球聞名,幾乎一槍沒放,島上的阿根廷官員全部老老實實的回家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英國人把馬島劃到了自己的領土下,留下了500公里外的阿根廷人民發出陣陣抗議的聲音。一邊是堅船利炮,另一邊是牛羊成群,你讓阿根廷人怎麼反擊?

機會總是有的,等一等總會來的,到了二戰後,阿根廷人終於看到了希望,那會世界的格局已經變天了,曾經英國的不少殖民地都在這陣浪潮下擺脫了英國而獨立,阿根廷經過了兩百年的發展,漸漸有了成效,人口甚至一度超過了四千萬,建立了非常強大的軍隊。

歷史的契機或許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阿根廷的領導人更是非常高興,標榜史冊的事情終於能輪到自己了。輝煌的背後,其實蘊含着身後的政治危機,無奈之下,放手一搏。

隨着 總統加爾鐵里

的一聲令下,阿根廷賭上了全部兵力,主場作戰,充分準備,力求一舉拿下馬島。當時英國人還在家裡垂頭喪氣,望着自己國內亂七八糟的經濟形勢,一開始並沒有反應過來,很快,噩耗傳來,馬島被阿根廷人拿走了。

不知道是阿根廷高估了自己,還是低估了英國,他們派出了自己的聯合戰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越過大西洋來到馬島,讓人沒想到的是,阿根廷竟然又輸了,剛占領了幾天的馬島就這麼被還回去了。

這一場戰爭,因為跟此前總統宣傳的結果完全相反,民眾那些激情的口號也不復存在。

在這幾十年,英國又在美國的幫助下漸漸有了崛起的勢頭,這讓阿根廷再也不敢隨便跟英國人動刀動槍了,再加上,現在的阿根廷再一次面臨了巨大的問題,外債高築,已經沒空管馬島了,對於他們來說,想要收復失地,未來遙遙無期。

在香港回歸以後,不少國人都感覺到,原來中國已經這麼強大了。

這就叫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英國人這場 馬島戰爭

,傷亡上千人,英國頂着這麼大的壓力拿下了馬島之後,幾乎什麼都沒有做,就放在那裡,安排幾個人上去住着,偶爾有英國的船隻經過時,在這裡加加油。

阿根廷人打的是面子,英國人打的也是面子

,因為 這座島嶼的具體歸屬的法理問題上,本來就是錯綜複雜的,不能很簡單地依託於阿根廷或者英國哪一邊更占理

,總不能說:因為在你家門口,所以島嶼就是你家的。

英國願意歸還香港,為何拒不歸還區區幾千人的馬島?

阿根廷難受的點就在於,軍事上他們先採取行動,而且在事前攪和得風生水起,可這一套在英國人面前幾乎都是兒戲,人家可是攪和這個世界幾百年了,你在他們面前搞這套,不是在關公面前耍大刀麼?

這個世界的外交,特別是對於這些曾經的帝國主義國家,只有強大與否,沒有占不占理,不少人都說,英國人的外交承諾,幾乎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能相信,英國人敢把艦隊開過來,是他們知道自己能打贏。

我們同樣不會忘記,當年把香港割出去的中國,是什麼樣的一番景象。正如金一南將軍所說: 「我們不能忘記歷史,銘記歷史不是為了復仇,而是為了不讓歷史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