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如果允許美軍部署陸基中遠程導彈,我們不能聽之任之

奧運聖火在日本的傳遞活動,可能要變成新冠病毒的「傳遞活動」,據媒體報道,鹿兒島縣的活動中出現了集體感染事件,至少6名工作人員確診感染,再給東京奧運會蒙上了一層陰影。新冠病毒仍在日本迅速傳播,多地疫情告急,就如同哥斯拉已經登陸,但日本政府依舊文山會海,不緊不慢——相比於燈下黑的新冠病毒,菅義偉內閣似乎更加擔心中國的高超音速導彈。

據觀察者網5月2日援引日本外務省和美國國務院發布的消息稱,美日兩國日前舉行了「延伸威懾對話」視頻會議,討論了美國動用包括核威懾在內的軍事能力,對日本防務的「堅定承諾」,並且提到了共同建立導彈防禦系統,以及日本的軍事能力、中國高超音速彈道導彈,甚至應對台海「突發事件」等問題。這些事項是相互緊密聯繫的,最終指向一件事:美軍準備在日本部署陸基中遠程導彈。

自從美國宣布退出《中導條約》後,研製和生產陸基中遠程導彈,從技術角度來說問題不大,此前美軍就將相關技術隱藏在反導系統的靶彈技術中,只要錢管夠,剩下的只有時間問題;最大的問題就是部署在哪裡:中遠程導彈射程有限,部署在本土毫無意義,只能針對目標國部署。

美國發展陸基中導針對的不是俄羅斯,而是中國;儘管美國一直拿俄羅斯的「伊斯坎德爾」導彈說事,但是誰都知道,全球中導能力最強的是中國火箭軍。以中程和中遠程彈道導彈體系為主力,構築的「反介入/區域拒止」作戰體系,一直是美軍的心腹大患;如果針對中國部署,日本就是首選部署地。

當然,日本也有顧慮。由於陸基中遠程導彈普遍具備核常兼備的能力,一旦美軍將這類導彈部署在日本,中國和俄羅斯一定會將相應的核彈頭預先對準日本,並且針對美日的部署進行相應的調整,屆時日本面臨的安全形勢將更為惡劣。

所以5月1日的「延伸威懾對話」視頻會議,美國人就「送溫暖」來了:重申提供「核保護傘」的立場,共同建立導彈防禦體系,發展攔截高超音速導彈的能力,甚至讓日本擁有攻擊他國領土和軍事基地的能力,這些都是給日本「壯膽」,慫恿它成為美軍在西太平洋的「冷戰軍事堡壘」,就像當年古巴導彈危機時那樣。

美國正在不遺餘力地複製當年的冷戰模式,只不過冷戰的對象從蘇聯換成了中國。那些在冷戰背景下成長的政棍們,對冷戰思維有一種宗教迷信般的狂熱——他們不知道贏得冷戰的原因,只能機械地朗誦經文,希望「經書」裡面的神跡重現。美國若在日本部署中程導彈我們不能聽之任之,那是不能接受的!中國人民必須做好一切準備。

日本國內也危機重重:新冠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持續加深,奧運會前途未卜嚴重影響國民士氣和信心;自民黨選舉連番受挫,菅義偉首相地位岌岌可危,短命首相輪番走秀的場面可能會再度出現,這個時候能救菅義偉的,自然只剩下「親爹」美國,於是這對活寶狼狽為奸,構成了危害西太平洋地區和平與穩定的邪惡軸心。

說真的,連澳大利亞都直接拒絕的陸基中遠程導彈,日本卻自願投懷送抱;另一方面繼續慫恿美國與中國搞對抗,巴不得這兩個大國掐得昏天黑地,自己有機會掙脫狗鏈子,不得不承認這「前腦媚骨、後腦反骨」,還真就是一種天賦。

但是決定未來西太平洋地緣政治格局的最大事件,不是美日聯盟的進一步增強,而是中國綜合國力的不斷提升。就算日本接納部署了美軍陸基中遠程導彈系統,也不可能改變實力的天平不斷向中國傾斜的事實;對於日本,用網絡上的一句話來形容最合適:「舔狗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