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的中国人:感染病毒多喝水未上报,戴口罩只为躲警察

在印度的中国人:感染病毒多喝水未上报,戴口罩只为躲警察

摘要:印度卫生部门4月29日的统计数据显示,当日报告确诊病例接近38万,死亡病例超过3600人,双双刷新纪录。印度南德里地区一个狗用火葬场改为人用火葬场,以应对遗体数量每日近20%的增长,多地的丧葬费从三千多卢比涨到两万七千卢比。

集中焚烧遗体的画面在全世界广泛传播,引发了各国民众的关注,据当地的中国人了解,在印度教的传统里,当日白天去世的人需要在日落前火化,夜晚去世的人最好在日出前火化,宗教因素也是原因之一。

自去年疫情出现后,仍有不少中国人留在印度。当下,他们正在亲历印度疫情逐步失控的过程。

在海得拉巴的留学生小陈因为拍摄印度生活而屡上热搜,房东闲聊中透露全家感染过病毒,吓得她赶紧逃走;在新德里市区,丹丹每天都收到熟人确诊的消息,跟去年不同,这次死亡的很多是青壮年。

在孟买的中资企业里不断有人感染,刘赫为了不在上班时摘口罩,他选择不吃午餐;董长生的印度邻居们大多只带棉布口罩,或者围一片纱,他算过3个口罩的售价是9卢布,这够低收入者的一顿饭钱了,很多人没法做到经常更换;据李新观察,很多人在说话时摘下口罩,包括医务人员,他觉得口罩只是大家上街规避警察罚款的证件。

文|魏荣欢

编辑|龚龙飞

以下是三位印度华侨华人的口述:

安娜 36岁 印度媳妇

“这个事我们也没有上报政府”

最近露天焚烧遗体的视频在中国网络流行,那是印度教的习俗,我婆婆去世的时候我是参加过的。火葬场里,有工作人员点火,在坑里放很多木头,把遗体架到木架子上面。(在场)我们去了很多亲戚,站在旁边看着焚烧。刚烧完时骨灰是很烫的,我们过了两天才去把骨灰放在陶罐里,带到恒河边,全部撒进去。因为印度教徒们相信,只有洒进恒河里,才能进天堂。

在印度的中国人:感染病毒多喝水未上报,戴口罩只为躲警察

当地时间4月23日,印度新德里,工作人员在露天火化新冠死者遗体。图源视觉中国

去年10月,我用工厂买的测试盒检测,发现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先是发烧,呼吸有困难,但不是那么严重,我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想拼命的喝水,要喝很多水。

我老公是印度人,帮我联系了一个相熟的医生。医生给我开了一个药方,加上治发烧的,总共有四五种。

他带着儿子住到工厂去了,我在家待了一个星期,这个事我们也没有上报政府,吃了一周药之后就没什么症状了,虽然说身体还有点虚弱,但吃饭也没有问题,我就又去上班了。

我没有去医院,因为别人也不去医院(这种处理方式在印度很常见)。我老公的朋友也是这样就好了,我干嘛要去医院呢?接下来,我就加强身体锻炼,练习瑜伽。

我住在距新德里半小时车程的诺伊达。最近我们这儿又开始实施宵禁,晚上8点之后,早上7点之前不让出门,周六、周日全天不能出去,超市和商店也不开门。其实买药或者上班还是可以出去的,只要出示一下证明。总之,没有像中国那么严格,靠大家的自觉。

在印度的中国人:感染病毒多喝水未上报,戴口罩只为躲警察

当地时间2021年4月27日,印度金奈,民众排队购买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图源视觉中国

超市我倒是每个星期去两趟,现在,我减到每周去一趟。上周五我去了,超市里没什么人,奶茶厅一个人都没有。

我婆婆已经去世了,公公年纪比较大,他从去年疫情开始一直都(在家)没有出去过。我儿子12岁,每天在家上网课。

我公公和老公都打了疫苗,我预定下个月打,他们说疫苗打了之后还是会得的,可能是稍微会好点。

这个月以来,我周围有挺多人感染了,隔壁的医生夫妻刚感染,我们工厂里的会计、人事经理等也感染了。工厂里买了测试盒,有问题的让他们都回家休息了。

最近几天,缺床位、缺呼吸机的消息遍布朋友圈,有一个中国朋友,让我老公帮忙订床位,但是那些大医院已经没有人接电话。这样的坏消息越来越多,就在29日,我得知同事的两个朋友死了,病毒进入肺里,两天人就没了,还有丈夫朋友的妹妹,非常年轻,也因为感染病毒去世了。

在诺伊达,据说20%的人都感染了。我周围的人很紧张,但经历了一次感染的我比较积极,还经常鼓励他们,要注意锻炼身体,尽量不跟外面接触,主要是调节好心态。

张峰 29岁 旅居印度四年

“领导不放心,就按照国内的标准让我在家隔离14天”

去年封城很突然,只提前两天告诉大家,说要搞全国封锁,说是“我们先封锁一天试一试”。当时我记得是个双休日,封锁完了,礼拜一又放开了,结果放开了一天以后,礼拜二又封锁了。

封城造成了大面积的停业和停工,当时我好多中资企业的朋友在这儿,大家都很害怕,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要紧的是大家都没有做任何准备,药、粮食、水都没有准备够。在这里的中国人一般都喝瓶装水,因为印度的饮用水很多都是直抽地下水,没有过滤,喝着有种金属的怪味。

在印度的中国人:感染病毒多喝水未上报,戴口罩只为躲警察

当地时间2021年4月27日,印度新德里,医护人员在相互消杀病菌。图源视觉中国

当时,一个中国朋友打电话问我,能不能给她弄些水,她的公司从疫情开始就停工了,只留了她一个人在新德里。她当时正好生病发烧了,家里面没有退烧药,也买不着。周围人也帮不了她,没法给她送过去。当时小区都封锁掉了,街上全是关卡,没有那个通行证就不让过,普通的车都过不去。她不敢去医院,因为没有疫苗,医院里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她自己在家里边硬扛,直到退烧。

因为只在主干道上设了卡,乡间总有封锁不到的地方。印度有好多打零工的人,在富人家做帮工或者在菜市场卖菜之类的人,封城以后,这些打零工的都没工作了,得回老家。他们很多人的老家在内地,也像咱们去沿海地方工作一样,他们有些人就步行回去,有的走21天,有的走了一个月,封锁了两个月,其实效果不大。

去年五月,各地开始慢慢解禁了。人们的防疫意识也提高了,尤其是中国人。在我们企业,老板让雇员出去买个东西,会把钱挂到一个地方,雇员买回来也会挂到这个地方,等老板去取,确保两人不碰面。

上个月我因头疼去了趟医院。进门的时候,就有保安拿一次性的红外探头给你测温。医院里面人很多,大部分是老人,从打扮来看,各个阶层的都有。大家挤在一起,带着花花绿绿的棉布口罩,有的很明显能看出来是自己做的,绣着图案,还有的是用头巾在嘴上围一下。有人咳嗽,其他人没什么反应。

只有医务人员带的是蓝色的医用口罩。不过在分诊台,给我咨询的小哥跟我说话也经常摘下口罩,他说他们医院80%都感染过新冠病毒了,而且他们都打了疫苗。

在印度的中国人:感染病毒多喝水未上报,戴口罩只为躲警察

当地时间2021年4月20日,印度新德里,殡仪馆工作人员在转移遗体。图源视觉中国

最近感染人数飙升,我觉得跟印度的大活动过多相关,今年印度有5个邦要举行选举,都是像西孟加拉邦这样人口上亿的邦,意味着总共有几亿人参加。各党搞大型的集会,很频繁,投票也是现场投的。还有洒红节,包括前两天刚刚结束的大壶节,都是上亿人参加,场面非常拥挤壮观。

这次封锁不是全国性的,(和此前比)也做了比较细的规定,比如说救护车、快递车是不受限制的,所以这一次生活也没有受到特别大的影响。

跟去年不一样,周围好多人确诊,光我听说的就有30个。我有个印度朋友Aditya,在上周,他全家都感染了。Aditya在政府机关工作,平时上下班开车,戴一次性医用口罩,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工作场所感染的。

上周,他感到头疼脑热,就去医院做了一个检测,结果显示阳性。医生开了药,建议他在家静养就可以了。一两天后,跟他住在一起的哥哥也确诊了。

两周前,他住在新德里市区的父母刚被确诊,托了亲戚帮忙住进了公立医院。据说再晚一点,那家医院就没床位了。

在印度的中国人:感染病毒多喝水未上报,戴口罩只为躲警察

当地时间2021年4月27日,印度新德里,当地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在持续进行中。图源视觉中国

现在,我也在家隔离,因为上周跟企业外的人对接工作,经理不放心,就按照国内的标准让我在家隔离14天。

印度有一个词叫jugaad,这是一个印度教的词,中国好多人把它翻译成“凑合主义”,就是把凑合当成一种人生哲学。

李新 39岁 从事国际旅游行业

“他们下巴挂着口罩,以防有人来检查能迅速拉上去”

我住在印度南端的泰米尔纳德邦,不是疫情重灾区。这些天,新德里确诊人数激增,我们这里跟没事一样。

我家附近的摔跤训练场还有初中生在搞训练。二三十个学生聚集在一起,都不戴口罩,待在店铺里的人也不戴。他们下巴挂着口罩,以防有人来检查能迅速拉上去。只有那些在街道上流动的人,比方说骑摩托车的,还有行人,他们一定会戴,因为他们得过路口,被警察看见了会被罚款200卢比。

在印度的中国人:感染病毒多喝水未上报,戴口罩只为躲警察

店里的人很少戴口罩。图源受访者

除了不戴口罩,没有保持2米社交距离和随地吐痰也会被罚款,罚金高达500卢比,大约人民币50元。像这类制作简陋的警示牌每隔几百米就能看到一个。警察基本只在主要街道的红绿灯处出没,其他地方很难碰到。我平时出门一趟基本遇不到警察。

在印度的中国人:感染病毒多喝水未上报,戴口罩只为躲警察

写明罚款的警示牌。图源受访者

我感觉离疫情最近的就是去年8月,住在我对面楼上的一对老年夫妻确诊了,跟我住的楼相距不足5米。先是老头觉得不舒服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之后发现老太太也被感染了。医疗部门马上给那栋楼上的其他邻居做了检测,是阴性。

确诊的夫妻当天就被带到医院隔离治疗了。第二天,几名卫生部门的工作人员又来了,在房子里外撒上生石灰,喷了消毒液,在楼门外面围起了金属围挡,贴上“隔离区”和“居家隔离”的标识。检测为阴性的三位邻居被关在里面,要隔离14天。

在印度的中国人:感染病毒多喝水未上报,戴口罩只为躲警察

围挡里的房子和隔离区标识。图源受访者

那对老人在我们看来是最不可能感染的,他们是出了名的小心谨慎。有时我着急下楼,会忘记戴口罩,但老太太从来不会。老两口基本不出门,倒是儿子每天出门上班,检测却是阴性。更有意思的是,那些游街串巷的小贩,卖鱼的、卖菜的,甚至回收垃圾的,这些高危人群并没有听说谁确诊。

印度的街上是没有垃圾桶的,是有专人定点来收垃圾。每天有不同的垃圾车来,分类收走。星期天是不收的,平时每天早上收一次。垃圾在40多度的气温下会很快发臭。有一次我三天没倒,垃圾袋里生了蛆,很可怕。来收垃圾的女人们会吹哨子,叫人们下楼。她们有的戴口罩,有的就是围了一块布。

在印度的中国人:感染病毒多喝水未上报,戴口罩只为躲警察

收垃圾的人。图源受访者

我觉得很有可能是一部分被感染者已经自愈了。根据去年7月份的一份调查报告,孟买贫民窟的检测样本里有57%检测到新冠病毒抗体,而非贫民窟只有16%。

两位老人在医院待了不到一周,转阴后就回家了。本来邻居们人心惶惶,原先那些不戴口罩的人出去都戴口罩了,小孩子也不出去玩耍了,但看到他们没什么事,就又像以前一样不当回事了。

后来看到周围人确诊后都没事,大家得出结论,感染了新冠病毒没关系,包括我也这样想。

我太太是拉达克人,她70多岁的舅舅去年确诊后死了。家人觉得这是意外事件,她舅舅本身有冠心病,他的死和新冠病毒没有必然联系。

这次北部新德里疫情爆发,街边的商店和餐馆照常营业,没有物资短缺也没有涨价,但也发生了一些改变,商家把柜台整个挡在门前,防止客人离自己太近;喝茶的客人坐在店门口的台阶上,不到餐馆里面去了。我们也会担心疫情蔓延过来,但同时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毕竟防控疫情和经济发展要平衡。

在印度的中国人:感染病毒多喝水未上报,戴口罩只为躲警察

商家把柜台挡在门前。图源受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