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场战役打响!美国对华下手了,战况相当惨烈

先安内还是先攘外?

这是美国现在面临的一个最大的战略方向性问题。如果这个方向都搞错了,那么美国接下来所有的努力不仅都是白费,而且还会加速美国的衰退。

但现在美国的所谓精英们,却在国内一摊子烂事没“安顿”好的情况下,就选择了“攘外”。在他们看来,遏制中国比保护美国人的生命财产,提振美国经济,平息种族矛盾,制止枪击暴力等事情更重要。

美国想维持世界老大的地位,这个可以理解。但世人不能理解的是,美国为了维系霸权采用的手段,不是想着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而是在绞尽脑汁地阻止对手变得更强大。

这种阴暗心理,与梁山的白衣秀士王伦有何区别?

做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把当今世界比作梁山,那么美国就是那个嫉贤妒能的王伦。这样一个头领,如何能带领梁山发展壮大?

如此心胸和气量,即使没有人跟美国竞争,美国的霸权又岂可长久?

美国准备搞乱搞臭中国

前不久,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以21:1的压倒性优势,通过了一项排华法案——《2021年战略竞争法》。该法案计划通过“投资”五个重要领域,即前沿科技、联盟和伙伴、美西方价值观、经济治国方略、战略安全领域,以图对中国展开全面“战略竞争”。

这份法案的火药味非常浓,给中国扣了不少帽子,说中国是“另一个苏联”,搞“掠夺性经济扩张”、“破坏国际规则”、“军事威胁”,等等。为此,美国将加强对中国的干预,包括对新疆、西藏、香港、台湾地区事务的介入。

在具体的手段方面,该法案还罕见地提出了一个骚主意:每年拨款3亿美元,用于“反制中国影响力资金”,尤其是抹黑“一带一路”经济合作倡议。也就是通过资助一些反华媒体,搞臭中国,最终目的就是在中国制造矛盾,搞“颜色革命”。

目前来看,美国能对中国打的也只有三张牌:国际组织牌,盟友牌,人权牌。

特朗普此前退掉了19个国际组织,让美国在很多国际议题上出现了“缺位”。现在拜登急于重回这些国际组织,以强化美国的国际领导力和影响力。

在强化盟友体系方面,拜登也有大手笔。不仅重整了亚洲与欧洲的盟友队伍,还把他们拉到了亚太对抗中国,企图在地缘政治上对中国形成了一种高压态势,在国际舆论上孤立中国。

最后一个是人权牌。这是美国干预他国内政甚至颠覆他国政权的一个屡试不爽的“法宝”。按照该法案的设想,美国未来可能对中国新疆、西藏、香港的“人权问题”发起更猛烈的攻击。

如果把这三张牌连在一起,就可以发现这是美国企图在中国搞“颜色革命”的连环计。不管是加强国际影响力,还是在盟友体系内部“统一思想”,都是为了“颜色革命”这个目的服务。激化中国内部的矛盾,强化外部干预的力量,然后以压促变。

美国两党齐心反华

这项法案是由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共同提出的,民主党参议员、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梅内德斯和共和党参议员里施是始作俑者。

所以,这个排华法案基本代表了美国两党的共同想法,并且是高度一致。基于此,这个法案未来在国会上遇阻的可能性就很小了。虽然拜登有权否决法案,但这毕竟是两党一致通过的,拜登如果否决,不仅会得罪共和党,也会得罪民主党。

这样一来,未来拜登很可能被国内各方势力裹挟,从而对中国采取更激烈的行动。

如何激烈呢?一个是在中国周边制造军事摩擦甚至军事冲突,另一个则是激化中国内部矛盾,煽动分裂势力,即所谓的颜色革命或和平演变。

因为军事冲突成本太高风险太大,所以颜色革命就成了美国的首选途径。

颜色革命,是一种由美国发明的旨在推翻他国政权的手段。即通过制造矛盾,扶持一小撮反政府组织,刺激政府进行暴力镇压,然后打着“民主人权”的旗号公开介入,以推动政府更迭。

一般来说,颜色革命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和平演变,即改变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性质,把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本主义资产阶级专政。例如当年苏联及东欧国家发生的剧变。

另一种是把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权变成亲美政权。这种案例就更多了,很多东欧、中东、北非国家的政权更迭就是如此。

颜色革命在中国“水土不服”

在中国,美国要想达到目的就只能以和平演变入手。

早在上世纪50年代,美国中情局就制定了一份对付中国的“十条诫令”,其手段非常恶毒。

例如,通过宣传让中国人向往西方的生活娱乐和教育方式,还说这样就成功了一半;让年轻人沉迷于色情享乐游戏;在少数民族里寻找机会,制造分裂……

更毒的是,他们还想制造假新闻丑化我们的领导人。“我们的记者应该找机会采访他们,然后利用他们自己的言辞来攻击他们自己。”

这基本上就是美国在中国推行颜色革命的前期准备。概括起来就是,通过引诱、污蔑、打压来制造中国内部矛盾,从而达到分裂或改变政权的目的。

但美国却打错了算盘,那个时代的中国是上下一心,万众合力,中国人对西方鼓吹的那一套是天然的绝缘。

于是,改革开放后美国又换了招数。美国中情局开始资助并操控大量的“基金会”,如“福特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卡耐基基金会”等,通过资助、交流、合作等方式,间接渗透到中国的各个领域,以及整个精英阶层。

1986年,金融大鳄索罗斯也曾成立了一个“改革开放基金会”,“资助”相关研究活动。他们的目的主要有两个,输出西方普世价值观,培植亲西方的异见人士。

一个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刘晓波,一个“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叛徒。

刘晓波一边对西方社会极尽吹捧之能事,一边用恶毒言语攻击中国人的劣根性以及国体制度。领着西方薪水的他曾说过,“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因此,他成了西方人眼中的“人权斗士”。

克林顿当时有句话说得很直白,“美国不是通过武力,而是通过信息、国际交流以及类似的软手段来破坏中国的共产主义制度。”

不得不说,美国普世价值观的输入还是影响了不少中国人的。美国也培养了不少异见分子,但他们在国内没有市场,后来逃到美国,终究也只能去哄骗外国人。

美国的阴谋再次被粉碎,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中国的制度优势。

邓小平曾指出:“无产阶级作为一个新兴阶级夺取政权,建立社会主义,本身的力量在一个相当长时期内肯定弱于资本主义,不靠专政就抵制不住资本主义的进攻。”

为了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中国就必须对少数闹颜色革命的自由分子进行专政。民主和人权从来都是相对的。中国人只会维护大多数人的民主和人权,中国不能掉进西方为我们设计的“民主人权”陷阱中。

守好三大战略要地

旧招失败,美国又不得不换新招。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新疆恐怖事件,西藏骚乱事件,香港骚乱事件,以及网络上的舆论攻击等。这些事件背后都有美国的支持,是美国搞颜色革命的一部分。

如今,要跟中国全面竞争的美国,又准备怎样在中国推行颜色革命呢?

一,制造地区或民族矛盾,煽动分裂

搞乱香港的阴谋没有得逞,美国及部分西方势力又把目光投向了新疆。早在2003年,中情局就建议“美国在未来面临与中国的危机或对抗时,不应排除将‘维吾尔牌’作为施压手段的选项”。

此前,美国基于其在中东反恐的需要,支持中国在新疆打击恐怖主义,如今美国反恐战争基本结束,就又开始搞双标,否定中国在新疆的反恐政策。

美国的情报机构先是操纵国外的维吾尔人,炮制所谓“拘留营”“强迫劳动”“种族灭绝”等弥天大谎,然后经过所谓智库、专家、媒体的传播,以此制造新疆穆斯林支持“独立”、“东突”势力追求“和平”、新疆存在“侵犯人权”行为等假象,妄图制造民族矛盾,煽动分裂。

美国搞颜色革命一般有三步,第一步是试探,即测试政权反应,找薄弱环节。第二步是实施阶段,如搞游行抗议,暴力袭击等。第三步,外部势力直接介入,以达到使目标瘫痪的目的。

现在美国对新疆的行动基本还处于第一步。但基于新疆特殊的战略地位,现在和未来,美国对新疆的攻击力度可能会越来越大,不排除他们会制造新的恐怖事件,当然难度也会非常大。

美国总是幻想着中国与美国一样存在种族歧视、种族矛盾、种族压迫,所以企图通过激化种族对立而制造分裂。如果中国的民族问题和美国一样尖锐,那么,美国的这招可能会非常管用。

但美国想不到的是,中国的民族治理是非常成功的,在中国,少数民族不仅不会受到歧视,反而会得到更多的政策扶持。这是美国政府做不到的,也是美国人民做不到的。

二,利用“第五纵队”诋毁政府形象

“第五纵队”是国际上一个通称的俗语,代指那些隐藏在敌人(国)后方的内应力量。这里所说的第五纵队,主要是指活跃于网络的西方代言人。

改革开放以来,被美国“普世价值”洗脑的中国人不在少数。美国正是看到这样一支力量的存在,所以对中国就采取了外压与内激相结合的战术,一边从国家层面影响中国,一边在中国内部培植第五纵队,伺机从内部瓦解和颠覆。

例如,2011年温州动车事故,本是一个偶发事件,然而第五纵队却借机向高铁乃至整个铁道部门发起舆论攻击,全力鼓噪中国高铁项目下马。其目的就是破坏中国高铁西进战略,同时为国外航空利益集团服务。

再例如,当年“红十字会”事件被炒作期间,在中国慈善机构被妖魔化的同时,一些背景复杂的外国基金会却借机进入中国,有的基金会甚至与达赖集团有关。

当然,这样的网络攻击非常隐秘,一般人看不出来。但不可否认的是,某些掌握网络话语权的人,通过片面炒作,确实对国家形象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包括此次新冠疫情爆发期间,美国及西方也制造了不少攻击抹黑中国的谣言。

三,影响与美国有利益交集的中国精英

有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共有252家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总市值接近2万亿美元。市值排名前十的有:阿里巴巴、中国移动、京东、拼多多、中石油、中国人寿、网易、中石化、中海油、百度。

除了这些,还有很多企业老板,以及各阶层的社会精英,与西方发达国家有深度的利益往来和感情联系,这部分人比较容易受到美国的影响。此前马云给美国送口罩和呼吸机,是国际援助不假,但让阿里的股票上涨也不假。

这部分人不会公开鼓吹西方的那一套,但他们接受西方拥抱西方的实质行为,还是会影响一大批拥趸。

得民心者天下恒昌

在一次会议上,美国人很惊讶地问,为什么中国还没有爆发颜色革命?

一个上海姑娘就展示了两张浦东的照片,一张拍摄于1990年,一张拍摄于2010年。两张照片一对比,老外恍然大悟,以至于还有老外发出感叹:美国什么时候能发展成这个样子!

美国搞颜色革命的基础无外乎扩大差异,激化矛盾,制造分裂,但中国执政的初心就是化解各阶级各民族的差异和矛盾,目的是共富共乐。

只要中国人民越来越幸福了,中国越来越富强了,美国即使在中国埋了再多“种子”,也不可能在中国大地上生根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