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笔花钱和大手笔收税,拜登“两手抓”要从根本上改变美国?

大手笔花钱和大手笔收税,拜登“两手抓”要从根本上改变美国?

拜登,资料图。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据媒体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周三(28日)将宣布一项超过1.5万亿美元资金的“美国家庭计划”。该计划包括增加美国联邦政府在带薪休假、育儿和社区大学方面的支出。拜登计划提高富人和投资者的税收,以支付部分费用。

大手笔花钱和大手笔收税

这个计划意味着美国或将向“北欧式”福利国家迈出关键性的一步。要知道拜登政府上台执政迄今不过100多天,已先后推动通过了总价值1.9万亿美元的新冠刺激计划,和总价值2万亿美元的“重建美国”基建计划。

如今的“美国家庭计划”总耗资可能高达1.5万亿美元,至少也会花掉1万亿美元,且这些福利开支都是细水长流的经常性投入,并非咬牙一次性“破费”那么简单。

只要“开题”,美国联邦财政就会因此背上一个沉甸甸的财政包袱。即便未来不再增加新的大手笔开支项目,仅此三项开支就相当于美国这个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年度约1/4的GDP。

众所周知,美国目前已经背负巨额财政赤字,现在摆在面前的难题是,钱从哪里来?

拜登告诉大家:从富人那里。

按照《纽约时报》4月22日独家披露的方案,拜登计划将年收入逾100万美元的个人边际所得税税率,从目前的37%增至39.6%,同时将美国的资本利得税从当前的20%提高至39.6%。

拜登的新闻秘书、自奥巴马时代就出任国务院和白宫发言人的普萨基宣称,此举“对绝大多数美国人而言几乎无关痛痒”。因为据统计,绝大多数美国的资本利得税,是由仅占美国人口比重约1%的“头部”富豪在支付。而受个人边际税负提高影响的“头部”富人占比,据说仅占美国人口的0.3%——一言以蔽之,这不过是“劫富济贫”。

问题在于,这仅是拜登“大手笔花钱、大手笔收税”组合拳的一个组成部分。为筹措“重建美国”所需资金,拜登日前已宣布,建议将目前21%的企业税率“反弹”至28%。这早已不是“温水煮青蛙”,而是将美国社会十分敏感的“税收”这只“青蛙”,直接扔进了一个热得冒泡的“鸳鸯锅”里。

拜登团队的“鸳鸯锅”

说拜登团队是一个“鸳鸯锅”,是因为他的班子成员主要是由两部分反差强烈的人员组成。

其中一部分主要是奥巴马政府的“二把手”,这些人和当年的奥巴马一样,热衷于喊出各种高福利、高税收的口号以巩固党内团结,并吸引核心选民。但在实际操纵中往往小心翼翼,避免遭到共和党的强烈反对,以及对美国社会、经济活力可能产生的严重影响。

另一部分则是民主党内所谓的“进步派”。他们中许多是激进的工团主义者、福利主义者、“平权主义者”和“环保派”等。

他们认为,民主党不仅要提出各种“进步”的口号,更关键在于付诸行动,通过“劫富济贫”促进美国社会的“平等平权”,以吸引在他们看来对民主党“长治久安”至关重要的少数族裔、穷人和工会成员等的选票,抵消4年多来以特朗普为代表、右翼民粹主义者的冲击。副总统哈里斯是“进步派”的代言人,内阁、“西翼”和国会两院,“进步派”的声势越来越浩大。

3个月来的执政轨迹不难看出,拜登的执政风格正迅速向“进步派”靠拢。尽管他仍极力避免由自己亲口说出那些最“刺激”的方案、话语和数据,但如此疾风骤雨的开销预算和加税“组合拳”,是1933年“罗斯福新政”以来所未有的。一旦最新加税计划落地,即便福利主义深入人心的欧洲也将瞠目结舌——法国和比利时政府筹划多年的“富人税”,因社会难以凝聚共识,至今仍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正如一些分析家所言,拜登的最新“组合拳”如能落实,将从根本上改变美国社会的构成、运行原则和面貌。

但也正因为“兹事体大”,付诸行动恐怕并不那么容易。

“富人税”落地不容易

美利坚合众国当初之所以从英国殖民地状态下独立,追求的正是重商主义原则下的“低税收”,但为此付出的代价则是“低福利”。

“低税收-低福利”让美国这架“经济-社会-商业机器”得以长期高效运转,并推动整个社会形成了奖勤罚懒、多劳多得,鼓励个人奋斗的共识。

这就是历代美国人所津津乐道的“美国梦”。而自冷战末期以来,由里根倡导的、一度风靡欧美乃至世界的“新保守主义”,集这种“美国梦”于一体。

“低税收-低福利”极大提高了美国的竞争力和经济、社会效率,却加剧了美国社会的阶层隔阂和社会不平等,令美国中产阶层膨胀,也制造了庞大而绝望的社会底层。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社会的“空洞化”令中产阶层“缩水”,“绝望的底层”则迅速扩大,且越来越绝望。他们中的一部分乞灵于“特朗普主义”,另一部分则成为民主党“进步派”的拥趸,从而加剧了美国社会的二元对立,并造成了当前美国政策的“冰火两重天”。

而近年来存在感越来越强大的华尔街资本操纵者也推波助澜。不仅借助上述消息,操纵各资本市场指数,而且放出“当心大跳水”的惊人言语。而国会共和党人更早早摆出“坚决阻击”的姿态。

民主党中“进步派”在不久前“重建美国”计划形成国会立法草案递交两院表决时,就趁机塞入许多较拜登“原版”更激进的“私货”(如“绿色能源”补贴),导致这项计划在两党议席势均力敌的参院前途未卜。

此次他们故技重施,不断向拜登施压,希望塞入更多更“进步”的内容。如升级版的强制医保,对富人更高和对中低收入者更低的税率等,因为“此时不提,万一中期选举丢掉一院或两院多数席位,就错过机会了”。

但“进步派”的这些举措既会增加拜登新方案在参院闯关的难度,也可能让国会民主党人在两党因“劫富济贫计划”决一死战前,先来个“窝里斗”。

事实上民主党内亲商的“民主共和党人”,尤其是来自纽约州、加州等较富裕州的许多民主党国会议员,对这种“搭车塞私货”的“进步派”套路是较为抵触的。

这不只是因为此举会削弱美国社会效率和竞争力,更因为现实的利益冲突。诚然,此时不“搭车”,等中期选举丢掉两院多数席位就“过这村没这店”。但如果一意孤行,中期选举丢掉两院多数席位(或干脆说,丢掉自己的议席),概率就会大增。

最新消息称,美国晨间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与《政治报》(Politico)联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支持拜登“加富人税换福利”计划的美国受访者比例达54%。但在美国“赢者通吃”的选举规则下,这种民调并不能直接折算成选举权重。

因此围绕这一形式的“劫富济贫”、实则未必真正有利于中低收入者的方案,政治人物还会在各自本位利益的驱使下竭力厮杀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