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索沃戰爭爆發後,葉利欽對普京說:我們都太天真了

1999年3月,時任俄羅斯總理的 葉夫根尼·馬克西莫維奇·

普里馬科夫赴美訪問,當途中得知北約即將開始對南聯盟進行轟炸的消息後,普里馬科夫立即命令飛機調頭,從而中斷了對美國的訪問。

在發生在1999年的那場殘酷的科索沃戰爭中,除了以美國、英國、法國、德國為首,趾高氣揚、不可一世、兇狠殘暴的北約和英勇不屈、誓死抵抗的南聯盟外,俄羅斯在其中扮演了一個不可忽視的角色,無論是時任俄羅斯總統鮑里斯·尼古拉耶維奇·葉利欽,還是總理、議會會員,即使俄羅斯普通的民眾,都展現出了強烈的反應,用「拍案而起」來說也毫不為過。

科索沃戰爭爆發後,葉利欽對普京說:我們都太天真了

1999年3月24日,以美國為首的北約開始大規模轟炸南聯盟的那一天,一向竭力靠攏美國和歐洲,不惜忘掉自己,卑微地實行向歐美「一邊倒」政策的葉利欽總統,極其失落地對他最青睞的下屬,時任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秘書、俄羅斯聯邦安全委員會(前身克格勃)主席—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羅維奇·普京說:「我們以為蘇聯結束了,俄羅斯就可以愉快地融入歐洲,事實上,我們都太天真了。」

科索沃戰爭結束以後,俄羅斯和歐美出現了不可彌合的裂縫,並且越來越大,直至到今天,和當初那個龐大的前蘇聯一樣,俄羅斯和歐美的關係幾乎就是仇人的關係,對抗甚於前蘇聯。

那麼,為什麼一場科索沃戰爭,會形成這種莫名其妙的局面呢?就讓我們一起回顧一下當初的那段歷史吧。

1、蘇聯解體,俄羅斯和歐美蹦出愛情的火花。

1991年12月25日,戈爾巴喬夫宣布辭去蘇聯總統職務。1991年12月26日,蘇聯最高蘇維埃共和國院舉行最後一次會議,宣布蘇聯停止存在,蘇聯正式解體,俄羅斯聯邦成為蘇聯的唯一繼承國,原蘇聯在海外的一切財產、存款、外交機構、使領館等由俄羅斯接收。

看起來,這一切對於葉利欽領導的俄羅斯來說,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這也正是葉利欽總統要竭力達成的一個目的。而現在,蘇聯不存在了,所謂的社會制度問題造成的俄羅斯和西方國家對立的最大障礙已經不復存在,那麼,俄羅斯還有什麼理由不能得到歐美等西方國家的青睞呢?有什麼理由不一頭扎進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動人的懷抱呢?

科索沃戰爭爆發後,葉利欽對普京說:我們都太天真了

於是,葉利欽總統和他率領下俄羅斯忘記自己姓什麼,強烈地要求自己不惜一切代價嫁給這個富裕的歐美,對美國及西方國家所指令的一切都唯命是從,急不可耐的按照西方國家的要求改造自己,只為了拯救俄羅斯那即將崩潰的經濟。

確實,蘇聯解體以後,俄羅斯和美國等西方國家進入了「蜜月期」,美國前總統 喬治

·赫伯特· 沃克·

布什,也就是那個老布什總統,多次發表講話讚揚葉利欽,稱讚 葉利欽是在巨變時刻為國服務的歷史性人物,在蘇聯解體中扮演重要角色,協助為俄羅斯的自由奠下基礎;像什麼英國前首相托尼·

布萊爾、法國總統 雅克·勒內·

希拉克等一大批西方重要人物不停地對葉利欽鼓掌叫好。而其表示友好更重要的標誌,也是葉利欽迫切需要的東西,就是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經濟援助的許諾,英國答應給俄羅斯2.8億英鎊貸款,法國50億法郎,最讓俄羅斯人民和葉利欽興奮的是,美國布什總統宣布要向俄羅斯提供240億美元,援助俄羅斯的經濟振興計劃,美國布什總統和葉利欽在美國簽署《關於建立兩國新關係的戴維營聲明》,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都答應提供資金幫助俄羅斯振興經濟。看起來前景特別美好吧,特別溫馨和諧吧, 所以,俄羅斯媒體《新時代》記者葉 ·魯薩科夫代表了俄羅斯全體民眾,動情地說,我們的葉利欽總統和美國的布什總統戀愛了,他們之間蹦出了愛情的火花。

2、歐洲還是那個歐洲,俄羅斯卻越來越弱越窮了。

事實很打臉,隨着時間的流逝,從雄偉的克里姆林宮的高官,到因葉利欽按照西方指示實行「休克療法」而家徒四壁的普通百姓,俄羅斯人民急切地睜大了眼睛,翹首以待地等待美元和英鎊到來的時候,西方的愛情卻變得越來越模糊了,所有的所謂西方和美國的援助計劃,因為各種理由不斷地被推遲,到了1999年的時候,這一切都已經變得遙遙無期,除了讚揚依舊,除了歐洲歡騰,美國超強,俄羅斯沒有得到任何東西,反而比以前更弱更窮了。

面對西方國家對於所謂援助計劃的拖沓,心急如火的葉利欽總統和他領導下的俄羅斯人民,終於徹底失望了,特別是從1994年起,美國為首的北約為了堵住俄羅斯要錢的嘴,表示要同時和俄羅斯、獨聯體,以及曾經屬於前蘇聯的中東歐各國發展和平友好的關係,同時建立國家的發展計劃的時候,俄羅斯已經變得心灰意冷,而更讓葉利欽和俄羅斯人民氣憤的是還在後面。也是1994年的時候,以美國為首的北約開始加速東擴的步伐,前蘇聯軍事盟國波蘭、匈牙利、捷克等國家相繼加入北約,美國將導彈防禦系統擺到了俄羅斯的家門口,前蘇聯的「勢力範圍」喪失殆盡,曾經和俄羅斯心心相連的盟國,一個個都變成了遏制俄羅斯堅不可摧的壁壘,北約人為地製造出俄羅斯和歐洲分界線,對俄羅斯安全造成了重大威脅。

葉利欽曾多次向美國以及北約提出,「北約東擴」是對俄羅斯的侵犯,必將影響俄羅斯和美國、歐洲的關係,並明確表示,除非「北約東擴」中包含俄羅斯,而時任俄羅斯外長科濟列夫也因此拒絕出席布魯塞爾和平協議,以表達對「北約東擴」的抗議。

但反對無效,北約組織從來沒有把俄羅斯納入其中的任何意思,1996年,時任美國總統 威廉·傑斐遜·

克林頓和國務卿克里斯托弗宣布,北約首腦將正式接納新一批北約成員國。

此時的俄羅斯幾乎已經瘋了,1997年的時候,面對北約咄咄逼人的東擴趨勢,葉利欽總統不得不緊急召見政府總理切爾諾梅爾金、外交部長普里馬科夫、總統辦公室主任丘拜斯,發表8點意見的談話,試圖阻止「北約東擴」計劃,而其中最重要的兩條,一個就是北約東擴不得在該成員國部署核武器,否則將遭到俄羅斯激烈反應,另一條就是聯合中國,建立反西方的同盟。

3、 科索沃危機的背後。

在人類近代史上,1991年是個值得記憶的一年,那一年, 1991年的6月開始,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的

斯洛文尼亞 、

克羅地亞 、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納(波黑)和馬其頓四個共和國相繼宣布獨立,

整個東歐開始了動盪不安的歲月,史稱「東歐劇變」,而同一年的聖誕節期間,蘇聯這個龐然大物也轟然倒下,成為1991年最讓人震驚的新聞。

分裂後的南斯拉夫只剩下了塞爾維亞和黑山兩個共和國,這兩個國家聯手成立了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以維持社會主義制度。在那個紛紛獨立的年代,塞爾維亞底下一個叫科索沃的自治省,占九成人口的阿爾巴尼亞族人,蠢蠢欲動了,阿爾巴尼亞族和塞爾維亞族一直不和,當南斯拉夫共和國解體的時候,科索沃的阿族人自己也舉行了一場全民公投,然後宣布獨立。

科索沃戰爭爆發後,葉利欽對普京說:我們都太天真了

科索沃的國旗

此刻的南聯盟因為對抗「北約東擴」,成為「北約東擴」道路上的一個絆腳石,你想啊,所有東歐國家都在想着加入北約,唯獨南聯盟不肯,這讓人多麼的惱火,這將使得歐洲遏制俄羅斯的戰略遭到徹底的失敗,更嚴重的是,雖然此前,以鐵托為首的南斯拉夫聯邦和蘇聯的關係並不好,但解體後南聯盟卻是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在東歐的最後一個夥伴,北約想要順利東擴就必須滅掉南聯盟這個絆腳石,理由呢,沒有理由,怎麼辦?北約不能拿東擴這個理由去解決南聯盟,更不能拿這個理由發起軍事行動,這個就太野蠻了,北約的理由必須是「人道主義」,必須以「民主」、「自由」的名義,所以要出來做好人好事,所以,科索沃問題的出現,簡直讓北約喜出望外。

科索沃突然宣布獨立,對於這種反叛行為,是個國家都不會答應,於是,塞爾維亞立刻派出軍隊和警察過去,採取了強制措施收拾那些所謂的分裂分子, 於是,在西方媒體的濾鏡照耀下,西方國家的民眾看到了大量人員在衝突中死傷,阿族人民流離失所,場面那是相當難看,特別殘暴。

既然這樣,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就有理由干涉了,從1998年開始,北約介入了科索沃的衝突,磨蹭到1999年2月份北約就提出讓雙方停戰並讓北約部隊進去維持秩序的建議。自家領土讓外國軍隊進來守着,這個南聯盟當然不樂意;而科索沃那邊的訴求是獨立而不是停戰,所以雙方都不接受這個建議。強勢的北約卻告訴雙方:3月23號必須簽協議,誰不簽就對誰動手。到了23號那天,弱小的科索沃被迫簽了字,但是南聯盟明確拒絕簽字,於是科索沃戰爭就在3月24號爆發了。

1999年3月24號開始,北約對南聯盟發動了代號為「盟軍」的空襲行動,那是人類歷史上先進武器用得最多的一次空襲,當時北約19個國家裡有13個參與了空襲,其餘6個國家也沒閒着,給空襲人員提供後勤保障。北約在那次戰鬥中派遣了1200多架戰鬥機,基本上全是第4代戰鬥機,這些飛機總共出動了32000架次,投下了13000多噸的精確制導炸彈,轟炸時間長達78天,由於南聯盟的強烈抵抗,南聯盟民眾同仇敵愾、死不屈服,北約惱羞成怒,乾脆變成了狂轟濫炸,什麼都炸,最終,12條鐵路被毀,50多座橋樑被炸,20多家醫院被毀,還有南聯盟40%的油庫和39%的廣播電視線路被癱瘓,直接經濟損失高達2000億美元。空襲中,平民死wang1800人,6000多人受傷,上百萬人淪為難民。

1999年5月7日那天,美國出動了B-2轟炸機,發射了5枚精確制導炸彈,擊中了我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這次事故造成了 邵雲環、許杏虎、朱穎

3名中國記者死wang、20多名外交人員受傷,使館幾乎被徹底損毀,對於這次襲擊,美國方面又道歉又賠償一口咬定是一場誤炸,但是這個說法至今都難以讓人信服。

科索沃戰爭爆發後,葉利欽對普京說:我們都太天真了

國人悼念英雄記者

1 999年6月9日,在俄羅斯的斡旋下,屈辱的塞爾維亞代表被迫和北約代表在馬其頓簽署了關於南聯盟撤出科索沃的協議,簽完協議後南聯盟開始撤軍。從那以後,科索沃就再也沒有回到過塞爾維亞,2008年2月份,科索沃正式通過了獨立宣言,宣布脫離塞爾維亞獨立成一個國家,而因為科索沃開了一個不好的案例,所以,至今仍有許多國家沒有承認它是一個合法的國家。

經歷這一次磨難的南聯盟,經濟一蹶不振,2006年宣布解體,從此,塞爾維亞是塞爾維亞、黑山是黑山,分道揚鑣,再也沒有了南聯盟,黑山加入北約。此前的2001年,堅持抵抗的南聯盟前總統米洛舍維奇在美國答應援助南聯盟1億美元之後,遭到國內親西方人士金吉奇的出賣,被逮捕入獄,受到美國的審判。

4、失望的俄羅斯清醒過來的不甘示弱。

說起來,俄羅斯和塞爾維亞是傳統盟友,俄羅斯是東斯拉夫人,而塞爾維亞是南斯拉夫人,看吧,有這種關係,雖然不是太友好,俄羅斯在歷史上是專門欺負人的,而可憐的塞爾維亞總是被人欺負的,但最主要的,塞爾維亞是「北約東擴」中俄羅斯的最後一個東歐盟友,也是幫助俄羅斯抵抗北約的最後一道線,失去塞爾維亞,意味着俄羅斯將直接面對北約的威脅,也讓俄羅斯在東歐的話語權完全喪失。

1999年6月10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的科索沃「和平決議」案,僅允許北約國家的軍隊進入科索沃執行「維和」行動,在南聯盟有着巨大戰略意義的俄羅斯被排除在外,這讓葉利欽對美國為首的北約徹底失望,是可忍孰不可忍,為了表達自己的意見,宣示俄羅斯大國地位和抵抗「北約東擴」的強硬態度,於是俄羅斯軍隊出手了!俄羅斯國防部發言人當天表示:俄羅斯不能接受美國方面提出的俄參加科索沃維和方案,對俄來說,這不是維和,而是「意義不明的參與」。1999年6月12日凌晨4:30分,在以北約為首的聯合國維和部隊進入塞爾維亞國土之際,一支200人俄羅斯空降兵突然空降科索沃曾里什蒂納機場。

這一事件讓全世界震驚,美國等西方國家當時就懵了,美國立即問俄羅斯時任外長伊萬諾夫,伊萬諾夫回答不知道,俄羅斯時任總理斯捷帕申也對出兵科索沃不知情,俄羅斯的科索沃問題總統特使切爾諾梅金不知道,俄羅斯安全委員會秘書普京不知道,就連俄羅斯軍隊最高統帥葉利欽總統、時任國防部長謝爾蓋耶夫都表示對俄軍出兵科索沃情況不了解。

科索沃戰爭爆發後,葉利欽對普京說:我們都太天真了

誰都不知道,奇怪了吧,其實一點也不奇怪,1999年6月13日,也就是俄軍出兵科索沃第二天,俄羅斯要舉辦獨立宣言紀念日,當時俄羅斯在克里姆林宮舉行了盛大慶典。慶典上,葉利欽俄政府高官們熱情洋溢地交談着,其中就有一位,俄總參謀長科瓦什寧,另一個俄駐駐北約的代表扎瓦爾金,慶典結束之後,俄羅斯總統新聞局對外宣布,扎瓦爾金由中將晉升為上將。

而另一位,叫尤努斯-貝克·葉夫庫羅夫的俄羅斯空降兵中校團長,2000年4月,被授予「俄羅斯英雄」稱號,並獲金星勳章,隨後被任命為伏爾加河沿岸烏拉爾軍區情報局副局長,轉而從事情報工作。2008年10月30日,時任俄羅斯總統的梅德韋傑夫,解除了印古什共和國總統穆拉特·賈濟科夫的職務,理由是反恐不力,同時任命葉夫庫羅夫為印古什共和國總統,這位俄羅斯英雄此刻以俄聯邦一個自治共和國總統身份亮相,並執行了強硬的反恐政策。2009年6月22日,印古什共和國發生一起恐怖襲擊,針對的就是強硬反恐的印古什共和國總統葉夫庫羅夫,在這次恐襲中,葉夫庫羅夫深受重傷,並很快到莫斯科治療。普京、梅德韋傑夫先後親自探望他,可見葉夫庫羅夫深受普京總統的信任。

人們忽然明白了,正是因為葉利欽總統的部署,由扎瓦爾金指揮,葉夫庫羅夫中校實施了空降科索沃的軍事行動,目的正是要證明俄羅斯在東歐軍事存在的強硬態度。

5、科索沃戰爭以後的事。

俄羅斯軍隊空降科索沃,一是已經看清了美國的嘴臉。俄羅斯獨立後,葉利欽總統天真認為經濟處於崩潰邊緣,一定會得到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幫助,讓俄羅斯度過難關,但是讓葉利欽惱火的是,美國等西方國家不僅沒有給與俄羅斯任何經濟支持,反而越來越強烈的遏制俄羅斯,大有就此扼殺俄羅斯的趨勢。第二個,清醒過來的葉利欽不甘示弱,要堅決的向西方顯示俄羅斯的存在感。面對北約的不守信用,步步緊逼,以及淪為二流國家的失落,和國內親美派肆無忌憚,爭奪世界話語權,葉利欽親自指揮這場行動,而也正是俄軍的突然進駐科索沃,使美國等西方國家突然發現,曾經甜甜蜜蜜的葉利欽強硬的一面,俄羅斯依然很強大,西方國家依然不能無視它的存在。

當天,美國總統克林頓深夜給葉利欽打電話,稱俄羅斯在科索沃和平中作出決定性貢獻,稱葉利欽總統是成功的「外交家」。

科索沃戰爭爆發後,葉利欽對普京說:我們都太天真了

葉利欽總統在獨立宣言紀念日的電視講話中,以一種揶揄的語氣談到克林頓總統的電話,說西方國家的領導人只用美麗的辭藻敷衍俄羅斯。

雖然此次出兵事件最終因為此時的俄羅斯仍舊不願和美國等西方國家徹底鬧翻,而不了了之,俄羅斯為了自己國家的經濟恢復,不得不繼續採取對西方隱忍求全政策,但是,科索沃戰爭以後,俄羅斯國內反美情緒空前高漲。俄羅斯學者和軍方也都發表了大量的文章和談話,總結俄羅斯應當從中吸取教訓,其中最主要的是:北約對南聯盟的軍事行動打破了二戰結束後半個多世紀的遊戲規則,北約以地區性軍事組織凌駕於聯合國之上。正如俄羅斯「美國與加拿大研究所」副所長克萊梅紐克教授所指出的:「 科索沃戰爭之後,世界進入一個更加危險、更加嚴峻、更具有威脅性的時代,把它稱作帝國主義時代的死灰復燃也不為過。今天的世界不是由法律,而是由實力來主導的

」,由於俄羅斯的衰弱,西方在科索沃戰爭中已經不把俄羅斯看作是平等的夥伴,蘇聯解體後,「蜜月時期」,俄羅斯和北約簽署的基本文件現在就是一紙空文。

俄羅斯與西方國家,特別是同美國關係開始了大幅降溫,裂縫已經產生。

科索沃戰爭爆發後,葉利欽對普京說:我們都太天真了

1999年8月9日,普京被委任為三位俄羅斯第一副總理之一,在此之後,前一屆總理領導的政府倒台,俄羅斯總統葉利欽指定普京出任總理。 葉利欽同時宣布,他希望普京能夠繼承他的職位,普京表示接受葉利欽的委任。

1999年8月16日,國家杜馬以233票通過(84票反對,17票棄權)普京出任俄羅斯總理。

1999年12月31日,葉利欽通過電視直播發表2000年新年賀詞:「 今天,本世紀的最後一天,我將辭職離去。

」辭職聲明立即生效。辭職講話幾分鐘後,葉利欽向時年47歲的俄羅斯總理普京移交了總統管理權,其中包括掌控俄羅斯戰略核力量的「核鑰匙」,俄羅斯開啟了「普京時代」。

上任的普京大帝沒有對西方國家表現出更多的天真,對西方態度逐漸強硬起來,這似乎不是偶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