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士奇也有突厥夢?埃爾多安為何始終對新疆「念念不忘」?

土耳其,是一個名聲在外的國家,時至今日,江湖上依然流傳着「狗中哈士奇,國中土耳其」的感人傳說。

哈士奇也有突厥夢?埃爾多安為何始終對新疆「念念不忘」?

作為奧斯曼帝國的直系後裔,今天的土耳其雖然只能蝸居在小亞細亞半島的一畝三分地,但依然有着遏制南北,連接東西的戰略價值,尤其是土耳其海峽,是各大國都垂涎三尺的存在。

在這樣的情況下,土耳其一直在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將添堵作梗的優良傳統發揚光大。

畢竟歷史上的奧斯曼帝國,曾充分利用地跨亞非歐三洲的區位強力阻斷了東西方的貿易,迫使西歐人不得不另闢蹊徑,於是才有了改變世界歷史進程的大航海運動。

但今日被打回原形的土耳其,似乎並不滿足於繼承先人的遺志,他們屈居一隅,卻心繫天下;身為三流國家,卻有縱橫中東,馳騁亞歐的野心。尤其是埃爾多安政府,高舉「泛突厥主義」的大纛,一心要做土耳其的現代蘇丹,並堅決為了泛突厥聯盟而奮鬥終身。

在這樣的背景下,XIN疆也成為埃爾多安政府的獵物之一。

根據路透社的報道稱,土耳其最大反對黨共和人民黨成員、安卡拉市長曼蘇爾·亞瓦什與「好黨」黨主席梅爾·阿克蘇納近日公然為「DONG突」分裂勢力張目,污衊中國在XIN疆的反恐與去極端化措施。

對此,中國駐 土耳其大使館隨後在推特上連發兩帖點名駁斥,強調「

中方堅決反對並強烈譴責任何人或國家對中國主權與領土完整提出的任何挑戰,並保留採取適當回應的權利。」

鑑於中國大使館的推文「引起不適」,於是土耳其外交部召見中國大使。但中方對土耳其方面的不懂事行為進行了有理有據的駁斥,趙立堅更是表示中國駐土耳其使館的有關回應完全正當合理,無可指責。

雖然在過去幾個月時間裡,埃爾多安並未追隨西方國家在干涉中國內政的問題上狐假虎威,但其對我國尤其是XIN疆的覬覦已昭然若揭。

應該說,有雄心無可厚非,畢竟拿破崙就曾一再強調:「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但問題是,土耳其的野心似乎也太大了些,都快趕上創造宇宙的韓國人了。要知道,XIN疆和土耳其即便不是天各一方,最起碼也是相去千里,在如此遙遠的亞歐之交,將觸角伸向遙遠的中亞和東亞,土耳其的手未免也太長了些。

不過從埃爾多安等土耳其人的角度來看,這樣的操作實在是無可厚非,因為土耳其這個國家太特立獨行了。

哈士奇也有突厥夢?埃爾多安為何始終對新疆「念念不忘」?

記得那是在2015年,那是一個冬天,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總統府迎接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時,安排16人打扮成古代武士分列在樓梯上,聲稱代表了土耳其歷史上從匈人帝國到阿斯曼帝國的16個帝國。

看到這樣怪異的畫面,世界人民瞬間就不淡定了:聽說過亂認兒子孫子的,但亂認爹認祖宗的,還真是頭一次遇見,所以大家對埃爾多安一下子就刮目相看了。

而後看到埃爾多安政府高調舉辦了建軍2227年紀念活動,將土耳其陸軍起源追溯到匈奴冒頓單于時期,世界人民終於明白,埃爾多安的腦袋,確實讓土耳其海峽給擠了。

儘管埃爾多安一聲爸爸,土耳其的歷史瞬間延長了幾千年。但地球人都知道,土耳其不是韓國,其公認的歷史,也就是奧斯曼帝國。

哈士奇也有突厥夢?埃爾多安為何始終對新疆「念念不忘」?

在輝煌了幾百年,一度令歐洲膽戰心驚後,奧斯曼帝國終歸難逃盛極而衰的尷尬命運,尤其是在西方國家陸續崛起的大背景下,喪城失地的奧斯曼帝國最終淪為人人可欺的「西亞病夫」。

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奧斯曼帝國的迴光返照,也是奧斯曼帝國最後一次豪賭。而後,賭輸的奧斯曼帝國幾乎失去了一切,被徹底打回了原形。

如果不是凱末爾的力挽狂瀾,今天的土耳其將不復存在。

在危難之時一手締造了現代土耳其後,凱末爾也為土耳其定下了世俗化的基調,指明了「一路向西」的方向。

哈士奇也有突厥夢?埃爾多安為何始終對新疆「念念不忘」?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土耳其雖然同法西斯暗通曲款,但也不敢再參與站隊。但土耳其獨特的區位尤其是扼守土耳其海峽的戰略價值,讓美蘇雙方都高度重視,尤其是蘇聯,為了打破被土耳其海峽卡脖子的尷尬處境,一心想要奪取土耳其海峽,甚至將整個土耳其都收入囊中。

面對如此「危險」的局面,美國領導的北約及時出手,將土耳其收入麾下,從此土耳其終於找到了組織,蘇聯也徹底失去了突破土耳其海峽的可能。

加入北約後,由於「看大門」的神聖職責,土耳其在北約內部一度舉足輕重,土耳其的地位也在美國的提攜下水漲船高,並強化了加入歐盟、融入西方的決心和意志。

哈士奇也有突厥夢?埃爾多安為何始終對新疆「念念不忘」?

但歐盟對土耳其這個地跨歐亞的國家實在是愛不起來。因為土耳其雖然總以歐洲國家自居,但只有歐洲部分只有伊斯坦布爾周邊的東色雷斯地區,其本土則是小亞細亞半島。

歐盟認為,土耳其想要加入歐盟,就必須在價值觀上與歐盟保持一致,簡單說來就是堅持「民主」,推行民選。但問題是由於土耳其大部分處於亞洲的因素,所以一旦推行民選,就必然是伊斯蘭背景的勢力上台,這自然更和歐盟的意識形態背道而馳。

所以土耳其陷入了怎麼做都是錯的尷尬局面,美國雖然同情土耳其但更不願意看到土耳其與歐盟沆瀣一氣,所以也樂意看到土耳其在向西無門的情況下苦苦掙扎。

但隨着1991年蘇聯解體的歷史大變局,土耳其的命運也開始撲朔迷離。

因為蘇聯和社會主義陣營的煙消雲散,繼任的俄羅斯又長期半死不活,對於西方國家的威脅也大不如前,所以土耳其也相應地失去了利用的價值,其在北約內部的地位也一落千丈。

在這樣的情況下,歐盟就更不願意和土耳其逢場作戲了,土耳其的一路向西不是遭遇挫折,而是根本就沒戲了。

想想自己努力了近100年最終仍然一事無成的尷尬結局,土耳其就想瞬間化身拆家的哈士奇。

看樣子擁抱西方是不可能成功了,看看俄羅斯熱臉貼西方冷屁股還被崩了一臉的醜態,土耳其就感到一陣陣的翻江倒海。

所以在埃爾多安繼續執掌土耳其的2010年,土耳其開始嘗試外交轉向,奔着「寧做雞頭,不做鳳尾」的理想一路狂奔。

不僅如此,土耳其還放棄了世俗化的努力,開始了政教合一的「復古」,埃爾多安也逐漸成為土耳其的現代蘇丹。

在埃爾多安看來,不再跪舔西方的土耳其,不僅應該是伊斯蘭世界的老大,更應該是泛突厥聯盟的核心。所以,土耳其夢想中的版圖開始不斷擴大,除溢出了奧斯曼帝國疆域,更延伸到了高加索、中亞、南西伯利亞和XIN疆。

埃爾多安的目標是建立一個以安卡拉為中心的泛突厥聯盟,土耳其則是這個聯盟名副其實的領袖。

所以,土耳其頻繁在中亞事務中上躥下跳也就不難理解,其觸手長到XIN疆也就不足為奇。

只是,這樣的土耳其,到底能有多遠,實在是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