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外長中東六國之行取得巨大突破,日本也準備東施效顰

據《環球時報》4月3日報道,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本月初開始赴中東地區進行訪問。期間,與阿拉伯聯盟外長舉行「日本-阿拉伯政治對話」 ,有卡塔爾、埃及、沙特以及摩洛哥等中東和非洲主要國家的外長出席,雙方談論了諸如應對新冠疫情、建立自由的海洋規則等合作議題,還特意「關切」了中國的東海及南海問題,日方還提出要對阿拉伯聯盟提供3.8億美元的抗疫援助資金。

有日媒對此事進行分析認為,茂木敏充此次赴中東之行的主旨在於:由於中國稍前派外長訪問中東六國,其意圖在中東加大參與力度,而美國在中東的影響力下降,日本將試圖彌補美國的作用。

日本此次搞出的外相赴中東之旅,其時間點特意選擇在我國外長王毅的中東六國訪問之後,不免有東施效顰之嫌。日本方面此次訪問還十分高調,期間大談特談與中國相關的事宜,哪像中國去中東是幹事情的,而更像是搞事情的。

日本難道就真的就有這麼大的能量,能部分填補美國在中東地區收縮後的空白,抑或能弱化中國在該地區的重大影響力嗎?

王毅外長中東六國之行取得巨大突破,日本也準備東施效顰

從中日雙方的國力對比來看。儘管在經濟總量上,日本緊隨我國之後,是全球的第三大經濟體,然而兩國之間的體量差距還是相當大的,再加上日本也並不具有我國這種全球大國的巨大能量,不可能在政治、經濟等方面對中東地區形成全方位的影響力。

日本國土狹小,資源缺乏,即便在能源供需方面能跟中東多個國家形成一定的互補效應,也僅僅是個沒多少籌碼的消費者罷了。日本作為美國的「戰略附庸」,其一言一行都得合符華盛頓的意志。大家有事找美國,不比找日本來得更直接嗎?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則是一個能在外交上有充分獨立自主特色的大國,對外任何行為都能遵循於本國的意志。對於中東地區國家而言,與中國在政治、經濟、外交等各方面進行合作,能為其提供一個美國之外的選擇。

至於日本,則最多只能充當美國的影子而已。美國長期奉行全權主義,包括中東各國在內的全世界所有國家都深惡痛絕,敢怒不敢言。中東地區常年遭受戰火的肆虐,其中的主要因素就是美國的政治及軍事干預,為自己的一己私利搞所謂的「平衡」,拉一派打一派,相信除了以色列等極個別國家外,其他中東國家都是深有同感的。日本作為美國的一個小爪牙,其地位作用哪能與中國相比?

王毅外長中東六國之行取得巨大突破,日本也準備東施效顰

3月下旬,王毅外長中東六國之行取得了重大外交成果,譬如跟伊朗簽署的宏大戰略協議、跟其它五國建立了地區對話平台,這些都是日本不敢觸碰的雷區。試問,日本敢忤逆主子美國的旨意,像中國一樣為伊朗提供長遠有效的基礎設施建設、建立雙方的貨幣結算體系、提供有如北斗導航系統等強力支撐嗎?能確保伊核協議重回正軌嗎?日本能像中國一樣,做得到為巴勒斯坦問題的公正解決而起到真正的推動作用嗎……這些問題,無一是日本所能解決的,而只有中國才能凝聚廣大中東地區國家的人心,幫助他們解決主要由美國干預製造出來的極為複雜的問題。

日本此次緊隨中國之後訪問中東多國,相信這種效仿性的外交行為,最終只會弄得一地雞毛。更何況日本的目的就是去給中國搗亂的,這種本身只為挑撥離間、搬弄是非的外交活動,雙方缺乏有效的利益驅動,只會讓對方更加看不起日本,也讓中國更加討厭日本。

此前,日本跑到印尼去搬弄是非,背後說中國的「小話」,結果印尼隨後就向中國通報了日本的所作所為,大家就說日本賤不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