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五国外长密集来华,释放的信号不寻常

最近,中国的外交动作极为频繁,王部长可谓是马不停蹄,往来奔波。

3月18日至19日,王毅部长同杨洁篪主任赴阿拉斯加开展中美2+2对话。

3月22日,王毅部长在广西桂林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会晤。

3月24日至30日,王毅部长访问中东沙特、土耳其、伊朗、阿联酋、巴林、阿曼六国。

3月30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宣布重磅消息:应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邀请,新加坡外长维文、马来西亚外长希沙慕丁、印度尼西亚外长蕾特诺、菲律宾外长洛钦将于3月31日至4月2日对中国进行访问。

3月31日,外交部又宣布,应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邀请,韩国外交部长官郑义溶将于4月2日至3日对中国进行访问。

种种的信号表明,中国面对拜登的对华策略已经开始了外交大布局。

首先,中美在阿拉斯加谈崩了,接下来一段时间两国之间必将有一场博弈。拜登政府的新任贸易代表戴琦在上任后的首次专访中称美国短期内不打算取消对华关税,但是却对中美进行贸易谈判“持开放态度”。也就是说,拜登将以特朗普时期美国对华征收的关税作为对华谈判筹码。

关键时刻,五国外长密集来华,释放的信号不寻常

戴琦上任第一周就与包括英国、欧盟、日本等国家或地区的14名国际贸易官员进行了会谈,但并不包括中国。其意图已经很明显了,美国妄图在全球主要的经济体中,形成对中国的孤立。

拜登在自己上任之后的首场发布会上已经明确表示,绝不会允许在自己任期内让中国超过美国。其中要继续打压中国的战略意图已经表达的非常直白。

其次,拜登政府主政美国之后要以北约为依托打造新的西方国家联盟,其目标一个是俄罗斯,另外一个就是中国。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前不久出席北约外长会议就表态,“要重振北约联盟,以确保它在抵御当今威胁时像以前一样强大、有效。”再结合最近,西方国家抱团对中国新疆人权问题进行抹黑和造谣,对中国的官员和新疆棉花进行制裁和抵制,我们已经看出了一些苗头。

而我们这些天也是为了提前布局,以备万全。我们看到王毅外长从阿拉斯加会谈回国之后,就与俄罗斯外长举行桂林会晤,然后马不停蹄赶往中东,刚回国不久就开始接待亚洲五国外长来华访问。

这其中亚洲五国外长密集来华的举动足以称得上是外交大动作,这五个为国家不仅是中国的紧邻,而且基本都是美国的所谓盟国。

关键时刻,五国外长密集来华,释放的信号不寻常

第一,我们先来看东南亚四国

近三十年来,东南亚地区已经在经济上实现了与中国的高度融合,就连曾经最反华的新加坡也转变了方向,从怂恿美国遏制中国到劝说美国承认中国强大的事实。而在南海问题上一直充当美国马前卒的菲律宾更是从2016年之后开始偃旗息鼓,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执政前三年的时间就有5次访华经历,却是一次也没有去过美国。印尼是东盟最大的成员国,各方面实力也比较强,马来西亚总人口的五分之一以上都是华侨,与中国在文化旅游经贸的合作有着非常大的潜力。这四个国家代表的是东盟国家的基本盘。

2021年,东南亚地区并不太平,缅甸军变,新冠疫情侵袭,让东南亚各国更加需要强国的助力!这次东南亚五国外长来华必然是以经济问题为中心,而兼顾政治问题,其中必然会涉及一带一路,RCEP、新冠疫情以及缅甸问题。不出意外的话,中国的新冠疫苗在对外出口时必然会向东盟国家倾斜,面对新冠疫情对经济的打击,中国也必然成为拉动各国实现复苏的最主要力量,中国只要是拉住了东盟就稳住了对外经济的基本盘,就不怕美国的经济孤立,也可以此来敲打欧盟。

现在欧盟因为中国在人权问题上的凌厉反击而宣布取消中欧投资协定审议会,我们必须让其明白中欧投资协定不是一方给予另一方的“恩赐”,离开了这份协定,中国依旧是中国。

第二,我们来再来看韩国

此前,韩国因为在中美之间选边战队的问题遭受了不小的教训,曾经支持美国萨德入韩的时任韩国总统朴槿惠到现在还在监牢里,所以现在的韩国文在寅政府非常的谨慎。韩国外交部长官郑义溶31日在外交部记者会上表示,中美两国对韩国来说都非常重要,中美不是二选一的选项,韩国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关键时刻,五国外长密集来华,释放的信号不寻常

可以说这是韩国在此前的挫折中汲取的外交智慧,韩国虽然被美国驻军,但是在经济上却是离不开中国,在政治上更是惹不起中国。在日本已经开始与美国蠢蠢欲动,暗送秋波的情况下,这个时候稳住韩国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棋。

中国要结成反美统一战线就要打击顽固派,争取中间派。

最近路透社报道表示,中国、俄罗斯、朝鲜、伊朗、委内瑞拉等17个国家,计划在联合国成立一个名为“捍卫《联合国宪章》之友”的联盟,用于反对个别国家在国际关系中,动辄使用武力,或单方面的经济制裁。其指向性已经非常明确。中国正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来对美国发起反制。

时代变了,美国再无可能一手遮天,我们必须让美国清醒地认识,杨洁篪主任在阿拉斯加对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讲的那番话:你们在中国面前没有资格说,你们从实力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