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長記性?眼見碰瓷新疆棉花失敗,西方盯上新疆生產的人造纖維

據觀察者網3月30日消息, 在強行碰瓷新疆棉花失敗之後,又有人盯上了新疆地區的紡織用品粘膠纖維。目前這種材料的供應商,芬蘭斯道拉恩索公司已經被迫停止生產相關原材料。

賊心不死盯上粘膠纖維

粘膠纖維是一種人造纖維,多倍用於紡織和服裝等領域,新疆地區每年都要生產大量的粘膠纖維用以供給國內使用或是出口。

這引起了一些西方媒體的注意,他們發現用木漿粕工藝生產這種材料時,需要溶解木漿作為原材料。 而新疆進口的溶解木漿主要來自芬蘭的斯道拉恩索公司,於是這些媒體仿佛覺得自己找到了「突破口」。

一段時間以來,西方媒體一直以一些莫須有的「人權問題」向這家芬蘭公司施壓,儘管該公司表示曾多次前往新疆的工廠進行考察,並非發現這些媒體所說的「人權問題」,但還是遭到了這些媒體的圍追堵截。 滑稽的是,這些掌握了話語權的人從未到新疆進行過實地考察,反而是經常派人到新疆工廠的斯道拉恩索公司的話被扭曲成了「謊言」。

3月29日,斯道拉恩索公司迫於輿論壓力,宣布停止生產溶解木漿,並退出全球溶解木漿產業。 但值得一提的是,這家公司在相關聲明中並未提及中國或是新疆,更沒有提到西方媒體所謂的「人權問題」,只是稱這項決定是為了調整該公司的產業結構。

還不長記性?眼見碰瓷新疆棉花失敗,西方盯上新疆生產的人造纖維

損人不利己

據了解,該公司生產的溶解木漿從2017年開始向中國進口,到目前為止貿易額已經接近4億美元。 因此此次被迫「調整產業結構」對於該公司而言,恐怕將帶來不小的壓力。

但正如前文所述,斯道拉恩索並未對西方媒體製造的謠言表示過支持,因此此次斷供溶解木漿對於這些西方媒體而言毫無意義。

而且即便斯道拉恩索停止生產溶解木漿,還會有其他同類公司填補這一市場空缺。此外,溶解木漿也並非無可取代,事實上國內生產粘膠纖維使用更多的是棉漿粕。

退一萬步來說,粘膠纖維只是用來在服裝行業替代棉花的一種選擇而已,即便沒有了粘膠纖維,還可以使用其他人造纖維,或是直接使用棉花。這種把戲傷害的最終只能是這些被迫毀約停產的原料公司。

還不長記性?眼見碰瓷新疆棉花失敗,西方盯上新疆生產的人造纖維

碰瓷新疆棉花失敗

近期,以「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CI)」及一些西方媒體為主的境外組織一直試圖炒作涉疆問題,製造一些完全不合邏輯的謠言抹黑中國。 有趣的是,經新華社調查發現,BCI這家國際組織不僅沒有獨立的辦公地點,就連辦公人員也鬼鬼祟祟不敢見人,更像是一家「皮包公司」。

這些原本應該得到批駁和抵制的行徑反而引發了H&M和耐克等服裝企業同流合污, 不過這同樣沒能翻起什麼浪花,反而是這些服裝企業自己深受損失。

H&M產品被電商平台下架,線下門店接連關閉,耐克等公司市值甚至一夜之間蒸發了幾百億。

而中國人民則在一次又一次面對這些謠言時,正在變得越來越團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