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欲支撑“全球英国”形象 英军“全方位”改革势头激进

图片

英国陆军“挑战者-2”主战坦克。资料图片

图片

图片

英国国防部3月22日发布呈递议会的报告《竞争时代的国防》。报告阐明了脱欧后英国在地缘政治中扮演的角色,重新设定英国军事优先事项,列出英国武装部队现代化的路线和计划。这份报告明确英军将为塑造“全球英国”的国家形象提供必要支撑,为国家安全保驾护航,也因此被认为是冷战结束以来英国国防部对本国军事定位最彻底的一次重新评估。

增加投入,终结“削减国防开支时代”

冷战结束后,随着安全压力的减轻,英军的数次军事改革都对部队规模进行了精减压缩。仅2010年至2020年,英国武装部队规模就缩减了1/4。脱欧之后,英国于去年11月宣布了自冷战结束以来英国最大的国防投资计划,国防部将在未来4年内额外获得241亿英镑资金,宣告“削减国防开支时代”的终结。

从报告发布时间上看,英国防部此举是对3月16日英国政府发布的综合评估报告《竞争时代的全球英国》的回应与延续。两份报告指向一个共识——英国脱欧过渡期已经结束,此后将以国家而非成员国的身份与欧盟平等对话,英国从此进入新的时代。这份报告称,《竞争时代的国防》重新评估了英国与欧盟 “分道扬镳”之后需要面对的地缘形势变化、快速的技术变革、跨国挑战等多元风险,并在前瞻未来战争形态的基础上对相关领域进行了细致规划,堪称一次“推动从大规模动员向信息时代速度、战备和相关性转变”的改革。

报告提出修正后的9项国防战略方针,将“加强军事实力建设、实现全球军事存在”作为总体战略支柱,主张转变以往战略收缩和防御策略,积极参与海外军事合作与竞争,提升英国在国际上的军事影响力,提升在海外定期部署军队的频率,进一步加强侦测、威慑和应对国家威胁的能力。为此,报告确立了布局长远、目标明确、规划精细的改革任务,内容覆盖各个军种各个领域。

为确保改革转型顺利推进,报告提出要大幅增加国防投入。2019-2020财年英国防务支出为376亿英镑,占GDP的2.1%。2020-2021财年大幅提高到413亿英镑。在此基础上,报告再次确认在未来4年内增加14%的国防投资至1880亿英镑。这将确保英国维持欧洲最大国防支出国地位。

体系设计,强力推动军备升级

防务策略和军事计划的调整,牵动武器装备的发展方向。报告称,要大力推进英军武器装备的现代化升级,帮助军队利用先进技术,应对未来战争的挑战,增强面向未来的综合作战能力。

首先,综合衡量军种优先事项。陆军方面,未来发展将以新的“地面作战概念”为指导,重点关注“21世纪步兵系统”、步兵排机器人车辆、无人战车、数字化技术和网络增强、后勤保障系统、遥控作战武器系统和信息指挥控制系统以及混合动力等新技术领域。地面作战装备中1/3的“挑战者-2”主战坦克将报废,其余拟投入13亿英镑升级到“挑战者-3”标准。海军方面,淘汰老旧护卫舰和驱逐舰,另建造新型26型、31型护卫舰,计划将从2021年开始在印太地区部署若干小型巡逻艇,从2023年开始在该地区部署一支皇家海军陆战队和潜艇部队。空军方面,24架第一代“台风”战斗机、9架 “支努干”运输直升机、14架“大力神”运输机和20架“美洲豹”支援直升机将逐步退役,拨款20亿英镑用于研发“风暴”六代机,还将发展无人机、“忠诚僚机”项目、高能激光武器等,以增强空中优势。

其次,突出核武库更新和新质作战力量建设。国防部计划集中投资来更换“三叉戟”-2潜射弹道导弹的分导式核弹头,并进行其他改进,计划耗资100亿英镑将核弹头数量上限从180枚提高至260枚,上调幅度超过40%,以使英军“更有用、更有杀伤力、更有效”。着眼使英国成为“网络和太空等领域的全球领导者”的目标,报告还强调,政府计划投资50亿英镑用于新一代军事卫星研发以增强太空能力。数字化建设与人工智能等方面也成为未来关注的重点,将发展网络作战部队、特种作战部队的能力。

再次,注重开发无人作战装备。为了应对并打赢未来的智能化、无人化战争,英国国防部将把重点放在无人武器装备的开发和研制上,包括无人侦察机、无人驾驶坦克、无人潜艇以及无人驾驶的全地形车等。英军坚信,这些装备在未来战场上能为他们提供所需的助力。

不确定性大,诸多矛盾有待化解

虽然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表示,这次改革举措将把“空心化”的军队转变为可靠的军队,但相关计划的落实仍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有些内容可能遭到英国国内外的反对。

未来与现实难以平衡。对于英军此次“全方位”改革,外界普遍认为,在其转向大国竞争的战略背景下,这一调整目标显得太过宏大。一方面,英军要持续保持和升级战斗力,以应对当下愈发激烈而又复杂的多元威胁与挑战;另一方面,如此大的调整又必然会打破原有军队架构和作战模式,导致战斗力在“调整期”出现大幅下滑。如何平衡当前与未来,实现改革的平稳过渡,对英军将是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

激进方案不受欢迎。这份方案试图以地缘政治和“安全威胁”为由上调军备预算,提高核弹头数量上限,甚至提出力量部署“向印太地区倾斜”。然而,这一英国首相约翰逊眼中20年来最雄心勃勃的军事部署计划,在外界看来不免带有冷战思维,可能会加剧相关领域军事竞争,破坏有关地区和平稳定,不仅影响英国自身国际形象,甚至可能遭到相关国家的强硬回击。

资源不足束缚手脚。保持“全方位”军事能力的理想十分丰满,但资源薄弱与过度消耗的现实也异常骨感。脱欧造成英国人才大量流失,疫情又使英国经济受到严重冲击,复苏乏力。国防工业乏善可陈、难以弥补的国防预算赤字,都将严重影响和制约英军的改革。如何在既定目标与可用资源之间权衡,避免用力过猛和不切实际,无疑是一份考验。(王凤春 姚小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