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議員「赴台交流」,肆意干涉中國內政,還有臉要求中方道歉?

這兩天,「新疆棉花」無疑是刷屏了國內各大媒體和社交圈,但與此同時,中國與法國之間也發生了性質類似的外交衝突:面對法國反華學者的惡意挑釁,我駐法國大使進行了堅決回擊,結果法國媒體和諸多議員卻開始以此為由對華集體發難。

就在26日,法國外長勒德里昂終於站出來對此表態,但這種所謂「表態」卻依舊是傲慢十足:勒德里昂對中國駐法大使「拒絕道歉」表示「非常不滿」,並稱正在與中國外長王毅進行交涉。

法國議員「赴台交流」,肆意干涉中國內政,還有臉要求中方道歉?

法國人到底是因為什麼由頭突然就翻臉了?其實整個事情的起因源於3月22日:就在當天,作為歐盟三大機構之一的歐洲議會通過決議,同意以所謂「新疆人權問題」為由,對4名中國官員和機構進行制裁。面對如此毫無根據的潑髒水式的攻擊污衊,我國自然迅速做出反應,在當天就宣布對10名歐洲官員和4家機構進行制裁。

法國議員「赴台交流」,肆意干涉中國內政,還有臉要求中方道歉?

事實上,就在幾天之前,法國人還干出了一件讓中國無法接受的危險外交操作:法國議員、參議院「台灣交流和研究小組」主席李察於近期宣布要組織法國「國會訪台團」,於今年夏天前往台灣進行「考察」。

這一舉動自然立刻讓人聯想起了去年捷克議長組團訪台事件。對此,我駐法大使館立刻對此表示強烈反對,要求法國議會取消相關活動。

法國議員「赴台交流」,肆意干涉中國內政,還有臉要求中方道歉?

而法國外交部卻表示,政府不會幹預李察的相關活動,明目張胆地為反華勢力站隊撐腰。於是受到相關表態的鼓舞,一名法國反華學者邦達茲於3月19日在推特中為此叫好,並且沖中國駐法大使館說:「給你和你的妖魔們一個大大的吻。」

中國大使館隨後在使館的官方推特上貼出邦達茲的推文,回了他一句「小流氓」。

法國議員「赴台交流」,肆意干涉中國內政,還有臉要求中方道歉?

然後,法國人就徹底炸鍋了。

這些「文明、優雅」的法國媒體和政客似乎覺得,中國駐法大使的這句「小流氓」太過「粗野下賤」,是不尊重法國的「言論自由」,是「戰狼外交」和對法國學者的「侮辱」。於是連同歐洲議會的事情一起,法國外交部22日宣稱,中國駐法國大使館的言論以及針對歐洲官員、研究人員和外交官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要求召見中國大使」並要求後者對相關「攻擊法國學者」的言論做出道歉。

我們不得不問:什麼時候肆意侮辱攻擊他國也算是法國「言論自由」的一部分了?而既然你們喜歡這種「言論自由」,那中方予以還擊,這不正是在踐行法國的「言論自由」麼?怎麼這個時候法國的媒體和政客又開始大談這是對法國學者的「侮辱」了?

法國議員「赴台交流」,肆意干涉中國內政,還有臉要求中方道歉?

正如中國駐法使館所說:如果真是「戰狼」的話,那也是因為「瘋狗」太多太兇。於是也是在22日當天,我使館回應稱,因日程安排,中國駐法大使盧沙野不會前往法國外交部接受所謂「召見」,而會在23日前往法國外交部就歐盟對中國個體、實體的制裁決定等問題提出交涉。然後就輪到26日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血壓升高」了。

據知情人士描述,在23日法國外交部的那場交鋒中,中國駐法大使盧沙野雖然懂法語,但卻故意不帶任何翻譯,全程以中文同法方人員交流,而這顯然讓壓根不懂幾句漢語的法方大為惱火,「火藥味十足」是法國媒體對此最貼切的描述。

法國議員「赴台交流」,肆意干涉中國內政,還有臉要求中方道歉?

是的,中法確實是有著傳統深厚友誼的國家,尤其在這個美國人正加緊建設反華同盟的後疫情時代,中國也確實更加重視與法國的友好關係,但這並不意味著法國的政客和媒體就可以趁機肆意對中國進行攻擊謾罵甚至是粗暴干涉中國內政。

而今在美國的影響下,和很多歐洲政客一樣,一些法國政治勢力也在試圖用意識形態「教訓」中國,從而提高自己在本國所謂的「聲望」。但法國人可曾想過,若真失去中國這個朋友,屆時他們自己又該怎樣面對美國?

法國議員「赴台交流」,肆意干涉中國內政,還有臉要求中方道歉?

中國早已不是120年前的那個中國,尊重中國就是在尊重自己,這就是中國這個五千年文明之邦對法國人最後的回答。而如果法國人還是聽不懂,或者說是故意不想聽懂,那我們也只能為這個曾經誕生過拿破崙和戴高樂的國家未來的命運而哀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