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問問中國吧」通航後埃及找日本要錢,客戶們卻盯上了中歐班列

當地時間3月29日,在蘇伊士運河中擱淺近一周的重型貨輪「長賜」號終於脫困,這條世界上最重要之一的航道也逐步恢復通航。蘇伊士運河管理局主席拉比耶表示,在通航的1天內,預計將有超過100艘船先行通過運河,埃及方面努力在4天內完全解決擁堵問題。同時,埃及總統海港和蘇伊士運河事務顧問馬米什表示,埃及方面有權向擱淺貨輪的日本船東索賠。

此次蘇伊士運河的堵塞帶來的影響是全方位的,有人歡喜有人憂。值得注意的是,在運河堵塞後,中國國內的一些物流服務平台近日收到關於中歐班列的諮詢明顯增多。

「去問問中國吧」通航後埃及找日本要錢,客戶們卻盯上了中歐班列

一艘擾動全球的貨輪

據埃及方面聲稱,在通航正常的情況下,蘇伊士運河航道每日約有60艘船隻通行,最高紀錄在100艘左右。而此次航道阻塞了接近一周時間,造成的大量船隻擁堵。

按照彭博社的報道,最多的時候約有400多艘船隻擁堵。因此即使後續埃及方面讓航道進行滿負荷運作,也至少需要4天時間來處理積壓的船隻。如果保持原來的一般通行量,則需要至少1周的時間。

有業內人士表示,考慮到此前積壓的船隻數量過多,加之航路需要疏導且船隻到達的目的地可能會出現擁堵的情況。估計全球集運市場需要3-4周時間才能消化此次堵塞帶來的影響。

並且從供需關係出發,此次的航道堵塞致使市場運力減少,已經導致了海運價格上浮。但業內人士同時認為,這一影響是短期的,不至於影響太大。

埃及方面全力工作

雖然航道當前已經得到了疏通,但是造成的影響遠沒有結束。埃及方面就已經表態正在全力解決船隻積壓問題,儘快恢復通航。

拉比耶表示,由於此次堵塞導致了近400艘船隻排隊等待通過運河,因此航運壓力非常大。由於牲畜需要補給,因此運送牲畜的船只得到了優先考慮。

同時他還確認,被重新浮起的船已經被引導到其他地方進行技術檢查,在調查結果出來之前不會被允許通航。他聲稱,在運河堵塞的這幾天裡,運河管理局每天的收入損失達1200萬到1400萬美元。

同時顧問馬米什表示,埃及方面有權向當事船東索賠,船東應向埃及方面支付船舶擱淺期間發生的任何損失和牽引船舶的費用。據悉,這艘船的船東是日本正榮汽船公司。

「去問問中國吧」通航後埃及找日本要錢,客戶們卻盯上了中歐班列

中歐班列或成新贏家

在海運受阻的情況下,着急的貨主們自然就將目光投向了其他的運輸方式,陸運和空運。但由於空運的成本實在是太高,能達到海運的10倍以上,因此陸運成為了更多貨主的選擇,畢竟陸運價格只有海運的1.5倍。其中連通歐亞大陸的中歐班列就成為了許多着急貨主的不二之選。

據悉,目前正式全球集運市場的正常出貨季,蘇伊士運河每日的集裝箱貿易量能占到全球集運市場的20%。因此一些高附加值或者交貨期限相對較緊的貨物,貨主會主動選擇中歐班列來進行運送,因此這次的航道堵塞會對中歐班列產生較大幫助和刺激作用。

專家認為,此次事件一方面能夠對中歐班列起到較大的導流作用,另一方面能讓顧客更加深入了解中歐班列的運營模式,使得中歐班列在市場中占據更重要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