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达成群体免疫!美国一个地方90%人感染过新冠

对于“群体免疫”这一概念,相信大家在疫情期间都已经有所耳闻了,

简单来说就是让拥有抵抗力的个体比例变得更高,使得其他易感个体与受感染个体之间接触的可能性变得更小,

但由于要实现这一点所需的因素实在是太多,所以群体免疫的成效一直都受到各方科学家的争议,

而且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足够的科学证据能够证实这一方法的可靠性和可实践性!

但偏偏最近在美国的一个社区,还真就成功达成了群体免疫…

第一个达成群体免疫!美国一个地方90%人感染过新冠

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Lancaster县的阿米什社区,就是第一个实现了新冠病毒群体免疫的地方,

当地人是基督重洗派门诺会中的一个信徒分支,向来以拒绝汽车及电力等现代设施而闻名,

过着简朴生活的他们可以说是“与世无争”,因此在疫情爆发后也不怎么“搭理”美国政府的防疫措施——

这个北美最大的阿米什人社区,在去年新冠疫情仍在不断传播的春末就恢复了教堂服务,

根据当地医疗中心的管理者估计,自那时起社区中就有多达90%的家庭至少有一名成员感染了新冠病毒!

按照这个数据推算,这儿算是实现了美国其他社区都没有的成就——群体免疫…

第一个达成群体免疫!美国一个地方90%人感染过新冠

然而在真正实现了这样的群体免疫概念后,专家们又怀疑起了随后的相关问题——

由于这个县的人们对群体免疫的认识不足,可能会损害甚至导致之前所做的防疫措施功亏一篑!

正是因为实现了这一点,当地人对于佩戴口罩和隔离等关键措施上会变得放松,就更不用说接种疫苗了,

但他们又不可能完全不和外界的人群进行接触,这就很可能会把疫情再次蔓延开来!

这一担忧,其实就正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教授David Dowdy所说:

“之所以会如此担心,是因为完全不可能实现让所有人100%患上这种疾病!

其他普通社区中仍有很多人没有被感染,要是再出现传播的话,很有可能会爆发大规模疫情!”

第一个达成群体免疫!美国一个地方90%人感染过新冠

更关键的是,美国在新冠疫情爆发至今一年多以来,

目前已经记录了超过3000万起感染病例,死亡人数也超过了54万例!

要是再按照群体免疫的想法去采取措施的话,那可完全是伤不起啊…

第一个达成群体免疫!美国一个地方90%人感染过新冠

虽说Lancaster县阿米什社区是第一个对新冠病毒实现了群体免疫的地方,但英国才是首先提出这一决策的国家,

而鲍里斯作为第一个提出群体免疫决策的国家首相,如今却是悔不当初——

根据英媒报道,近日鲍里斯承认之前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有很多事儿可以采取不同的做法:

“我没有在第一波感染高峰之后和第二波感染高峰之前采取全国封锁政策,对此我深感遗憾…”

曾在3月23日纪念疫情封锁一周年之际于唐宁街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英国首席医疗官Chris Whitty也表示该国疫情决策经历了“糟糕的结果”,

不过首相鲍里斯再次拒绝承诺对政府去年所做决定进行公开调查,同时还宣布道:

“政府将设立一个合适的永久纪念碑,以纪念我们在疫情期间失去的亲人和历经的苦难!”

第一个达成群体免疫!美国一个地方90%人感染过新冠

其实当初最先提出群体免疫这一策略的人,是英国首席科学顾问Patrick Vallance爵士:

“大约有60%的英国人都需要感染新冠病毒,以防止其在未来更大程度的爆发!”

在那个全球都正拼命为控制病毒传播而采取各种防疫措施的紧要关头,这种“放任传染”的策略自然是引来了潮水般的质疑与批评,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鲍里斯在Patrick提出该策略的前一日就通过公开讲话表示:

“英国民众要做好‘自己挚爱的人因病早逝’的准备!”

即便当时不少专家直斥这是一场赌博,可最终英国政府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策,

到现在发现错误太过明显后,鲍里斯又把锅推到了“无症状传播”这一点上:

“也许我们做出最大的错误假设就是关于无症状传播的可能性,并且在早期确实因此实施了许多政策。

对无症状传播的种种误解导致了真正问题的出现,当时我们确实应该更努力地去弥补这些错误…”

第一个达成群体免疫!美国一个地方90%人感染过新冠

尽管无症状传播的证据直到2020年3月时才成为广泛共识,但其实从1月下旬开始就已经向政府提供了初步证据,

根据去年1月28日英国政府紧急情况科学咨询小组的会议记录显示,呈上的报告中是这么写明了的:

“尽管无症状传播的证据有限,但早期迹象已经表明确实有这种情况发生!”

当时英国公共卫生部门正在调查这种传播的流行程度,两周后就表示需要对所有旅客进行更多的检查以了解无症状感染的情况,

因此不管怎么说,鲍里斯及英国政府作出这一决策都是有失职成分的…

第一个达成群体免疫!美国一个地方90%人感染过新冠

于是如今工党认为疫情期间有许多错误决策都是鲍里斯所犯下的,并敦促再次下令对他进行调查,

英国影子卫生部长Jon Ashworth表示:“现实就是我们已经看到鲍里斯犯下的错误!

打从一开始,公共卫生就应该成为我们应对新冠疫情的工作中心,

没能提供足够的经济支持以使人们全部自我隔离,这一点就是个巨大的失败,

对养老院的保护缺乏也是疏忽大意导致的,本该由社区牵头进行联系追踪才对。

多年的资金不足和削减使我们的NHS(国民医疗服务体系)变得脆弱,在疫情爆发时没能及时给予最大化的帮助,

考虑到未来将要面对其他大流行病毒的可能性,我们必须要从这次疫情处理中汲取教训,这也意味着进行公开调查至关重要!”然而鲍里斯即便承认自己对当初做出群体免疫决策有“遗憾”,却还是拒绝了下令对政府进行公开调查,

对此,他向媒体给出的解释是这样的:

“我只能说,我们一直都是以英国人民的利益为中心,

做出的所有决定也都是为了保护公众,为了防止出现更多的死亡和痛苦,这就是我们在所有阶段试图做的努力!

“但毫无疑问的是,我们会找时间对这次疫情处理进行适当的回顾,

学习其中的经验和教训,并确保我们在将来面对其他大流行病时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