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手不敵雙拳,美媒呼籲拜登「必須努力讓俄羅斯遠離中國」

中美關係和中俄關係,是中國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如同冷戰時的「大三角」關係一樣,二十一世紀的「魏蜀吳」關係並沒有過時。在拜登政府組建所謂的「民主國家聯盟」,聯合歐洲、日本和韓國等盟友對中俄兩國發動瘋狂挑釁的敏感時刻,中俄「肩並肩」、「背靠背」,共同抗擊西方「政治病毒」。這對建立多極世界維護世界和平有重大意義。

無論是特朗普政府還是拜登政府,中國都被視為美國的最主要競爭對手。這是因為,中國GDP在2020年占到美國GDP的70%。美國GDP在120多年前就達到了世界第一,而中國GDP有望最早在2028超越美國的國家,這是美國人不能容忍的。所以拜登在當選總統的首次記者會上,稱中國要成為「世界領先、最富有、最強大的國家」,「他會想盡辦法阻止中國」。正因為如此,美國在貿易、台灣、南海等問題上對中國牽制中國,最近更是編造新疆種族滅絕的各種謊言。

拜登政府對俄羅斯同樣毫不手軟。繼利用反對派在俄國內製造動亂,企圖實行顏色革命外,拜登還公開把普京稱之為「屠夫」,指責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一個大國總統用侮辱性的詞彙攻擊另一個大國總統,這在國際關係上是很罕見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為此公開批評拜登。美俄關係同樣降到了冰點。

在一些美國人眼中,俄羅斯是「一流的軍事、二流的經濟」。儘管俄羅斯的經濟並沒有起色,但其強大的核武器和好鬥精神令西方社會深感不安。地緣政治大師基辛格曾建議特朗普政府聯合制中。他警告稱,「中俄結盟將是西方最大災難」。拜登政府上台後,美國仍有不少智庫和專家仍持同樣的觀點。有的認為,「俄羅斯和中國一旦在地緣政治壓力下成為同盟,將是西方世界的噩夢」。

3月27日,美國《國家利益》雜誌網站在「俄羅斯是個大麻煩」一文中,重談聯俄制中的老調。文章認為,「歷史最後的、也是最偉大的勝利……將是把俄羅斯融入大西洋聯盟。」

西方社會一直對俄羅斯愛恨交加,對其充滿着鬥爭、挫折、失望和夢想。由於獨特地理位置和民族特性,俄羅斯塑造地緣政治世界的能力並不新鮮。正是俄羅斯在一戰的戰敗催生了「十月革命」,產生了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克思主義。這深刻地影響着人類的20世紀。

同時,正是蘇聯紅軍在斯大林格勒城下的勝利,將德意志第三帝國送進了歷史的垃圾堆,並導致戰後歐洲的分裂,並形成長達40多年的東西方冷戰。同樣,也正是因為蘇聯的崩潰,宣告了西方的勝利,並形成美國一家獨大的世界格局。

拜登政府對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項目耿耿於懷。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歐洲訪問時,威脅對德國實施制裁。默克爾總理不會屈服於美國的壓力,這不但是因為,歐洲可以從俄羅斯獲得穩定和便宜的能源供應,更重要的是,這可以穩定歐洲和俄羅斯的關係。德國意識一個殘酷的事實,華盛頓有海洋的保護,而柏林卻沒有。俄羅斯太強大了,西方無法征服或改變它,除了和平共處沒有他路可走。

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人認為,俄羅斯是一個正在衰落的大國,這是自欺欺人。俄羅斯有廣袤的土地、豐富的資源、強大的軍工企業和深厚的文化底蘊。流淌在血液里的戰鬥民族精神,讓這個古老的民族不會屈服於任何強權。在歷史上,俄羅斯受到法國、德國、土耳其和波蘭等國的入侵。這個民族危機意識特別強,因而攻擊性也強。北約東擴和烏克蘭顏色革命,都得到了普京的強烈反擊。

好手不敵雙拳。《國家利益》援引美國外交政策專家羅伯特教授的觀點認為,美國在俄羅斯策劃推翻普京的顏色革命是「小伎倆」,不可能得逞。面對美西方的強大壓力,中國和俄羅斯正在抱團取暖。拜登政府不可能同時對付中國和俄羅斯。因此,他建議,「美國必須努力讓俄羅斯遠離中國,在保持威懾的同時改善關係」。

不過,這種挑撥中俄關係的想法是一廂情願。《今日俄羅斯》評論稱,美國妄圖把俄羅斯融入「大西洋聯盟」,就是要把其變成美國的附庸。

面對美西方霸權的強大壓力,中俄兩國政治互信「上不封頂」,兩國關係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新世紀的「魏蜀吳」時代已經來臨,中國是「百年未遇之大變局」的最大變量。我們有能力塑造更加穩定的中俄關係,服務於中華民族崛起的宏偉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