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籍世衛專家親述:武漢調查收穫多!親自髮長文 戳穿西方謠言

22日,澳大利亞籍的世衛組織調查工作組專家多米尼克·德懷爾,在該國官方媒體澳大利亞廣播電台網站發表文章,清晰的講述了他近期在中國武漢的調查工作。

這位澳大利亞的醫學專家的文章,證實了世衛調查組完成了所有想要進行的工作環節,戳穿了西方一些抹黑造謠的人的陰謀。

德懷爾醫生是世界衛生組織(WHO)武漢調查工作組的澳大利亞代表。他日常工作職位是新南威爾士州健康病理學、韋斯特米德醫院和悉尼大學公共健康病理學科的主任。

他寫道:「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剛從中國回來,現在正在悉尼接受酒店隔離。在武漢,我是國際世界衛生組織關於SARS-CoV-2病毒起源調查的澳大利亞代表。」

他指出,關於調查新冠病毒病毒起源的任務所涉及的複雜政治因素,人們已經談了很多。

德懷爾醫生就此做出回應,羅列了調查組實現了的大量工作:作為任務的一部分,調查組見到了第一例新冠病毒確診病人,他已經康復。他被確診的時間是2019年12月8日。

調查組見到了一位死於新冠病毒的醫生的丈夫,他家裡有一個年幼的孩子。調查組會見了在新冠醫院治療新冠肺炎早期患者的醫生,了解了他們和他們的同事的遭遇。

德懷爾指出,調查組人員在調查中目睹了新冠病毒對許多個人和社區的影響,許多人在疫情早期受到影響,當時各國都對這一病毒本身、傳播、如何治療或其後續影響知之甚少。

德懷爾證實,在世界衛生組織駐中國使團訪問的四周期間,調查組與中國同行進行了交談,包括大批科學家、流行病學家和醫生。他說,調查組每天和中國同行開會長達15個小時,大家互相不僅是同事,甚至可以說是朋友。

他指出,這讓調查組和中國同行能夠以一種並非網絡通信的接觸方式,建立起尊重和信任。

世衛調查組的調查得出結論,病毒很可能來自動物。它可能在一個未知的地點,通過一種未知的中間動物,從動物傳染給人類。這種「人畜共患」疾病以前也曾引發過疫情,但調查組仍在努力確認導致新冠疫情的具體事件鏈。

德懷爾指出,截至目前,湖北省蝙蝠和中國全國野生動物採樣未發現SARS-CoV-2病毒。

調查組參觀了現在已經關閉的華南市場,在疫情初期這裡被認為是病毒的源頭。有證據表明,一些家養或野生動物存在易受SARS-CoV-2感染的問題。然而,在華南市場緊急關閉後,那裡沒有一種動物產品檢測出SARS-CoV-2陽性結果。

調查組還確認,首批174例早期的新冠病毒病例患者,並非都去過這一市場,包括2019年12月確診的最早發病男子。

調查組的結論是,來自市場的幾個病例的病毒序列是相同的,表明存在傳播事件。然而,在其他病毒序列中存在一些差異,這意味着存在其他未知、或未採樣的傳播鏈。因此,華南市場只是一個擴大傳播的場所,而不一定是真正的源頭。

德懷爾指出,調查組還得去其他地方尋找病毒來源。

澳洲籍世衛專家親述:武漢調查收穫多!親自髮長文,戳穿西方謠言

德懷爾特別談到了「冷鏈」傳播病毒的問題。病毒可能通過食物的種植、捕捉、加工、運輸、冷藏或冷凍,從其他地方傳到海鮮等產品出售的市場。但究竟冷鏈在多大程度上促進了新冠病毒的傳播?調查組現在的結論是,還不知道答案。

但德懷爾指出,調查組相信,各種證據可能表明了新冠病毒是可以通過受感染者、或受污染的動物產品、或「冷鏈」產品傳播的。

他還寫道,調查組研究的最具政治敏感性的問題,是關於「病毒是否從實驗室逃逸」的話題。調查組的結論是,這一構想「是極不可能的」。調查組參觀了當地的病毒學研究所,結論為這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研究機構,看起來運行良好,所方充分考慮了工作人員的健康。調查組採訪了這一研究所的科學家,獲知科學家的血液樣本被經常性地採集和儲存,以檢測他們是否有被任何病毒感染的跡象。最終並沒有發現任何研究人員有新冠病毒抗體的證據。調查組看了他們的生物安全審計結果,沒有證據顯示有異常。

澳洲籍世衛專家親述:武漢調查收穫多!親自髮長文,戳穿西方謠言

調查組還對該所正在研究的、最接近SARS-CoV-2的一種病毒——RaTG13病毒進行了了解。這種病毒是在中國南方的一個洞穴中發現的,七年前出現礦工死於該病毒的案例。但這裡的研究人員得到的只是「洞穴病毒」的基因序列,並沒能進行培養,而病毒逃離實驗室的可能性極低,因此世衛調查組得出結論,「病毒逃離研究所」的說法,可能性極小。

德懷爾寫道,調查組是世界衛生組織和中國衛生健康委員會的聯合團隊,共有17名中國專家,10名國際專家,外加7名來自各個機構的專家和支持人員。團隊中的臨床流行病學小組查看了中國200多家機構的7.6萬例疑似新冠病毒病例的記錄,包括流感類疾病、肺炎和其他呼吸道疾病。

他們發現,在第一例新冠病例出現之前,2019年下半年武漢並未出現疫情大規模傳播的明確證據。

德懷爾此後闡述了世衛調查組的未來工作內容。他指出,調查組剛剛完成的實地調查工作只是第一階段而已。調查組將在未來幾周內發布官方報告。調查人員還將進一步尋找數據,調查是否有病毒在2019年早些時候在歐洲傳播的證據。

此外,調查人員將繼續對該地區的野生動物和其他動物進行檢測,以尋找病毒的跡象。調查組還將總結經驗,以改進下一次疫情的相關調查的具體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