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則兩利,斗則俱傷」!為什麼說中美不會走向全面對抗?

中美關係的惡化原因有很多,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國際力量的此消彼長。特別是我國改革開放這40年的高速發展,可以說,我們國家的世界影響力大幅度地提升。而且這種發展變化的深度和速度,都超出了美國戰略家的心理預期。

「合則兩利,斗則俱傷」!為什麼說中美不會走向全面對抗?

所以我們就看到一些美國的政客,出於冷戰思維的慣性,或者是國內選舉政治的需要,就將咱們國家定為他們的戰略競爭對手,而且不遺餘力地實施戰略擠壓和戰略遏制,挑起貿易戰、科技戰,而且在政治上,公開質疑中國體制,在軍事上,深化針對我國的部署,還拉幫結派,搞起什麼所謂的「亞洲北約」,企圖構建一個反華聯盟。

個人認為,總體上來看,中美關係主要的問題,集中在三個方面。

第一類,就是台灣、西藏問題。

這些其實大家都非常明白,都是老問題了。美國的一些政客,就是想利用這些問題來挑起矛盾,來干擾我國的發展,你比如說像2020年美國的軍艦就先後13次穿行我們的台灣海峽,可以說,近乎一種瘋狂的狀態。

拜登上台以後也好不到哪兒去,上台僅僅三天,就派出了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進入我們的南海來訓練,兩天後空軍的一架U-2S高空偵察機,進台灣以東的空域,進入南海來偵察。2月4日,拜登一邊在發布他的首場外交報告,嘴裡高喊着奉行一個中國的原則,一邊派出麥凱恩號導彈驅逐艦,由北向南穿行台灣海峽。特別張狂的是,2月5日,還擅自闖入了我國的西沙領海。

第二類問題,可以說是一些新問題。

具體包括地區領導權的競爭。我國的軍事現代化,對美國冷戰時期構建的所謂的第一、第二島鏈的壓力;我國的科技現代化,導致雙方在太空、電子、網絡這些無形空間的競爭。另外,像我國的產業的升級,人民幣的國際化,都有可能會帶來新的貿易摩擦。

第三類問題,就是一些潛在性的問題。

你比如像第三方的國家或地區,利用中美矛盾來挑起事端,像澳大利亞在印太這種張狂的表現,猛刷存在感,英國重返印太,這些都屬於這個類型。

「合則兩利,斗則俱傷」!為什麼說中美不會走向全面對抗?

目前流行的一些話語,包括修昔底德陷阱、脫鈎論、新冷戰,都是不太看好中美關係前景的一個表現。不過,個人倒是認為,這些論調更多的是結果導向而不是過程導向,就是目前的總體情況來看,未來中美關係應該有兩個基本點是可以明確的,我們應該去把握它,一個就是中美關係是「合則兩利,斗則俱傷」,這個結論是不會改變的。

「合則兩利,斗則俱傷」這句話說起來簡單,實際上,它是中美關係發展史上,得出的一條非常重要的經驗教訓,過去是這樣,未來也應該不會改變,中國清楚,美國政府也應該明白這句話。

第二點可以確定,就是競爭將是未來中美關係的主基調。隨着我國在國際舞台上扮演的全球角色越來越多,我們在全球的影響力不斷增強,客觀上來說,我國和美國的衝突和碰撞可以說是不可避免的,在可以預見的將來,中美兩國誰都不可能去退出國際事務。

「合則兩利,斗則俱傷」!為什麼說中美不會走向全面對抗?

那麼面對這種狀況,面對這兩個基本點,我們應該怎麼辦?又有哪些對策呢?至少有兩條。

首先,我們要認清大國競爭這種長期性,這種競爭它不僅會圍繞軍事實力、經濟實力等傳統的硬實力這些領域去展開,而且它將會圍繞像價值觀、社會制度、社會文化這些軟實力全面展開。而從目前的整體發展水平和綜合實力來看,我們國家與美國和歐洲這些強國相比,說句實在話,我們還是有一些差距的,所以我們還需要做好應對這種競爭艱巨性的充分準備。

第二點,就是我們要在中美共同關心的共同利益的前景領域,開展務實的合作,比如說共同協商,應對氣候變化、疫情防控、網絡安全等,全球性這些挑戰,也可以在朝鮮核問題、伊朗核問題這些地區問題上加強溝通,甚至可以開展雙方軍隊的交流、能源的開發,這些領域的務實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