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就是沒有,美國三大州長集體「翻車」

美國官場的「勾心鬥角」

在疫情面前,美國交了一份空白試卷後,造成50多萬人死亡,整個社會的秩序和經濟都面臨前所未有的打擊。可那些政府高官非但沒有反省,又在災難面前接連翻車,其中就包括德克薩斯州州長阿伯特、紐約州州長科莫,以及加州州長紐森。

看不見就是沒有,美國三大州長集體」翻車「

阿伯特在冬季風暴面前推卸責任,科莫在疫情面前瞞報,以及紐森違反規定防疫規定並且抗疫不力。都引發了民眾的憤怒,以及抗議,雖說美國倡導「言論自由」,時不時就會有大批人街頭抗議,但這也與政府官員在處理事情的消極態度有關。直言事情沒有引起大規模的抗議,他們就會刻意選擇忽略,可不是所有事都能當做看不到的。

看不見就是沒有,美國三大州長集體」翻車「

作為「兩黨制衡」下的美國,從特朗普上台到現在,黨派之爭已經從暗地裡勾心鬥角,到如今擺到明面上,雖然這其中也不乏政治正確等因素,但隨着雙方矛盾越來越大,對待事情的解決方法也慢慢走向極端化。

看不見就是沒有,美國三大州長集體」翻車「看不見就是沒有,美國三大州長集體」翻車「

美國政府的更「政治化」

正如特朗普去年在疫情面前的態度一樣,除了極力宣揚「讓美國更偉大」之外,卻沒有真正防控疫情的方法,以至於讓美國在死亡和感染率上位居世界第一。它不僅源自於特朗普團隊對「能控制住疫情」的自信,也是去年美國政府刻意忽視疫情危害,才使得病毒在放任下肆意生長。

看不見就是沒有,美國三大州長集體」翻車「

除此之外,還有黑人「弗洛伊德之死」所導致的大規模動亂事件,也都只是讓警察出現武力鎮壓,而特朗普口中的「種族平等」卻並沒有政策實行。貫穿美國二百多年歷史的種族歧視問題,在近兩年,將美國從所謂「最安全的國家」的位置上拉了下來。

看不見就是沒有,美國三大州長集體」翻車「

而在這樣多災多難的時期里,當時的美國政府正在做什麼呢?特朗普正忙着科技制裁,通過芯片封鎖等手段打壓中國企業;以及奔走各州進行演講,為自己的連任做拉票。「美國總統」這個位置,已經不再是為美國民眾謀求福利的象徵,而特朗普口中所謂的「偉大美國」和對競爭對手的抹黑,都已經成為他坐穩總統位置的手段。

看不見就是沒有,美國三大州長集體」翻車「

美國網絡那麼發達,那些官員真的看不見國家真實的情況嗎?其實事實應該是他們不願意花大量精力在民眾身上,相比之下,更傾向對權利的追捧。這也是為什麼德克薩斯州在冬季風暴面前不堪一擊,紐約州會出現隱瞞疫情實況的醜聞和加州民眾的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