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效仿韓國 創造歷史「碰瓷」中國,無知言論背後是心懷不軌

2014年,「梟雄」埃爾多安登上了土耳其總統的寶座。埃爾多安一心想重振當年奧斯曼帝國的雄風,對內推行泛突厥民族主義,對外則剿滅威脅國家安全的庫爾德黨人,實行強硬外交政策。

而在國內歷史教育上,土耳其官方則 效仿韓印兩國,開啟了歷史創造之路,

來迎合國內泛突厥主義的民族自豪感。尤其是土耳其教科書中對漢匈戰爭的描述,對比」宇宙大國「韓國也是可以一較高下。

土耳其效仿韓國,創造歷史「碰瓷」中國,無知言論背後是心懷不軌

在2018年的6月27日的土耳其建軍節上,他們表示土耳其陸軍是匈奴的冒頓單于在秦代開創,土耳其民族主義者甚至在社交媒體上聲稱是在他們先祖的逼迫下,中國統治者才修築了長城。

這種無知言論自然經不起歷史學界的推敲,完全是一種「碰瓷」行為,然而土耳其高層就利用這種愚蠢言論,達到激起國內民粹思想,從而轉移國內矛盾的目的。

一 、土耳其人的起源

土耳其官方之所以能 在祖先問題上張口就來,

主要原因還是在於歷史學界對於土耳其人的起源並沒有一個確切的概念。

由於伊斯蘭教眾及遊牧種群 不善治史

的民族特性,因此無論東方還是西方史學界,都缺少關於土耳其及中東地區的歷史文獻,再加上後人對歷史事件的描述相互牴觸,因而要做一個比較權威性的記述很困難。

另外, 當代土耳其人對自身起源的誇大虛構

也對該問題的探討造成了極大的困擾。可以說土耳其民族的起源歷史,是糅合了 宗教典籍、當地流傳甚久的神話傳說

以及當代土耳其史學界的杜撰臆測的混合體。

而現在學界普遍接受的觀點是,土耳其人起源於定居在 中亞地區一個突厥遊牧部落

。13世紀中葉,強大的蒙古帝國大舉西征,蒙古鐵騎所到之處所向披靡。

為了擺脫被滅族的命運,該部落在首領蘇萊曼的帶領下,舉族遷往兩河流域,隨後數十年內,這支突厥人擊敗了位於安卡拉半島的阿拉伯人,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國家,也就是早期奧斯曼帝國的雛形。

在奧斯曼早期國家建立近百年後,大約在14世紀末, 奧斯曼人開始關注自身國家的起源問題,

境內湧現出了一批敘述奧斯曼早期歷史的詩歌作品。

到了15世紀下半葉,奧斯曼帝國官方認可奧斯曼人起源於烏古思汗的說法, 認為奧斯曼君主乃是烏古思汗後裔。

到了二十世紀,國際歷史學界開始對奧斯曼早期國家問題進行系統化的研究。1916年,美國史學界提出 奧斯曼人是一個由皈依伊斯蘭教的希臘人、生活在巴爾幹地區的斯拉夫人以及土耳其人混合而成的種族,

繼承了東羅馬帝國的行政體系從而形成的一個新國家。

也就說,當代土耳其人的主要組成部分是 偏南歐及西亞地區的原住民

,而不是土耳其對外宣傳機器中所謂的突厥人。

土耳其效仿韓國,創造歷史「碰瓷」中國,無知言論背後是心懷不軌

各方史學界對土耳其的起源持有不同觀點,而這也給土耳其官方「創造歷史」提供了完美的先決條件。

只要是在歷史上占據一席之地的遊牧民族,除了蒙古以外,什麼匈奴、東胡、鮮卑、突厥,甚至生活在西域地區的粟特人, 這些在歷史上曇花一些的遊牧民族都成為了土耳其當局口中的土耳其人先祖。

事實上,土耳其所說的突厥人先祖,據史料記載,東突厥在公元745年在唐朝和回鶻的夾攻下滅亡,大部分突厥人被併入唐朝, 經過數百年的漢化已經和中原百姓融為一體,

再也看不到野蠻遊牧人的影子。

而其餘逃亡西亞及中亞的突厥人,要麼在蒙古西征中傷亡殆盡,要麼融入到其他國家之中, 當代土耳其人的突厥血統早已在歷史的洪流中殆盡。

二 、混亂的土耳其民族認同

不過諷刺的是,在當代被土耳其人吹捧的 突厥人及泛突厥主義

,卻在他們那個引以為傲的奧斯曼帝國時期被官方認定為 粗野無知的農民或遊牧人

,甚至被奧斯曼當局認定為 一個輕侮他人的惡稱。

在當時,如果一個土耳其人嘴裡嘮叨着「突厥·卡發」,就像是英語裡罵人是「木頭人」一樣。這種侮辱人的程度,遠超中國古代漢民口中所謂的戎狄蠻夷。

至於奧斯曼人對突厥歷史的描述,則完全與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著述相同。

這三種宗教都產生於西亞地區,而以猶太教出現的時間為最早,故伊斯蘭教的教義深受猶太教與基督教以及希臘、羅馬、波斯文化的影響。

在三大宗教的典籍記載中, 突厥被視作挪亞之子雅弗的後裔,而他們被視作毫無信仰,只知道掠奪的野蠻人,直到烏古思汗皈依宗教之後,突厥人在古老的典籍中形象才有所改觀。

從上文的敘述中,我們可以了解到土耳其人混亂的民族認同觀, 缺少治史概念的土耳其人對自己的起源產生了混淆,

這也導致土耳其一直沒有建立起一個完整的民族國家,所謂的奧斯曼帝國也不過是通過武力壓迫建立起的 多民族鬆散帝國

,在中央控制力下滑之後,奧斯曼帝國很快分崩離析,一戰時期更是昏招迭出,險些遭到戰勝國集團瓜分。

三、 土耳其民族主義及泛突厥主義的重新崛起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昏聵無能的奧斯曼帝國蘇丹已經無力再統治這個破敗的帝國。 土耳其國父凱末爾正式登上了歷史舞台,

凱末爾早年目睹了奧斯曼帝國在希臘人、阿拉伯人、庫爾德人等的民族主義攻擊下瓦解的過程。

他認為,對土耳其而言,為了不能重蹈奧斯曼帝國覆轍, 土耳其必須要建立一個統一的單民族主義國家。

於是土耳其國父凱末爾借鑑歐洲資產階級革命思想,在世俗主義和民族主義的基礎上形成了對土耳其內外政策的認識,並在領導的土耳其民族解放鬥爭及後來的執政生涯中踐行着所謂的凱末爾主義。

在對內政策上,凱末爾則確立了 土耳其世俗國家的性質

,將土耳其從一個多民族國家變成所謂的 大土耳其民族主義

,使國家的主導思想從泛突厥主義縮小為土耳其主義,並鎮壓國內如火如荼的庫爾德解放運動,並實施嚴厲的宗教政策。

在對外政策上,為了避免與當世超級大國蘇聯發生直接衝突, 凱末爾當局對泛突厥主義思想的擁護者進行限制、審查。

雖然凱末爾當局否認泛突厥主義的民族觀和國家觀,但是土耳其當局對泛突厥主義的打擊並不徹底,土耳其當局認為 泛突厥主義可以成為政府對外政策中的利用工具

於是並未完全查封關於泛突厥主義的思想書籍,甚至 吸納部分泛突厥主義政治人物進入土耳其內閣

。而這也為泛突厥主義在土耳其的後續發展埋下了基礎。

到了二戰結束,德國戰敗之後,土耳其政府為了博得莫斯科方面的好感, 開始打擊泛突厥政治勢力,逮捕了一些傳播泛突厥主義思想的政治人物。

但是,這一趨勢並未持續很久,隨着1947年杜魯門主義出台,冷戰正式拉開帷幕。土耳其選擇投靠美國一方,泛突厥主義在土耳其又蛻變成了反蘇反共的意識形態工具。

在泛突厥主義思想的傳播下, 上世紀70年代,土耳其境內興起了所謂的「突厥-伊斯蘭統一」的歪理邪說。

1980年7月,土耳其學者亞茲干創辦了臭名昭著的突厥世界研究基金會。該基金會的宗旨乃是 實現突厥世界的文化統一,甚至將魔掌伸向了中國西北邊疆,多次唆使盤踞在新疆邊境的暴恐組織進行分裂活動。

雖然土耳其當局有人意識到泛突厥主義的危害性,並試圖投靠歐盟,希望能通過歐盟協助將已經走着歪路的土耳其帶到正確的途徑上,然而高傲的歐洲人並不認可土耳其是真正的歐洲成員國。

加上土耳其與希臘的關係一直很緊張,歐洲和北約並不願意將大量精力投入到土耳其身上,這令部分土耳其人對歐洲喪失信心, 無意間又促使了泛突厥主義思想在土耳其境內的擴散。

土耳其效仿韓國,創造歷史「碰瓷」中國,無知言論背後是心懷不軌

而在埃爾多安上台之後,為了轉移國內經濟矛盾,埃爾多安打起了泛突厥主義的大旗,鞏固了土耳其的對外政策。

泛突厥主義成為土耳其境內極端民族主義的優質替代品, 而土耳其也時常被宣傳為突厥語國家和地區追求世俗的西方化的榜樣

顯然,為實現突厥語民族之間更大程度的一體化,土耳其當局要讓泛突厥主義克服曾經的負面形象,避免世人將泛突厥主義視為土耳其當局實現政治野心的工具。

土耳其效仿韓國,創造歷史「碰瓷」中國,無知言論背後是心懷不軌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埃爾多安並沒有大張旗鼓地表達大突厥主義的思想,沒有使用傳統的軍事滲透手段, 反而在語言、文化和人權上大做文章。

四、 土耳其政府的瘋狂

為了能夠滿足國內日益高漲的泛突厥主義,土耳其當局無視歷史事實,硬要插手中國新疆問題以及中東問題,試圖恢復當年那個橫跨三洲不可一世的奧斯曼帝國。

在當下疫情肆虐的大環境下,土耳其政府不思如何保護國民,挽救被疫情破壞的經濟,反而頻頻在中東地區展現自己的肌肉力量,並唆使國內泛突厥主義支持者上街遊行,抗議聯合國安理會以及五常對土耳其政府隨意入侵他國領土的譴責。

唆使網絡暴民和一些不諳世事的足球運動員在社交媒體上對中國的對疆政策大放厥詞,擊落俄羅斯的戰鬥機以及攻擊駐紮在敘利亞的俄羅斯維護部隊。

土耳其效仿韓國,創造歷史「碰瓷」中國,無知言論背後是心懷不軌

對傳統盟友美國更是冷淡至極,一時間土耳其好似成了當世第一超級大國,橫掃美俄,威震西歐,頗有那個非洲第一強國岡比亞不自量力的風采。

創造歷史,滿足民族虛榮心,土耳其政府的瘋狂還能持續多久,在這個大變革的時代,埃爾多安極有可能依靠一己之力毀掉凱末爾改革的所有成果,土耳其全國被安卡拉當局綁在了民粹主義的戰車上,這給本來就不太平的巴爾幹和中東地區又憑空增添了一個威力巨大的火藥桶。

結語

所謂中國北方遊牧民族是土耳其人的祖先, 無非是土耳其當局為了滿足國內泛突厥主義支持者虛榮心的虛假歷史。

泛突厥主義可以說已經成為了當代土耳其政府的治國綱領,旨在實現全球所有突厥語系種群的合而為一。

在經歷了政治化,本土化之後,再經過土耳其當局的精心包裝,泛突厥主義已經從原本對抗蘇俄的意識形態工具變成了如今 看似人畜無害的政治文化工具,

在世界所有突厥語系地區扮演重要的角色。

泛突厥主義在新千年的崛起,標誌着土耳其當局所謂「天下布武」的決心, 土耳其當局甚至提出了所謂的建立跨越全亞洲的土耳其斯坦的驚人口號。

如此赤裸裸地挑釁自然引起了處於這一地帶其他國家的不適。但是我們不能把跳樑小丑的言論當做兒戲,我們反而要 警惕泛突厥主義對我們的滲透

,不要因土耳其當局歷史發明家的身份而惱怒, 所有的謊言,都是為不懷好意的目的做鋪墊,是不良政客卑劣的洗腦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