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博物馆展出一组晚清彩照,格格妆容太辣眼,和电视剧是两个样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庄子·知北游》

庄子说上古有一种神树名叫“大椿”,人类的8千年,对它而言只是一个春季或秋季。人世光阴短暂,不要说八千年,短短百年就可以让世事翻转、彻底变样。就像一百多年前,中国还积贫积弱,遭到轻视,而眼下之中国已今非昔比,文字和图像共同记录了这种历史变化

法国博物馆展出一组晚清彩照,格格妆容太辣眼,和电视剧是两个样

在照相技术出现前,记述历史以文字、画像为主,但有了照相技术,百年人事沧桑变幻都能以最真实的模样展现在后人面前。法国知名的Albert Kahn博物馆便收录了“彩色记录中国第一人”、同时也是“彩色记录世界第一人”阿尔伯特·卡恩团队拍摄的大批晚清中国彩照。

法国博物馆展出一组晚清彩照,格格妆容太辣眼,和电视剧是两个样

我们印象中晚清时期的老照片总是黑白的,一看就有种“灰蒙蒙”感觉。为什么一个外国摄影师会对用彩色记录中国感兴趣?要知道当时大部分中国人自己还没条件培养这种留存瞬间的爱好呢。

法国博物馆展出一组晚清彩照,格格妆容太辣眼,和电视剧是两个样

阿尔伯特·卡恩出生于1860年,他既是银行家,也是慈善家。卡恩10岁那年,普法战争爆发,战争为法国带来灾难,拿破仑三世被俘,法兰西失去尊严

法国博物馆展出一组晚清彩照,格格妆容太辣眼,和电视剧是两个样

这段童年经历导致卡恩成了一个极度渴望和平、致力于寻求和平的人,他30多岁就奋斗成百万富翁,但他没把这些钱花在享乐上。他在做慈善的同时,提出了一种设想:让更多的人去游历世界各地,增加不同国家之间人与人的了解,这样就能达到世界和平

法国博物馆展出一组晚清彩照,格格妆容太辣眼,和电视剧是两个样

虽然这个想法很天真,但卡恩为此策划的“全球旅行”,却意外促成了一大批百年前世界各国彩照留存。没错,“走到哪拍到哪”虽然是现代更流行的事情,但百年前就已经有人这么干了,尤其卡恩还了解到,当时新发明出来的“玻璃干板彩色正片”可以让拍摄彩照更方便。

1908年11月,卡恩的摄影团队从法国出发了,次年年初,卡恩来到中国,这时候中国历史处于一个即将酝酿巨变的时期,末代皇帝溥仪登基了,清朝快灭亡了,但人们生活还没有改善。

法国博物馆展出一组晚清彩照,格格妆容太辣眼,和电视剧是两个样

卡恩团队拍摄了中国土地上最早的彩色照片

法国博物馆展出一组晚清彩照,格格妆容太辣眼,和电视剧是两个样

卡恩还把家产拿出来买了大量摄影材料,雇佣几十个摄影师,让他们走遍世界各个国家,尽情拍摄。团队的拍摄活动一直到1931年才因为资金问题停止,但这段时间,团队已经走了50多个国家,拍摄出7万2千多张彩色照片,留下100小时17万米的黑白与彩色电影胶片。

卡恩将自己的摄影项目命名为“地球档案”,不止中国,很多国家最早的彩色影像也出自卡恩团队,历史价值无可取代。一百多年前中国是什么样子的?每个人看完都有自己的感受。

法国博物馆展出一组晚清彩照,格格妆容太辣眼,和电视剧是两个样

上世纪初的长城、北京街头景象、北京附近地区的村民、路边摆摊卖字画的小贩、裹小脚的女人、沈阳奉天城街景、沈阳乡间路上卖糕点为生的老人、山东曲阜孔庙留辫子的男人……

法国博物馆展出一组晚清彩照,格格妆容太辣眼,和电视剧是两个样

最让人感到讶异的莫过于这张晚清格格彩照,当时拍照对国人而言还算新鲜事,但也有贵族赶潮流(慈禧就拍过不少),为了拍照她们总是竭尽全力整理好妆容,但这效果实在有些辣眼,和电视剧里那些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清代美人完全不一样。

法国博物馆展出一组晚清彩照,格格妆容太辣眼,和电视剧是两个样

 

百年前没有PS技术,这些彩照都是非常真实的记录。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那个年代贵族与平民生活是截然不同的,平民穿着朴素,毫无装扮修饰,格格贵妇却可以先施粉黛再悠闲地拿个扇子拍照。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如果没有推翻封建王朝,难以想象我们现在生活是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