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拜年,这是唱的哪一出?

过年这几天,拜登在中国媒体出镜率可不低。

先是除夕中美通话,之后有他和第一夫人一起拜年,祝愿过农历牛年新年的人快乐,说签署行政命令,谴责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和仇外情绪,指示联邦政府推动种族公平。

拜登拜年,这是唱的哪一出?

拜登夫妇祝福对象是庆祝农历新年的人,不是给中国人拜年,和一些其他国家元首,很明确用不太标准的中文说新年快乐,两回事。

庆祝农历年的有美国亚裔,还有中国、越南等亚洲国家,拜登和之前的奥巴马一样,是向美国内外非常大的一个族群发出问候。

这是拜登就职工作重点之一,推动种族平等、弥合社会撕裂,争取亚裔选民支持。

拜登拜年有善意、温暖的一面,但更多是出于习惯和上任工作的需要。

更需要留意的是他对中国具体会做些什么。

本质上,他上任不到3个礼拜,三航母出现在亚太海域,以及对中国的“最激烈竞争者”的定位,后续的一系列言行,比这个牛年拜年更值得关注。

拜登拜年,这是唱的哪一出?

拜登能不能为中美关系“牛”转乾坤?

在他上任的第一年非常关键,今年是基辛格首次访华和中美“乒乓外交”50周年

如果是特朗普在任,相信这些都不会在他纪念范围内。

拜登任上会有些什么考虑和动作,这50年回顾其实是现成的契机。

拜登拜年,这是唱的哪一出?

简单回看中美,1979年建交的战略共识是应对苏联。

随着苏联解体,美国站在全球霸权的制高点,对中国采取的是和平演变,本质上仍然是冷战意识形态斗争。

拜登拜年,这是唱的哪一出?

但是,和平演变已经走入死胡同,这其实解释了拜登把今天的中国定义为“最重要战略对手”。

有网友问,激烈竞争和冲突的边界在哪里,有什么区别?

竞争者,这个定义本身就说明,中美已经在一个赛道上,否则在美国眼里,中国只不过是一个迟早被和平演变、被颜色革命的对象,不配和美国竞争

今天,就算美国不接受,不承认中国崛起,也已经不再具有把中国打回解放前的能力了。

不管是凭美国一己之力打压,还是拉盟友围殴。

拜登一任4年,这4年会决定未来几十年中美走向。

4年太久,只争朝夕,要尽快调适。

关于中美两国关系的叙事,熟悉的比如“修昔底德陷阱”,新兴大国与守成大国的关系,到底算不算中美关系的本质?

其实,中国在历史上辉煌过,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再次伟大。

“新兴大国”一词用在古老的中国身上,总觉得没有反应这个国家在历史上曾有的地位。

拉长历史看的话,“守成大国”更像是指有几千年文明的中国;美国短短几百年历史,应该是“新兴大国”才对。

双方换一个位置,更符合实情。

但是,掉进新兴、守成这种叙事,无形之中让这对关系充满“攻防”的味道。

拜登拜年,这是唱的哪一出?

其实,中美关系更本质的是,意识形态不同的社会主义大国和资本主义大国的关系、一个民族国家和一个移民国家怎么相处

美国人需要接受的是,当今国际关系当中,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并非天然对立。

太平洋足够宽广,容得下中美,就是这个意思。

如果拿意识形态说事,中东一大片国家和美国差别更大,都要被一个一个改造么?

奥巴马尝试过了,行不通。

中美也一样,国情不同而已,制度高下优劣,轮不到美国评判。

所以,中美其实需要某种程度的“二次建交”,是在中国实力今非昔比基础上的双边关系调适。

这一切的背后,都是中国综合实力全方位跃升打底。

发展才是硬道理

对这句话,突然有了一层新的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