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外籍同事聚餐,印度同事一肚子“委屈”,我差点变成“韩国人”

昨天是大年初三,早上领导电话给我,让我下午抽时间与留在中国过年的韩国及印度同事一起吃个饭,让他们感受到公司对他们重视和尊重。虽然我和他们关系一般,但老大说话了,我也不好驳面子,就硬着头皮答应了。

我在微信群里和他们两个联系了一下,假装客气地问他们想吃什么?印度同事阿明说都可以,韩国同事尹先生说:天气太冷,吃火锅吧,铜火锅,羊蝎子!

与外籍同事聚餐,印度同事一肚子“委屈”,我差点变成“韩国人”

下午4点我们约在了本地最大的东来顺火锅店,大家都如期而至,一起进入了包房。刚开始大家还有些拘束,随着几杯清酒、葡萄酒下肚后,大家都放开了,话也多了起来。我也想找机会问问他们对中国及中国人的印象。

印度同事阿明先打开了话匣子,他显得非常的不满和委屈,直言:在中国人眼中,印度人就是个“玩笑”,中国人从来都是以“调侃”的语气来谈论印度,从来不会正视印度,从来不尊重印度,甚至从来不把印度这个大国当做“对手”。说完,阿明喝了一大口葡萄酒,愤愤地说:就比如今天的聚餐,就没有考虑印度人的习惯,我们是用手吃饭的,你请我吃火锅,什么意思?故意让我难堪?侮辱我吗?

与外籍同事聚餐,印度同事一肚子“委屈”,我差点变成“韩国人”

我愣了一下,马上向他解释:吃火锅是韩国同事尹先生提出的,不是我的建议。另外,我的确考虑不周,抱歉!我看向尹先生,他也赶忙道歉,但什么目光相对的时候,两个人都大笑起来,阿明气晕了。

另外,印度的国庆阅兵是非常严肃的事,却成为中国人茶余饭后的“笑料”,这也是对印度彻底的侮辱和不尊重。

与外籍同事聚餐,印度同事一肚子“委屈”,我差点变成“韩国人”

印度杂耍是的阅兵

听了阿明的话,回想起印度的阅兵,我和尹先生再次发出不地道的笑声。阿明有点生气了,明确告诉我:他特别不喜欢中国,在这就是为了赚钱。

接着我又问尹先生同样的问题,他喝了一口清酒,打开了话匣子。他首先问我:春节究竟是韩国的春节还是中国的春节?听了这话,我有点晕,没明白他的意思?他盯着我,认真地说:春节应该是韩国的,就如同端午节已经被韩国成功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春节,韩国也正在积极地申请,成功后中国人就要过“韩国春节”了。

与外籍同事聚餐,印度同事一肚子“委屈”,我差点变成“韩国人”

中国的端午节“没了”

与外籍同事聚餐,印度同事一肚子“委屈”,我差点变成“韩国人”

韩国对春节也下手了

听了这些话,我感到异常的可笑,我问尹先生:韩国才多少年历史啊?而且千百年来一直是中国的附属国,春节怎么就是韩国的了呢?

尹先生笑了笑,拍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有时间,你少刷刷手机,多看点书,韩国的祖先几乎在中国发展的各个领域都充当了领导者。据史料考证,韩国是“神农氏”的后裔,中国的中医是由韩医演变过来的。

与外籍同事聚餐,印度同事一肚子“委屈”,我差点变成“韩国人”

儒家的创始人孔子也是韩国人。

与外籍同事聚餐,印度同事一肚子“委屈”,我差点变成“韩国人”

包括活字印刷术、孙中山、孙悟空等等,根据韩国历史学家的论证,他们都是韩国人。

与外籍同事聚餐,印度同事一肚子“委屈”,我差点变成“韩国人”

我听不下去了,不礼貌地打断了他的话,质问道:在韩国的眼中,是否全世界好的东西都是韩国的呢?尹先生笑了笑,说道:是韩国的,韩国绝对不放弃,不是韩国的,韩国也不要。在中国,中医与西医谁更权威呢?中国人有病是先看中医,还是先看西医呢?如果中医在中国地位很高,为什么中国人很少信中医呢?而在韩国,韩医的地位不可动摇,非常的神圣,这就是区别。

另外,尹先生说:李先生(我),你的姓氏李,大概率是韩国人的后裔,请您回去查一下,可能我们会是同胞啊!我当时就有点头晕。

饭后回家的路上,我梳理了一下今天的内容,中国人令印度人不满,韩国人令中国人不安,看来有太多的事值得我们深思了。在我们嘲笑印度人的愚昧和韩国人的自大时,也需要时刻警醒自己,端午节已经不属于中国文化了,春节我们能保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