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称发现世卫赴华专家“通中证据”,当事人回怼

因为来中国开展新冠病毒溯源研究直接粉碎了“病毒是来自武汉实验室”这一西方国家编织的阴谋论,还得出了一些不符合西方政府预期的结论,世卫组织赴华专家组的多名专家近日可谓是站上了风口浪尖,被西方媒体群起而攻之。

当地时间2月14日,澳大利亚媒体中著名的“反华鼓吹手”——澳大利亚天空新闻主播夏里·马克森(Sharri Markson)在其主持的一档节目中称,世卫组织专家组关于新冠病毒起源报告的公正性正受到质疑,因为据调查,至少有3名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联合专家组成员和中国的官方机构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夏里·马克森质疑的三名专家包括世卫组织食品安全和动物疾病专家彼得·本·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他在2月9日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型冠状病毒溯源研究联合专家组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关于实验室病毒泄露的说法是极为不可能的,未来将不会就此进行研究 ;世界卫生组织病原体顾问、美国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他在《纽约时报》等美媒刊文扭曲世卫组织专家的话,作出“世卫组织专家组在华调查过程中,中国方面的某些行为严重阻碍了调查进程”的报道之后,大骂《纽约时报》无耻 ;荷兰病毒学家马里恩·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s),她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Ned Price)拒绝承认世卫组织调查结论,并发出“任何理性的人都不会认为病毒来自(除武汉以外)其他地方”的奇葩言论后,讽刺普赖斯称,“果然开始了,连报告都不愿意等了,对吧?”

夏里·马克森在她的报道中罗列了一些她搜集的三名专家“亲华”所谓的“证据”。“证据”一为彼得·本·安巴雷克于2017年接受了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和国际食品科技联盟颁发的“科学精神奖”。

“证据”二为马里恩·库普曼斯是广东省疾控中心的科学顾问,其个人简历至今还挂在广东省疾控中心的官网上。

“证据”三为彼得·达扎克在2018年在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表示,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在蝙蝠研究上有过长久合作。

在一番“逢中必反”的强行关联后,夏里·马克森直接得出结论称,当一些世卫的“调查员”被“调查”出和中国有联系时,公众对这份世卫报告的信任自然就会受到损害。

接下来夏里·马克森开始异想天开称,“武汉病毒所至今也没有打开它的工作簿,最先被感染的70名新冠患者的详细信息也拒绝透露,零号病人的相关信息目前也为零……事实就是新冠病毒有可能是通过蝙蝠自然地传播给人类,或是通过中间宿主传播给人类,但也有可能是通过实验室泄露出来的……因此我们需要独立的调查员,以开放的心态去寻找答案,而不是那些被中国政府认为没有问题的科学家”。

此前连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都“怼”过的荷兰病毒学家马里恩·库普曼斯在看到这番言论后也是毫不客气,她在个人社交媒体上转发了这条新闻然后直接“回怼”,讽刺称,“好吧,新的阴谋论又来了,我是广东省疾控中心的科学顾问,所以我就成为了‘为中国政府工作的人’,噢,顺便说一句,我还为欧洲工作(马里恩·库普曼斯为欧盟新冠肺炎专家顾问小组成员、欧盟高威胁病原体国家参考中心负责人),也为美国政府工作(马里恩·库普曼斯曾在美国疾控中心兽医学部门工作三年)”。

马里恩·库普曼斯在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回怼

世卫组织网站和基因组流行病学数据库GBI对马里恩·库普曼斯工作履历的介绍

对于以夏里·马克森为代表的西方媒体中这种指责中国“不配合、调查不透明”的言论,世卫专家组成员此前曾多次给予反驳,2月5日,彼得·达扎克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就称赞,中方人员与世卫团队展开了广泛而坦诚的交流,“想去的地方都去了,想见的人都见了”,开放透明超乎预期。2月13日,他还在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表示,“作为动物和环境工作组的负责人,我感受到中国同行们的信任和坦诚。我们(在调查中)自始至终都能得到重要的新数据,我们也了解了更多关于病毒传播途径的信息。”

这也不是夏里·马克森第一次就病毒源头问题造谣生事抹黑中国。去年五月,夏里·马克森在澳大利亚媒体《每日电讯报》刊发“独家报道”称,根据一份从“五眼联盟”获得的15页调查报告,中国“故意封锁或销毁新冠病毒爆发的证据”,声称新冠病毒可能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随后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在英国《卫报》撰文,这份所谓的从“西方政府”获得的15页调查报告先是被“泄露”给澳大利亚的默多克旗下媒体,然后又被他旗下的其他媒体转售给美国观众,目的是为特朗普拉选票。另一家澳媒体《时代报》则挖出黑料,指出所谓独家报道系由美国驻澳使馆一手提供。多家澳媒体还曝出,这位1984年出生的所谓“资深”记者对中国一无所知,“调查性报道”不是基于传言和媒体报道进行拼凑,就是来自美驻澳使领馆官员的“喂料”,毫无诚信,也毫无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