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美國拜登時代面臨10大艱難挑戰,一半與中國的新實力相關

「美國開始了新的篇章,但是世界已經有所不同。美國將在2021年成為一個與冷戰勝利者大不相同的國家,更不用說成為建立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世界新秩序的那個國家了。這尤其是因為中國的新實力。」

德國《慕尼黑水星報》(Münchner Merkur)2月7日以「艱難的新世界:拜登任期困難的十大原因」為題發文稱,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曾說,「中國希望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現在中國已在影響美國的國際秩序。拜登領導下的美國正面臨其歷史上最複雜的10大挑戰,其中一半與中國相關。

首先,美國遭遇內戰以來最大的分裂。

2021年後美國決策者面臨的最大挑戰將是他們自己的國家。美國已經發生了深深的分歧,美國現在在國內採取的行動比其海外的任何行動都會對世界產生更大的影響。除非該國找到辦法使共和黨和民主黨的支持者團結,恢復對民主體制的信心,否則會像1850、1860和1930年代一樣下跌。

第二,美國經濟實力下降。

可以用三個數字來說明:1950年冷戰開始時,美國經濟約占全球GDP的近一半,1991年冷戰時期後為四分之一,今天僅為七分之一。經濟是國際關係中力量的基礎。經濟實力可以提升軍事和情報部門的能力,並通過貿易和投資創造影響力。

第三,美國需要重新制定外交政策。

美國外交政策制定者此前所依賴的概念庫不再有用。比如,冷戰的勝利意味着西方自由民主的普遍化等。像中國這樣一個中產階級比美國還大並且擁有3600家麥當勞餐廳的國家——可以完全拒絕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秩序。

德媒:美國拜登時代面臨10大艱難挑戰,一半與中國的新實力相關

分裂的美國。

第四,中國可以變得比美國更強大。

中國是美國244年歷史上最大的國際挑戰,與經濟上受孤立和技術限制的蘇聯(其GDP從未達到美國的一半)不同,中國擁有比美國更大,更強大的資源。中國已取代美國成為全球增長的主要引擎。中國還是2020年唯一一個經濟增長的主要經濟體。

第五,中國是許多國家(包括日本,澳大利亞和德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

在21世紀的國際象棋棋盤上,經濟力量的平衡與軍事力量的平衡一樣重要。這就是特朗普政府無法說服盟友對中國「脫鈎」的原因。

德媒:美國拜登時代面臨10大艱難挑戰,一半與中國的新實力相關

中國經濟增長貢獻比美國大。

第六,中國的軍事力量。

儘管美國仍然是世界領先的軍事大國,但中國已是亞洲最強大的軍事大國。現在中國的國防預算幾乎是日本的六倍,是印度的四倍。在美國可能面臨的最可能的危機點,特別在台灣海峽,它取得軍事力量平衡的有利位置。前國防部長助理羅伯特·沃克(Robert Work)承認,在五角大樓模擬台灣戰爭的18場戰爭遊戲中,中國18比 0勝美國。

第七,中國也是一個重要的技術競爭者。

正如前Alphabet 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所說,中國現在是「全線競爭者」,在人工智能領域、5G技術和金融服務技術領域等領先是明顯領導者。

第八,核武器與氣候變化——除了共存,別無選擇。

美中之間無論是核武器還是氣候變化,都迫使雙方共存,因為另一種選擇是「共毀」。兩國實際上就像雙胞胎。

第九,中國在國防和情報方面可能勝過美國。

如果中國經濟繁榮發展,中國最終將能夠為國防和情報預算提供比美國更大的預算。

第十,全球化仍然是至關重要的力量。

美國在全球GDP中所占的份額已經縮小,但是世界的經濟蛋糕卻在增長——從1950年到今天,增長了一百倍以上。拜登及其繼任者必須激發戰略想象力,為成功保護和促進美國利益做必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