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了事就想走?兩名日本人在華從事間諜被控訴,日方要求「立馬回國」

鈴木英司(日中青年交流協會的理事長)與一名男性(札幌市)在中國,被控訴,罪名是間諜罪。1月13日,加藤勝信(日本官房長官)表示,這兩名日本人的上訴被駁回,因此,刑期已經確定。已經向中國方面提出申請,要求讓兩個人儘快回國,確保司法程序的透明。這,是搞事情之後就想跑?其還透露出,中國方面對兩名日本人做出判決,理由是危害國家安全,判決結果是,一名70多歲的男性,被判處12年有期徒刑,並沒收20萬元個人財產,另一名60多歲男性,被判處6年有期徒刑,並沒收5萬元個人財產。11月9日上訴被駁回。因為中國的審判制度是二審制,這就意味著該判決結果已經確定了。

搞了事就想走?兩名日本人在華從事間諜被控訴,日方要求「立馬回國」

有報導稱,2016年,鈴木到訪北京的時候被捕,其表示是來磋商舉辦研討會的事情。他有過多次訪華的經歷,參加過植樹活動,還被中國方面表彰過。其跟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也是有交流的。而另一位札幌市男子,在2015年有過被捕經歷,有消息稱,這名男子曾經在航空公司就職,是一名顧問,經常在中日之間往來。2014年之後,中國制定了《國家安全法》以及《反間諜法》。有報導指出,到現在為止,根據了解掌握的情況來看,從2015年開始,所有涉嫌間諜等的行為,中國已經拘捕了15名日本人,加上上面提到的兩個人,被起訴的至少有9個人,判處有期徒刑3到15年。目前為止,有1個人完成了服刑,已於去年回到日本。

搞了事就想走?兩名日本人在華從事間諜被控訴,日方要求「立馬回國」

中國方面不斷發展壯大,有能力有決心維護自己國家的安全,守護自己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中國追求和平,不惹事也不怕事。中國和日本兩國之間的邦交正常化之後的40多年,主要的關注點是在怎樣恰當得管理兩國關係中存在的問題。當然了,領土方面存在的爭議,以及大家普遍的歷史認知等導致的那些衝突,還需要比較複雜的管理控制技術。如今的中日關係,已經進入到一個很深入,廣闊的階段,每天往返在中國和日本之間的人數超過幾萬,也有居住在日本的華僑,長期居住在中國的日本人。許多的人,已經融入了對方的社會。有人會提出疑問,中國和日本之間的交流這麼深入,廣泛,為什麼還是難以遏制兩個國家之間的關係變冷卻?

一方面可能的原因,日本方面向來攀附美國,作為幫手壓制中國,上個世紀的90年代,國際結構的變化導致了之前中國和日本兩個國家之間的共同利益喪失,那之後,新的共同利益,卻沒有形成。也許,有民族主義方面的影響,也有日本的一些政治家,利用自己手中的資源,不斷針對中國去進行不懷好意的「議題設定」,以此煽動恐慌,以便於維繫自己國家政權的穩定。因此要求地區和平的聲音,沒能在輿論上占據主導的地位。也能想像得到,若是中國和日本兩個國家之間沒有一些人往返,交流,促進二者之間的關係,也許兩國之間的關係會更糟糕吧。

搞了事就想走?兩名日本人在華從事間諜被控訴,日方要求「立馬回國」

中國向來提倡和平,儘管中日之間存在矛盾,中國依然會努力促進兩國之間的發展,兩國不僅可以通過政府渠道,也可以在媒體、市民以及學者等層面的對話,擺事實講道理,進行溝通,突破人為障礙。相信兩國之高質量的交流討論,能夠促進提升中日兩國之間的基層信任。社會的廣泛使得政府很難做到無孔不入。不論歷史問題還是領土問題。非歷史非領土的領域,社會層面的對話存在的空間是很廣闊的。通過這些領域,中日兩國的民間信任也許會高質量發展。歷史,領土問題也許不能一下子解決,但可以期待在未來,通過增強信任,在發展中去解決這些對立。之前,有不少日本環保組織來中國治理沙漠,植樹。在日本也有不少中國人組成義工,組織支援災區。

如今,在歷史,領土的問題上,僵局難打開,但願中日之間的社會對話與合作,能促成中日之間的友好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