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毀了美國?專家:特朗普只是誘因

特朗普創造了美國250年歷史上的「新紀錄」:在眾議院再次通過對他的彈劾案後,他成為美國歷史上唯一一位任內被兩次彈劾的總統。這也意味着,特朗普將帶着這項「前無古人」的「榮譽」載入美國史。

誰毀了美國?專家:特朗普只是誘因

隨着特朗普總統生涯進入尾聲,一場聲勢浩大的清算已經展開。從美國媒體、到民主黨,從前政府官員到共和黨內的「政治盟友」,有的要求對特朗普進行彈劾,有的要求對特朗普進行罷免,有的要求對特朗普進行起訴,總之,特朗普幾乎在一夜之間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下台後的境遇恐怕不容樂觀。

那麼,特朗普為何從一個威風八面的美國最高權力擁有者,變成牆倒眾人推的不受歡迎者?當地時間12日《紐約時報》刊發重磅評論認為,特朗普的四年執政對美國「民主制度」與「全球霸權」的嚴重損害是重要原因。

「特朗普曾作出過承諾,要讓全世界尊重和敬畏美國。然而,當他任期即將結束時,這兩項承諾均示達成,因為他使美國及其『民主制度』成為笑柄。」文章稱,1月6日的國會騷亂後,美國的對手國家都感到「無比享受」,而美國人卻不可以指責他們什麼。

文章直言,這場騷亂「看起來更像一場『顏色革命』,讓人想起了在烏克蘭和格魯吉亞等國的街頭政治,人們抗議示威,試圖推翻本國政府。而唯一不同的是,這次的動亂發生在美國。不是反對黨候選人,而是現任美國總統叫嚷着『選舉舞弊論』。」

誰毀了美國?專家:特朗普只是誘因

文章還指出,特朗普帶來的不僅僅只是「美國民主的危機」,而是「美國霸權的危機」。這包括:對內,特朗普政府在抗擊疫情方面遭遇了巨大失敗,而當示威者衝擊國會大廈時,華盛頓的執法部門無力抵擋;對外,美國在盟友面前,變得越來越不可靠,在「敵人」面前則顯得軟弱且功能失調。文章舉例說,黑客入侵美國政府部門和私人電腦系統,引發了重大網絡安全擔憂,這對於美國的網絡安全防禦系統形同一種「羞辱」。

作者對於拜登上台能否帶來改變同樣表達了擔憂,「美國民眾即將迎來一位新總統,但他們不會擁有一個新國家。無論拜登多麼渴望繼續前進,特朗普四年總統任期的所作所為將繼續深刻影響世界。」作者還發出了自己的疑問:「當美國自己的『民主制度』陷入混亂之時,新一屆政府是否有資格讓美國重新做回『自由世界領袖』?」

除此之外,文章認為特朗普造成的混亂,給中國和俄羅斯「送上了大禮」,認為美國無法聯合歐洲盟友應對世界「挑戰」,因為歐洲對美國存在的弱點感到恐懼。歐盟調查也表明,大多數歐洲人都確信,中國將在未來10年內超越美國成為全球領導大國。斷言當拜登入主白宮後,美國將不再是唯一的超級大國。

表面看起來,文章是在歷數特朗普這對美國造成的傷害及對世界帶來的影響,但骨子裡表達的卻是對可能失掉「美國的霸權」的擔心,還給拜登出謀劃策讓他重振美國「自由世界領袖」地位,無端地拿中國與俄羅斯來說事兒,表明作者並沒有認識到美國問題的根本癥結。事實上,美國的問題深入骨髓,特朗普只是美國病的誘因。

從根子裡來說,美國所有的矛盾和問題早已經深深地埋下,癥結就在於美國人自己引以為傲的制度體系出了問題。對此,歷屆總統要麼視而不見,要麼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沒有人敢於對美國的痼疾動大手術,無論是經濟問題,還是政治問題,均是如此。特朗普的問題在於,他在明知在美國患病的情況下,「有病亂吃藥」,挑起國際麻煩,煽動民粹主義,撕裂美國社會,讓美國的病灶迅速惡化,把腐爛的傷口讓世界都看到了。

美國更深層的問題在於,在它的國力無法支撐的時代硬要維持所謂的「全球的霸權」。在一個國際關係民主化的時代硬要讓美國成為凌駕於他國之上的「利益收割者」,在自身麻煩纏身的背景下還妄想做「自由世界領袖」,種種不得人心、違反潮流的事情幹得多了,它內部的麻煩與外部矛盾就會相互演化循環,從而,造成當下的困局。

誰毀了美國?專家:特朗普只是誘因

顯然,如果美國人認識不到自己的問題,不解決自己的問題,還一味沉迷於「美國的霸權」,除非像卑斯麥說的那樣:「上帝對傻瓜、醉漢和美國利堅合眾國格外眷顧!」問題是,美國人心中的上帝,真的靠得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