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学者:中国从来都不只是一个国家,而是“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1945年出生于英国,伦敦经济学院LSE亚洲研究中心IDEAS的高级客座研究员,英国智库Demos的创始人之一。近日,马丁·雅克关于中国的一段演讲视频被网络热议并广为传播。

在视频演讲中,马丁·雅克将中国文明与西方世界文明一一比对,并盛赞中国抗击新冠疫情所取得的举世瞩目的胜利。

“中国从来都不只是国家,而是‘伪装’成国家的文明。”——此为马丁·雅克在视频中对中国的评价。

贬词褒用,这位英国专家对中国的评价可谓十分高级。

这种高级在于,它跨越了国别与民族的低纬度界限,站在人类历史的高度,对拥有雄浑历史与冠盖全球发展史的中国,尤其是疫情以来的中国,予以了高度中肯的点评与总结。

英国学者:中国从来都不只是一个国家,而是“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这一点评以及表态,符合一个具备浑厚知识结构的专家身份,以及一个学贯中西的学者阔大的认知层级。

中华文明复兴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因艰难困厄而伟大的时代。越是艰难时刻,越有人能够跳出困境的窠臼,以宏大的历史观以及世界观,为这个时代把脉。

当普通人还沉浸在个体的喜怒哀乐得失中时,一些智慧的头脑已经跨越时代,对当下全球万象加以总结、提炼、抽丝剥茧,为混沌的世界和人类历史指明真相,指引方向。

在英国专家马克·雅丁看来,中国之特殊,不在于其取得的种种成就;而在于,中国这个国家所呈现和代表的,是一种独具生存智慧与发展潜力的人类文明。

英国学者:中国从来都不只是一个国家,而是“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四大文明古国中,唯有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中国文明延续至今,文明没有断层,相反,不断涌现出影响世界历史的帝国文明(如秦帝国、汉帝国、唐帝国、宋帝国、元帝国、清朝盛世)。

因此,中国向来提倡的是中华“复兴”而非崛起,就是因为这股文明延绵不绝从未消失——所以,它无须重新长出,只要重新振兴,发扬光大。

人类发展史告诉我们,生物会灭绝,国家会消亡,而某些文明却可以长存。一个拥有强大生命力与自我繁殖能力的文明,势必与时间共进,并影响深远。

什么样的文明,可与时间抗衡与共?

它必须睿智,能高效率应对文明发展史上的天灾人祸;它必须强韧,能在环境恶劣时,第一时间自主恢复生机;它必须务实,有能力惠及并带动他国或地区走出泥沼,重振经济与生态活力;它必得坚守底线,有足够的实力自强自保,不战而屈人之兵。

英国学者:中国从来都不只是一个国家,而是“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一个伟大的文明,必然自带睿智、强韧、务实、包容、底线属性;一个包容而独具精神境界与高度的文明,能将一切误解与攻击都化于无形,并赢得全人类的致敬与尊崇。

中国式脊梁

欲灭其国,先灭其史。文明史即国家发展史,国家即一个文明的表象。

回顾中国古代史,一国以兵力攻破另一国之后,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毁其宗庙,断其族史。”其行为实质在于,国破山河在,故国人心尤在。

欲彻底使一个国家消亡,必先从精神上,将指代一国灵魂与根基的先人宗庙和族史毁灭殆尽,消弭干净,方能使其“余孽”在精神上无从依附和生发,逐渐变成无根无蒂的存在,最终消失在无垠的时间长河里。

英国学者:中国从来都不只是一个国家,而是“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对于个人来说,一个人的肉体可以生活在任何地方、任何时空、任何国家,但其灵魂与精神,却终究来自幼年就存身其中,并深受濡染的文化氛围里。

而一个人、一个民族乃至一个国家只有打上文明烙印之后,才有可能滋生集体灵魂,民族精神才会壮大与丰满,个体才会有家国归属感,也才能就此出发,探索生命更多元化的可能。

中国经历漫长发展,一早就奠定了以儒家文化为主的文明意识形态。

数千年以来,在“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学会文武艺,货卖帝王家;帝王不用,卖与识家;治家不用,仗义行侠”等精神内核的根植与浸润下,使得中国社会中从不缺乏将自己的切身利益,与国家利益、社会利益捆绑在一起的“中国式脊梁”。

英国学者:中国从来都不只是一个国家,而是“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这是《左传》里的话,见于成公十三年,出自刘康公的一段说辞。

“祀”为一国之祭祀活动,在古代社会是为祭礼,仪式分外庄严隆重。“戎”则是军事行动,对一国而言,是于不得已情势之下,所采取的战略举措,这两者同为“国之大事”实乃理所当然。因此,一旦国家或民族涉此二事,必得严谨如仪,慎之又慎。

此二事由表及里,累世沉积之后,就形成为一个国家的文化,凝固为文明的肌底。

正是中国文明史上历来对“祭祀与战争”的礼序尊崇,才让中华文明既有“诗书礼乐”的儒雅外形,又具备高强度压力下的抵抗能力。


在英国专家马克·雅丁看来,正是因为既拥有儒家历史文明以及文化传统,又拥有全世界最为高效与最成熟治理方式。

中国政府以及中国人民,才极为罕见,也极其令西方国家震惊的,以一己之力战胜了本次新冠疫情,并为全世界乃至全球经济恢复,提供了积极的动向与可能。

英国学者:中国从来都不只是一个国家,而是“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西方应从中国文明中汲取智慧

马克·雅丁在一次演讲中说,这次新冠疫情爆发后,美国、英国等国的应对与处理,完全是一团糟。事实上,除了北欧国家,包括德国做得不错之外,没有任何西方国家比中国做得更好。

并且,全世界都看得到的事实是,不仅是中国,凡历史上曾受过儒家文化熏染过的国家和地区——日本、韩国、台湾地区、香港地区对新冠疫情的防控,都比西方国家做得好。

所以,马克·雅丁提到,有鉴于此,西方国家应该从中国的成就中获取一些思路,或者西方国家必须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和这些国家能够做好?

因为客观看来,东南亚疫情控制得比较好的这些国家,也不都是共产主义政权,它们的政府还各不相同。

英国学者:中国从来都不只是一个国家,而是“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为什么这一次它们都做得这么好,而为什么西方国家却做得这么差?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是一种应对自然危机时,来自文明本身的差异和差距。

“有着儒家传统和光彩文明史传承的中国政府,目前看来,就是一个非常高效自律的政府。”

马克·雅丁毫不掩饰对中国政府以及中国文明的赞许。

在他的解读之下,外界认识到了一个事实:中国政府之所以能够完全控制住疫情,就在于儒家传统熏染之下,国家比个体利益重要,集体权益比个人自由主义重要等观念深入人心。

在这种文化浸润之下,国民会自觉与国家保持一致,与政府团结一致。而这种“精神与行动上的高度一致”,就是中国政府控制住疫情的根本原因。

英国学者:中国从来都不只是一个国家,而是“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马克·雅丁同时指出,看到中国的治理之后再看看我自己的国家,新冠疫情引发了如此严重的混乱,英国政府都不知道在做什么,不知道要怎么办,这种完全放任自流的态度,让我们的国家陷入巨大的麻烦之中。

马克·雅丁透露,本次新冠疫情之后,有两点充分显现了出来:

第一、中国的国家治理质量非常高;

第二、以儒家文化为特征的中国文明的深厚底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是它使得人民的态度、人民思考问题的方式和人民解读社会危机、与国共同担当的方式变得格外一致而统一。

这种统一之下的团结,促使亿万中国人在疫情期间老老实实遵守政府指令,宅在家里,出门戴口罩,接受各种规范的疾病监测与预防。

反观西方国家及其文化传统和做法,则完全相反。

英国学者:中国从来都不只是一个国家,而是“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西方国家一直都以自由主义观念为傲。当美英等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宣布抗疫法律法规后,民众不断高涨的自由主义情绪,让这些法律法规受到严重冲击与破坏,根本无法严格执行。

当前,西方民众精神意识上却仍然只想要个体自由,要独立人权;至于国家如何,其他人怎样与我无关。与此相反,东方儒学国家的人,却了解人与人之间关联的重要性——不仅关乎你,也关乎我。

此时此刻,社会、团结和遵章守法,比一切个体需求都重要。

本轮新冠疫情之后,世界看待中国以及中国文明的眼光,应该再也不会像从前一样狭隘、无知。因为多数有识之士都已知道,中国从来都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伪装”成国家的一个独特文明,它正在,并且必将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持续影响和左右世界文明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