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拒绝出席拜登就职典礼!一百多年前也有别的总统这么任性过

特朗普拒绝出席拜登就职典礼!一百多年前也有别的总统这么任性过

特朗普离开白宫已经进入倒计时 / 网络

1月20日美国东部时间11:30左右,当选美国第46任总统的拜登和副总统哈里斯将会宣誓就职。并不令人意外的是,直到执政生涯的最后一刻,特朗普都还在坚持打破美国的政治传统,就算仅仅是一个仪式性的传统。

上周五,在他的推特账号还“健在”的时候,特朗普发文宣称自己不会去参加1月20日的就职典礼。这意味着他将成为自1869年以来首位拒绝出席继任者就职典礼的卸任总统。对此,拜登回应称,已经和特朗普在他不出席仪式一事上有共识。“他没有出现是件好事,”拜登甚至嫌弃特朗普是国家的“耻辱”。

拜登对副总统彭斯的出席表示欢迎和荣幸。前总统奥巴马,小布什和克林顿则均有计划出席。让即将离任的总统观看继任者宣誓就职是一个惯例,而特朗普的缺席,无疑会让这届鸡飞狗跳的大选以更加尴尬的面目收尾。

在此之前,特朗普曾承诺会将权力“有序”移交给“新一届政府”。这也是他最接近于公开接受2020选举结果的唯一一次表态。为了响应特朗普的最后一次挣扎,BBC报道称,特朗普的支持者计划在拜登就职的当天也给特朗普举办一次线上就职典礼,有超过6.8万人在Facebook上表示自己会参加该活动。

和特朗普一样只做了一届任期的两位前总统,老布什(George H.W. Bush)和吉米·卡特(Jimmy Carter)都在败选后出席了继任者的就职典礼。他们显然把国家的尊严放在了自己的损失之前。历史学家凯特·安德森·布罗尔也指出:“这对和平移交权力至关重要。这事关尊重。”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也发表声明敦促特朗普重新考虑缺席的决定,应该向美国人民和世界展现和平移交权力的过程。历史学家布林克利(Douglas Brinkley)批评称,缺席的行为证明他本质上是一个不相信民主进程,也不尊重宪法或民主精神本身威权主义者。

特朗普将会是最近152年来第一位,也是美国历史上第四位缺席继任者就职典礼的总统。这些先例都要追溯到遥远的19世纪,分别发生于1801年,1829年和1869年。

1801年:约翰·亚当斯缺席托马斯·杰斐逊的就职典礼

特朗普拒绝出席拜登就职典礼!一百多年前也有别的总统这么任性过

约翰·亚当斯 / 网络

开创先例的是接替华盛顿成为美国第二任总统的开国元勋约翰·亚当斯。他和弗吉尼亚的共和党人杰斐逊是一起革命的朋友,甚至在两人在因为选举的胜负后分道扬镳的11年后还在保持通信。在1800年大选中,杰斐逊(73票)挑战亚当斯(65票)成功,但和伯尔(Aaron Burr)打平。所以最终决定权落到了由联邦党人控制的众议院。杰斐逊曾请求身为联邦党人的亚当斯说服联邦党支持他,但遭到亚当斯拒绝。在权力交接之前的几个月里,二人的关系也没有好转。

根据《政客》对那段历史的回顾,当时美国还是处于羽翼未丰的状态,马萨诸塞州间谍报的一名记者称,“两党中理智、温和的人会很高兴他能等到他的继任者就职之后。”暂时历史学家能给出确切的解释他为什么缺席。几种主流的猜测包括,亚当斯没收到邀请,或者不希望自己的出现加剧党派斗争,对自己的落败难以释怀,等等。但自1801年以后,人们对离任总统将出席继任者就职典礼的期望变得更高。

接下来第二个效仿他这么做的总统,正是他的儿子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

1829年,约翰·昆西·亚当斯缺席安德鲁·杰克逊的就职典礼

特朗普拒绝出席拜登就职典礼!一百多年前也有别的总统这么任性过

约翰·昆西·亚当斯 / 网络

安德鲁·杰克逊是美国第七任总统。民主党候选人杰克逊和共和党候选人亚当斯曾在1824年的大选中纠缠不休。“挖黑料”攻击对方候选人的个人品质是两党互戳痛脚的手段。1828年的选举同样充满争议。值得注意的是,在亚当斯担任总统期间,民主党共和党分化为今天我们看到的两党。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治理研究项目高级研究员伊莱恩•卡马克(Elaine Kamarck)告诉CNN,对约翰•昆西•亚当斯和安德鲁•约翰逊来说,两党之间“异常强烈的敌意”界定了政治格局。

1869年:安德鲁·约翰逊缺席尤利西斯·s·格兰特的就职典礼

特朗普拒绝出席拜登就职典礼!一百多年前也有别的总统这么任性过

安德鲁·约翰逊 / 网络

约翰逊是亚伯拉罕·林肯的副总统,他在林肯遇刺后宣誓就职。在约翰逊的任期内,曾在内战中担任将军的共和党人格兰特就与他公开不合。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约翰逊的“白人至上主义”观点冒犯了格兰特。二人还因约翰逊解雇战争部长埃德温·斯坦顿一事有冲突,当约翰逊在此事之后遭众议院弹劾时,格兰特表示支持。在就职典礼开始前,格兰特拒绝和约翰逊同坐一辆马车赴会,最终约翰逊并没有出现,而是在白宫签署他的最后一条法案。缺席格兰特的就职典礼成为以“顽固性格”出名的约翰逊任期中的最后一处争议。

另外一些“翘会”的先例情况比较特殊。

1841年,马丁·范布伦(Martin Van Buren)总统没有参加威廉·亨利·哈里森(William Henry Harrison)的就职典礼。虽然历史学家目前仍不清楚范布伦缺席的原因,但并不认为他的缺席是出于恶意,因为二人对彼此观感不差,而且范布伦的副总统约翰逊也有出席。另一个案例则是在1921年,受健康因素的影响,伍德罗·威尔逊虽然同继任者沃伦·G·哈丁一起乘车,但最终并没有参加典礼。伍德罗·威尔逊总统图书馆馆长兼博物馆运营主管安德鲁·菲利普斯(Andrew Phillips)向CNN透露,当时《华盛顿先驱报》对此事的报道称“这是一个世纪以来即将离任的总统第一次没有目睹新一任总统的就职。”1974年,从白宫辞职的理查德·尼克松也没有出现在继任总统杰拉尔德·福特的就职仪式上。他在福特宣誓前一小时左右就搭乘直升机离开了白宫。

而眼下,华盛顿特区已经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经历了1月6日在国会大厦发生的暴动之后,华盛顿对即将到来的就职典礼也变得愈发风声鹤唳,以新冠疫情和公共安全为由,不会有大量公众出席。国民警卫队也会在周一守在国会大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