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能救美國?連自家醫護人員都拒絕接種,不當小白鼠

自新冠疫情在全球暴发之后,美国就一直稳坐疫情“震中”宝座。过去一年,美国累计确诊和死亡病例数长期位居全球之首。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预测,2021年1月中旬可能是美国疫情的“至暗时刻”。

美国医疗系统濒临瘫痪

作为世界最发达国家,美国在抗疫问题上交出的答卷令人大失所望。在过去一年时间中,从第一例病例增加到现在的2000多万病例,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在2021年的前十天内,美国单日新增新冠病毒确诊人数一度突破了30万,创下了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纪录。

福奇

在圣诞节的期间,有无数美国人去到各地方旅游。福奇博士对外表示,美国公民此举可能会让疫情再次加重,巨大的人口流动,会对疫情造成无法估量的助长。不仅如此随着美国疫情越发严重,各州医疗机构面临崩溃。

在美国加州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医疗机构已经濒临崩溃。医院治疗床位人满为患,很多确诊患者无法进入医院治疗,救护车在医院停车场排队,患者想要接受治疗,甚至需要等待8个小时。为此,部分医院不得不改建停车场来给患者治疗。并且,由于缺少医护人员,加州一些医院已宣布启动“危机模式”,允许医护人员“适当降低护理标准”。

不仅活着的人得不到医疗保障,就连死去的人都无法及时安葬,洛杉矶有多家殡仪馆表示,由于超过承受极限,拒绝接收任何新的死亡患者遗体。

医务人员表示,医院无法阻止疫情扩散,只能够对病患进行治疗,能够阻止疫情扩散的只有美国政府和美国公民自己。除了需要政府采用强力的防疫措施,公民还必须自觉做好预防措施,保持安全社交距离。

医护人员对自家的疫苗持怀疑态度

为了控制疫情,2020年底,已有两款新冠疫苗获得美药管局批准紧急使用,其中一款由辉瑞与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联合研发,另一款由美国莫德纳公司研发。

然而,一项追踪公众对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态度和经历的研究项目发现,医护人员和美国公众对接种疫苗持怀疑态度。凯瑟家族基金会研究显示,约有超过1/4(27%)的美国公众不愿接种疫苗;在医疗机构工作的人中,这一比例上升到29%。

一位医护人员接种新冠疫苗(Getty Images)

由于工作性质特殊,美国医护人员获得了接种疫苗的优先权。然而,美国一些医疗机构员工却对疫苗的安全性表示怀疑,他们认为,即使有优先接种疫苗的权利,且疫苗被科学家认为是安全的,他们也可能或肯定不会接种。这一比例要比普通人更多。一些报道甚至显示,一线医护人员拒绝接种疫苗的比例,比调查结果还要高。

报道指出,俄亥俄州60%的疗养院工作人员已决定不接种疫苗,北卡罗来纳州养老院工作人员超过一半拒绝接种,西弗吉尼亚州大约45%护理人员拒绝接种疫苗。在疫情严重的加州,这一比例更高。洛杉矶一线工作人员中有20%至40%的人拒绝接种新冠疫苗;在邻近的里弗赛德县,这一比例上升到50%%。

休斯敦的重症监护医生瓦隆说,他所在单位的护士中有一半以上出于政治原因反对接种疫苗。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一名心胸外科医师诺布尔告诉美联社:“我认为任何人都不想成为实验室的小白鼠。归根结底,作为科学工作者,我只想看看数据显示。请给我完整的数据。”

疫苗接种进展缓慢

美国政府曾经承诺,会在2020年12月底让全美2000万人接种疫苗,可是目前只有240万人接种,按照这样的速度,想要完成全美接种,也许需要超过十年的时间。

美国疫苗接种速度缓慢,一方面是因为各州地方政府,与联邦政府没有做好协调;另一方面是因为民众对疫苗效果还保持观望的态度,他们希望彻底证实疫苗没有严重副作用之后再进行接种。此外,有些地方收到的疫苗数量,和政府承诺的发放数量存在较大差距,导致愿意接种的人没有可用的疫苗。

美国疫苗的安全性也让美国民众对疫苗的安全性表示怀疑。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国佛罗里达州一名医生在接种辉瑞新冠疫苗两周后死亡,当地卫生部门、美国疾控中心以及辉瑞公司均开始对此事展开调查。此前,以色列等国也有数例接种辉瑞疫苗后死亡报告,严重不良反应更是频频发生,但辉瑞方面却坚持认为死因与疫苗无关。在最终调查结果出炉之前,这些数据无疑让美国民众对待疫苗的态度更加谨慎

多重因素结合,导致了美国疫苗接种工作进度迟缓。然而,新增的病例数和死亡数,却显示出美国对疫苗的需求已是刻不容缓的状态。漏洞百出的政府策略和被政治操弄的公共卫生机构共同造就了疫情失控的现状,留给美国的时间已然不多。2021年,能否扭转国家治理失灵,将考验美国新一届政府的政治智慧。能否将美国失控的疫情从悬崖边拉回来,是美国,甚至全球关注的重大问题。(帝企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