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新國務卿呼之欲出,蓬佩奧卻尷尬收場,新老對比更顯特朗普沒落

11月21日,環球網報道稱,美國「當選總統」拜登已決定國務卿人選,預計將在下周宣布。報道援引前奧巴馬政府官員消息稱,該人選很可能是資深外交官、拜登的長期盟友布林肯。據報道,布林肯過去曾是美國國務院的「二號人物」,他曾在奧巴馬政府時期擔任代理國家安全顧問。報道稱,華盛頓內部都認為他非常有資格擔任國務卿這一職務。而且拜登曾於本周表示,這位候選人將「被民主黨所有成員接受,無論是激進派還是溫和派。」但與此同時,拜登「過渡政府」的一位發言人卻拒絕證實拜登是否已經決定人選。

顯然,如今美國新內閣官員已經成為新的熱議話題,特別是美國國務卿作為美內閣重要人物,更是拜登組建內閣人員的重中之重。尤其是如今的美國外交狀況異常糟糕,特朗普政府將很多國家或盟友得罪不淺,美國新國務卿工作任務無疑將更重更難,如何破解美國外交困局將成為其首要解決的問題。並且美國很多盟友或國際社會都在關注美新國務卿,因為新人選的確定將在一定程度上展現美國拜登政府對外政策,這對如何與美國拜登政府相處至關重要,所以美國新國務卿人選必然會受到極大關注。

然而,與美國新國務卿備受關注相比,美國即將離任的國務卿蓬佩奧無疑要冷清很多,甚至即便是離任訪問之旅都處處透出尷尬。對此新華社報道稱,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最近從歐洲到中東他展開了十天七國密集出訪,但有外國媒體卻將這趟「長差」冠為「告別之旅」,而且行程中的確不乏「別有用心」的安排,效果也異常尷尬。蓬佩奧不僅在法國遭遇「外交」遇冷;還在土耳其出訪卻沒見成政府官員。並且美國訪問的國家均都向拜登勝利發出祝賀,對於蓬佩奧的訪問各被訪問國家只能給予「低調」接待或者「零」歡迎儀式。有媒體總結稱蓬佩奧出訪,除了尷尬就是爭議,甚至土耳其更是建議美國「照照鏡子」。

蓬佩奧的「離任」前訪問無疑註定是以「悲劇」收場,面對一個日薄西山的特朗普政府,特別是與拜登關係極度對立的政府,美國盟友或者夥伴不可能因為特朗普給自己與拜登政府設置障礙。甚至越是對特朗普政府冷淡越能讓拜登滿意,所以蓬佩奧註定不會被重視。但也說明一個事實,那就是特朗普政府已大勢已去,特朗普政府各種行為都是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尤其是,拜登對於特朗普在權利交接中各種設障,已經傳出消息拜登要起訴特朗普,加上很多特朗普的對手也已發言要將其送進大牢,特朗普一旦卸任估計官司肯定少不了。

美新國務卿呼之欲出,蓬佩奧卻尷尬收場,新老對比更顯特朗普沒落

但也不難看出,美國政權交接實際上存在巨大割裂,新老政府嚴重對立對美國各項政策延續都是一個巨大打擊。而且民主黨和共和黨的鬥爭已經白熱化,向對手的攻擊毫無底線,甚至還會將國會、眾議院、大法官等作為權利鬥爭的延續,這更讓美國社會也出現巨大分裂。特別是很多時候美國新總統上台後大部分都會將前總統一些政策推翻,這也更讓美國總統更換大有美國朝代更迭的意思。此次拜登還沒有上台就早已對特朗普各項政策指手畫腳,並揚言要否定特朗普外交、防疫和軍事上的錯誤決定,可見拜登一旦上台必將會給美國政府帶來新的政策巨變。

如今,特朗普政府無疑已開始沒落,特朗普本人再也不是西方的寵兒,拜登時代正在一步步走來。雖然,至今特朗普依然不承認其敗選,可是隨着很多州駁回特朗普競選團隊的控訴,加上部分州重新計票結果並沒有改變,特朗普想要通過改變票數翻盤獲勝已經希望渺茫。甚至特朗普的妻子和兒女都勸說其承認失敗,部分特朗普內閣官員也已經私自與拜登交往,都說明特朗普政府大廈將傾局面已定。俗話講,人貴有自知之明。特朗普無疑是一個另類,明知道選舉結果對自己非常不利,卻非要國務卿對多國進行訪問,這無疑是自找沒趣。而蓬佩奧的冷遇也說明,一旦特朗普沒有了權力這個光環,盟友們根本對其不待見。這也預示着特朗普一旦退出總統職務,盟友不但不會給與其幫助,恐還會為討好拜登不惜向其潑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