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還想對華強硬?剛剛 基辛格出來警告了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於11月17日出版了他的個人回憶錄《應許之地》,書中提到中國時稱,「如果沒有金融危機的束縛,我本可能在中國貿易問題上採取更強硬的做法。」他還在書中寫道,「如果有哪個國家可能在全球舞台上挑戰美國的優先地位,那就是中國。」拜登還想對華強硬?剛剛,基辛格出來警告了!

此前一天,奧巴馬在接受《大西洋月刊》採訪時稱,「在2009年或2010年,我不可能發動貿易戰。那時,我需要中國、歐洲及其他所有潛在增長引擎的合作,只是為了重啟全球經濟。」他還表示,「在貿易問題上對中國施加更大的壓力是完全合理的。」

有句老話說「賊不打三年自招」。離開白宮4年的奧巴馬終於在自己回憶錄中曝光了自己,即,奧巴馬也是一個對中國充滿了惡意的美國政客,不是不想對中國強硬,而是客觀形勢導致他無法做到。

人們不會忘記,奧巴馬第一任期上任後很快就訪問了中國,還對中國做出了「熱情洋溢」的表態,這一切都記錄在案。然而,他真實的想法卻是想「採取更強硬的做法」,之所以沒那樣做,是受「金融危機的束縛」,「需要中國、歐洲及其他所有潛在增長引擎的合作」,透過這種表里不一的表演,讓人看到了實用主義至上的投機政客的嘴臉。

拜登還想對華強硬?剛剛,基辛格出來警告了!

奧巴馬的回憶錄bao露了美國某些政客忘恩負義的本質。當美國在2008年金融危機漩渦中掙扎的時候,美國大肆鼓吹「救美國就是救中國」,在各種場合尋求中國的幫助,嘴裡說着「重啟全球經濟」高調,實質上就是希望有能力的國家拉美國一把,幫助美國度過危機。當美國在世界的幫助下稍稍緩一口氣,就想着對救命恩人背後捅上一刀,腹黑至此,無以復加。

事實上,奧巴馬也曾給中國挖過坑,他力推TPP協議、美歐自貿談判等,就是企圖構建一個美國主導並把中國排除在外的全球貿易架構,可惜他的「宏偉藍圖」,被特朗普上任後立即廢掉了。

當然,特朗普比奧巴馬走得更遠。他認為奧巴馬所做的一切太費時費力,不如直接針對中國來的痛快,因此,他以中美存在巨額貿易逆差為藉口,對中國發起史無前例的貿易戰,把奧巴馬想做卻沒做到的事情不分青紅皂白地做了。而且,特朗普不僅僅是針對中國,甚至包括美國的盟友夥伴,都受到了美國無差別的打擊。

特朗普的做法「讓美國再偉大」了嗎?看看美國當前的亂象,聽聽盟友夥伴關於特朗普讓西方世界「領導權衰落」的抱怨,再看看美國企業界一再呼籲改變對華政策的呼聲,一切盡在不言中。特朗普的蠻幹,不僅把世界帶入巨大的不確定性,也給美國留下一個爛攤子,這就是他比奧巴馬激進蠻幹的後果。就在這個月,美國選民用腳投票的結果已經擺在那裡,特朗普雖然還想賴在白宮不走,但拜登已經做好了接任的準備。

拜登還想對華強硬?剛剛,基辛格出來警告了!

那麼,拜登上台後是繼續把奧巴馬沒做到、特朗普玩壞了的事情繼續下去呢,還是改弦更張在對華關係上走出一條新路?還需要聽其言觀其行。但是,從拜登的既往表態及表現看,他雖然不像特朗普那樣激進蠻幹,但指望他做出徹底改變,似乎也不切實際。

其實,小布什上台時就想對中國強硬,但他遇到了「9.11」事件,不僅如此,伴隨着IT新經濟產業泡沫破裂,他只能把精力投別的地方。這樣看來,進入21世紀的美國總統無一不想着對中國強硬,卻先後遇到「9.11」恐怖襲擊事件,金融危機的打擊,新冠疫情的衝擊,這並非是因為中國受到「天命眷顧」,而是美國制度體制下根本就孕育着周期性危機的「天罰」,而中國則一直專注於做好自己的事情,排除一切干擾向着夢想的目標前進。

拜登還想對華強硬?剛剛,基辛格出來警告了!

下一步,中美關係到底應該怎麼辦?還是用美國老人的話對他奉勸一下吧。現年97歲的基辛格當時時間16日在彭博新經濟論壇上呼籲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應迅速採取行動恢復美中溝通渠道,他警告說,否則「世界將陷入一場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災難」。

基辛格表示,中美要了解對方的關切所在,中美雙方需要認識到,他們對同一問題的看法大不相同,而這會使得雙方的對話方式更加豐富。美國和中國從未與跟對方同等體量的國家打交道,「這是初次經歷,我們必須阻止其(危機)轉變成衝突,希望會有某些合作上的努力。」基辛格上月就曾呼籲美中為衝突設界限。他當時表示,美國和中國必須為日趨激烈的衝突設置界限,否則有可能重演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全球政治的不確定性局面。他還表示,美國必須意識到,它無法再在經濟和戰略上取得「單邊優勢」。

俗話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現年78歲的拜登也算是個老人了,但與97歲的基辛格相比畢竟還算是後輩——美國無法再在經濟和戰略上取得「單邊優勢」,就是基辛格的忠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