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图搞瘫香港,变色龙杨岳桥的“疯魔路”

杨岳桥被DQ了!大快人心!

11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

当天,香港特区政府据此宣布杨岳桥等四人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

在DQ四人组中,杨岳桥虽年龄最小,却早已深谙乱中取利之道。

精于狡辩且为人善变的他“逢暴必助”。为把更多无辜市民捆绑上“疯狂的战车”,他炮制“有案底令人生更精彩”的歪理,成为香港有史以来首位公开鼓吹犯罪的“大状”。

妄图搞瘫香港,变色龙杨岳桥的“疯魔路”

在认“洋爹”告“洋状”方面,被权力欲冲昏头脑的杨岳桥向来是急先锋。他数次赴美,与西方反华政客“相见恨晚”,不断唱衰香港,乞求“洋大人”插手,试图利用外国势力胁迫中央或特区政府,俨然是外国势力在港代言人。

作为立法会议员,杨岳桥本应踏实为市民谋福祉。但他却滥用立法会的宪制角色及职权,把庄严的议事堂视为“揽炒夺权”的“秀场”和战场。

颇为诡异的是,他曾缺席由自己提出的议案动议,这一度招致公民党内部同僚的不满。

香港国安法刊宪生效以来,社会逐步重回正轨。自古邪不压正。杨岳桥这个下场,纯属咎由自取。

01

卖港求荣“认贼作父”,心中毫无国家

戴边框眼镜,西装笔挺,举止绅士,斯斯文文,眼神温柔。乍一看,现年39岁的杨岳桥颇有些玉面书生的味道。

但当儒雅的伪装卸下后,一个心思深重的野心家、阴谋家,立马显露了出来。

今年8月4日下午,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总领事史墨客出现在公民党主席梁家杰的律师楼,与梁家杰密会。身为公民党党魁、立法会议员杨岳桥亦在场。

被媒体撞见后,梁家杰宣称常会面,各方就香港情况作交流,让彼此了解一下情况,并非近日约定会面。杨岳桥尴尬地表示,这是一个定期就香港近期事务进行交流的见面,但就是不透露会谈内容。

妄图搞瘫香港,变色龙杨岳桥的“疯魔路”

过去,公民党一向主张“公众知情权、透明度”。选择在敏感时刻密会外国领事,又拒绝向公众交代,其中有何玄机?

这不是乱港阵营第一次与外部势力勾肩搭背。近些年,反中乱港势力与反对派政客打着“民主”“自由”“人权”的招牌,热衷与外部势力互相勾连,企图挟洋自重。搏出位心切的杨岳桥,正是其中的头面人物。

2018年5月8日,杨岳桥与梁家杰访问美国。期间,他们会见了美国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董云裳,以及民主党众议院领袖佩洛西、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Ed Royce和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Ted Yoho等人,妄称“一国两制”在香港沉沦,唱衰香港。

2019年1月,杨岳桥接受BBC访问时,大肆抹黑、反对《国歌法》,用自由为侮辱国歌行为开脱。

同年8月,杨岳桥再次访美,当面向“洋主子”“述职”,并策动进一步行动。期间,他和郭荣铿公然卖港,声称访美目的是反映所谓“五大诉求”,支持美国通过打击香港国际地位、影响香港发展的《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2019》。

他还在纽约亚洲协会座谈上展示警方执法照片,抹黑香港警方“过度使用武力”,乞求美国政府插手香港事务。

妄图搞瘫香港,变色龙杨岳桥的“疯魔路”

返港后,杨岳桥又立马拉上郭荣铿、郭家麒、陈淑庄、谭文豪等公民党立法会议员,联署去信美国国会两党领袖。

信中妄称“香港情况恶化”“人权及民主发展持续受到打压”,呼吁尽快完成《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2019》的立法程序,捍卫“先进国家都认同的自由、法治和民主价值”,公开乞求美方“制裁香港”。

今年5月27日,杨岳桥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辩称民主派一致反对《国歌法》,不能用规定或限制让人们尊重一首国歌或一个国家。杨岳桥心中完全没有国家,无视国歌作为国家象征和标志的重要意义。

妄图搞瘫香港,变色龙杨岳桥的“疯魔路”

明目张胆地为境外势力抹黑香港、攻击中国制造“一手枪弹”,公然与西方反华政客唱和,甘当棋子,杨岳桥之流上演着一幕幕“认贼作父”大型现场剧。

为实现个人政治野心,他不惜卖港求荣、毁港遏华。在寻求或支持外国政府、政治组织干预香港事务的歧路上,这个“大状”越走越远,汉奸面目越来越清楚。

02

依靠替暴徒脱罪上位,频频炮制歪理

一直以来,杨岳桥都精于伪装、工于隐藏、善于欺骗,有香港市民和同行给他取了“阴阳脸”的外号。而由于惯于见风使舵,他也被传媒称为“变色龙”。

1981年6月,杨岳桥出生于香港,是家中独子。他父母从商,主要经营酒楼及珠宝零售生意。13岁时,他跟随父母移民往加拿大多伦多,后相继取得西安大略大学政治科学系学士、北京大学法学硕士。

在北京大学期间,杨岳桥追随导师张千帆,主攻宪法学与行政法学方向。他的学位论文与香港问题相关:《规管政党——探讨香港订立〈政党法〉的必要性》。“我一心想来北京,小时候很想到中国大陆生活,看看这里是怎么样,了解这里的人、事和发展。以后如果有机会,想在这里发展。”在媒体镜头中,学生气很足的杨岳桥,脸上写满了对在内地发展的憧憬。

妄图搞瘫香港,变色龙杨岳桥的“疯魔路”

但背地里,这个年轻人却是另一副面孔。

早在进入内地读书之前,杨岳桥就已经参与过香港反对派组织的游行和政治活动。

2004年,暑假期间,他从北京回港度假,得悉梁家杰参与立法会选举的消息,自荐成为其助选团实习生。

一面参与反特区政府的活动,一面说着想在内地长期发展,杨岳桥的“变色龙”技法不可不谓其来自有,早见端倪。

2007年,杨岳桥返回香港后,于香港大学修读法律专业证书课程。在取得香港大学法律专业证书后,他申请成为律政司见习律政人员,接受实习大律师的训练。

2009年,他成为执业大律师,师从香港资深大律师蔡维邦。

不过,随着杨岳桥在乱港反中道路上越陷越深,师徒之间的情分很快走到尽头,终成陌路人。

妄图搞瘫香港,变色龙杨岳桥的“疯魔路”

2011年,杨岳桥加入公民党,但在当年的区议会选举中落败。2014年9月26日,香港发生“占领中环”行动,历时79天。

嗅觉灵敏的杨岳桥看到了上位的机会。他担任义务律师代表团发言人,协助骚乱中被拘捕的人士,陪同他们前往警署录口供,以及提供法律意见。

为暴力辩护、替暴徒脱罪之举,帮杨岳桥赢得了选票。公民党也有意捧他上位,频频对其进行宣传。

2016年2月,杨岳桥当选立法会议员,成为首位进驻立法会的“80后”;同年9月,他连任立法会议员。

妄图搞瘫香港,变色龙杨岳桥的“疯魔路”

2016年10月,杨岳桥开始担任公民党署理党魁一职;一个月后,他正式接棒梁家杰担任公民党党魁。

此后,在暴力恐怖气氛下上位的杨岳桥,频频散布歪理邪说,颠倒黑白,欺蒙、威吓无辜市民和年轻学子,妄图制造事端,彻底搞乱香港,夺取香港管治权,摧毁“一国两制”。

2017年7月,特区政府公布广深港高速铁路香港段“一地两检”方案。杨岳桥在社交网络直播,称高铁“一地两检”与割地无异,由此打造的一小时生活圈,其实是“一小时缉捕圈”。

同年8月,在“声援反新界东北发展计划案被告集会”时,他竟恬不知耻地宣扬,以往经常向犯事的年轻人说,案底对人生有很大的影响,但对于因“反东北案”被判入狱的人,“这个案底是令他们人生变得更加精彩”。

有市民发问,为人精明圆滑的杨岳桥,为何会时不时蹦出奇谈怪论?或许,他是为了反弹琵琶、博人眼球,但事实往往是在哗众取宠。

03

在所谓“议会战线”作乱,图谋葬送香港未来

长于妄言、作秀,短于实干,是部分香港反对派议员的通病。杨岳桥亦是如此。

习惯面对传媒高谈阔论、被一众反对派“封神”的杨岳桥,也曾在镜头前遭遇滑铁卢。

2019年8月,在BBC主持人肖恩•莱伊的采访中,杨岳桥有意强调,公民党主张香港民众需要拥有“普选权”。

肖恩•莱伊则直接反问道 ,“英国人从未赋予你们这一权利,你们向中国要一项连英国人都从未赋予你们的权利?”对此,杨岳桥的笑容一下子变得尴尬而僵硬。

妄图搞瘫香港,变色龙杨岳桥的“疯魔路”

在访谈中,杨岳桥不忘把上街闹事的年轻人英雄化,意在鼓动无辜学子再次卷入违法暴力的漩涡。

对此,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前特首梁振英在社交媒体发文驳斥:“在这些年轻人当中,没有一个是杨岳桥一类的反对派人士的子女。这些人的子女比上街的年轻人看得更清楚。”

立法会议员本应是对香港未来有担当的人,但杨岳桥之流却为一己政治私利,在所谓“议会战线”上疯狂作乱,图谋瘫痪香港的今天与明天。

今年3月,公民党在社交网络发布杨岳桥言论,限期要求特区政府落实五大诉求,否则就要否决所有政府议案。

今年6月19日,杨岳桥在社交网络发布个人竞选声明,公开宣称透过否决财政预算案,逼迫特区政府落实五大诉求,企图瘫痪香港。

妄图搞瘫香港,变色龙杨岳桥的“疯魔路”

“以内会半年的拉布战为例,这是以往没有发生的,是我们用创意打出来的一场战役。未来一年,如果能够一起继续留在议会,能做多少做多少。”杨岳桥图谋在立法会走体制内“抗争”路线,用“拉布”延续其“揽炒”套路。如此险恶用心,岂能让他们得逞?

事实上,在香港特区第六届立法会会期内,经过反对派议员的阻扰、破坏,大量法案堆积如山,许多与社会民生相关的法案无法被及时审议或完成立法程序,严重损害广大市民福祉。

有香港传媒质问:杨岳桥等揽炒派议员身处律师、医生、会计师等高薪行业,还领着立法会议员的高薪俸禄。不需要为生计发愁的他们,早就不知民间疾苦。

妄图搞瘫香港,变色龙杨岳桥的“疯魔路”

香港国安法给香港带来了驱散阴霾开辟新天的曙光。但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等少数顽固分子仍在做垂死挣扎,冒天下之大不韪,多次恶毒攻击香港国安法,企图故伎重演,将香港社会拖入对立和分裂。

揽炒派通过炮制谣言、歪理,制造社会恐慌的企图,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杨岳桥的政治生涯已走到了尽头。

人在做,天在看。对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他来说,与其硬着头皮赖在立法会,鬼邪上身,祸害一方,此时卷铺盖滚蛋,实属港人之幸。

走好,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