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個美國女國防部長?72小時擊沉中國艦隊是被誤讀,但確為鷹派

如果拜登顺利接任美国总统,他考虑的米歇尔·弗卢努瓦女士将成为美国第一个女国防部长。拜登确实说过要把新班子搞成女性,有色人种,非异性恋等等的大拼盘。但这位女防长候选人并不是像网上误读的那样,豪言72小时击沉中国舰队。首个美国女国防部长?72小时击沉中国舰队是被误读,但确为鹰派
弗卢努瓦(左二)

这几天这条传言已经在中国网络上散布得挺广,有人甚至贴出了翻译后的网页截图。首个美国女国防部长?72小时击沉中国舰队是被误读,但确为鹰派

谁就不点名了

不知道这些人是故意修改了翻译后的结果呢?还是用了什么二流翻译软件?

但这不是弗卢努瓦的讲话内容,这次讲话发生在2020年1月16日的白宫武装力量委员会的会议上,弗卢努瓦作为与会者,表示反对美国海军的355舰计划,认为美军应该朝着能让中国舰队在72小时内陷入险境的目标努力。而且,她在下一句中明确表示,不是建议在一天内击沉中国舰队。首个美国女国防部长?72小时击沉中国舰队是被误读,但确为鹰派

原文,记号处

因此,这是误传。

虽然弗卢努瓦参加了上述会议,但请注意她是以智库专家的名义参与的。观察这位的工作经历,你会发现,民主党总统时代,她都在美国国防部工作,共和党总统时代,她就去智库工作。

简单来说,克林顿时代,她是国防部的首席副助理部长。

小布什时代,她是新美国安全中心这家智库机构的联合创始人,并任总裁,这家智库主要研究军事方面的问题。

奥巴马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她又去了国防部,任副部长。

奥巴马总统的第二任期前卸任,在多个军事研究的智库任职,2014 年又任新美国安全中心的总裁,并在2017年成为名为 “西方决策建议”战略咨询机构的联合创始人与合伙人。

所以,她的党派属性还是很明显的。

另外这位1993年毕业的女士起步是哈佛大学的国防项目研究员,一跃在克林顿时代(1992-2000年)在国防部担任首席副助理部长,也是令人不解。

弗卢努瓦的主张与见解如何?

她在智库工作期间有许多公开的文章、讲话和采访,可以看得出这位非常关注亚太地区,特别是中国,从公开资料中可略见一二:

1.她认为中美在这个全球一体化经济时代就是战略竞争关系。

2.美国在冷战后已经不具备压倒性的技术优势。

3.美国要团结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盟友以及伙伴来赢得与中国的竞争。

4.中美在意识形态与叙事性方面有激烈竞争。特别是要警惕中国在抗击COVID-19(新冠病毒)方面优于西方的宣传。

5.关注大国竞争,要重新构想美国如何威慑,在可能与中国的冲突方面占据上风。首个美国女国防部长?72小时击沉中国舰队是被误读,但确为鹰派

左二为希拉里·克林顿,右二为弗卢努瓦

她认为,中国的目标是消除周边战略威胁,获得更大自由度,保护中国现行制度,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性的强国。

至于美国武装力量在中美竞争方面的作用,她认为:

中美主动互相开战的可能性不大,但是美国保持足够威慑才能维持如此的局面。

美国必须强化关键的海外基地,同时分散基地的分布,加强与盟友的合作。

(弗卢努瓦没有说原因,但包括兰德这样的智库都指出过,美军目前没有防御中俄的高超音速导弹的武器,只能通过分散基地来减小损失)。首个美国女国防部长?72小时击沉中国舰队是被误读,但确为鹰派

DF-17

中国以及俄罗斯重点发展海空打击以及网络攻击,毁伤美军战斗网络的能力在增强。因此美军不能期望冲突初期在空中、太空或海上保持优势,因此要制定对应的举措。

贸易脱钩对美国的损害也很大,所以不可取,但要阻止中国获得高科技技术(原话为防止中国大规模系统性地XX西方知识产权),尤其关注中国军队因为”军民融合”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量子计算、5G和自主系统等的优势。尽快建立美国的”军民融合”计划。

她认为,应当吸取美国在冷战中的成功经验,比如重视数学和科学方面的高等教育,用威慑与和平演变(原话是非战争手段)来击败对手。

那么,应当采取如下措施:

1. 投资美国竞争力。

联邦资金鼓励研究关键技术领域(如人工智能、机器人/自动化、量子计算、生物技术等);

加强理工科教育(原话为STEM教育,即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的缩写);

扩大普通人能负担得起的高等教育规模(美国的大学学费在冷战后涨幅惊人);

大力投资21世纪基础设施(如5G);

更好的移民政策吸收外国优秀人才;首个美国女国防部长?72小时击沉中国舰队是被误读,但确为鹰派

美军正在测试的增强现实头盔

2. 利用盟国和合作伙伴。

争取印度-太平洋国家在中美争端中支持美国,帮助他们抵御胁迫或攻击。

3. 保护和适应国际秩序。

她认为美国应帮助其它国家认识到中国制定的国际规则和规范不如美国为主导的那种。

4. 投资国家安全工具。

必须投资重建印度-太平洋地区强有力的外交姿态,包括派遣最好的外交官领导在该地区配备齐全的大使馆。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认为美国国防部必须牢记两个时间框架:近期内威慑(未来5-10年)和长期威慑(10年及以后)。

她的所有主张显然是有近期的应对,也有长远的建设。

顺便,弗卢努瓦应该不止是侃侃而谈的学者型官员,应是在美国军界有一定的人脉。

比如她的配偶斯科特·古尔德,出身军人世家。1979年 – 2006年6月在美国海军服役,服役经历和最终军衔语焉不详,只能知道此人先是在驱逐舰上服役,然后从事海军情报工作。首个美国女国防部长?72小时击沉中国舰队是被误读,但确为鹰派

斯科特·古尔德

其中2004-2006是从预备役被重新征召,参与攻打阿富汗的情报工作。

此人曾在奥巴马时代的2009年4月 – 2013年5月任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副部长,之前和之后曾在IBM和一些智库机构任高管,没错,老“政商旋转门“了。

不知道此人是否可能也会在拜登的领导班子里任职?

那么,了解了弗卢努瓦的这些观点,大家还会觉得这是一个妄想通过珍珠港事变式的闪击取得速胜的人吗?那些觉得拜登上台就会如何的人,想明白了吗?还会觉得如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