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知名酒莊老板:中國進口限令部分要怪澳洲政府

Wine exporters ‘likely to struggle’ to find customers for their wine to replace lost Chinese orders: Darren De Bortoli at the De Bortoli Winery

澳大利亚最大的家族式酒庄之一De Bortoli Wines的老板认为,从葡萄酒,牛肉到大麦和煤炭的所有出口商都在为联邦政府对中国处理COVID-19方式的“反应过度”付出代价。此际葡萄酒出口商可能会难以找到客户来弥补失去的中国订单。
Darren De Bortoli 告诉《澳大利亚人报》,这家酿酒商对中国的出口很小,但随着北京和堪培拉之间的政治摩擦给主要出口行业造成严重破坏,他们将因此受到中国政府可能实施贸易制裁或关税的传闻的影响。

“我们并没有过度受到中国的风险敞口的影响,但我们确实受到一些。”De Bortoli 先生表示。

“我们听说如果他们认为我们(行业)在倾销,可能会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追溯性关税,显然这令我们感到担忧,因为这是一个盈利的市场,尽管我们没有过度暴露于风险中,”

De Bortoli公布了其2020年的业绩,从2019年时2,000万的盈利转为518万的亏损。

陷入亏损的部分原因是COVID-19的影响以及出售De Bortoli葡萄酒的餐厅,咖啡厅和其他场所的关闭,以及国际市场的萧条,这令其损失了多达65%的预期销售。

De Bortoli还在股市上进行了大量投资,而全球股市崩盘令其损失了4000万以上的股票投资价值。

De Bortoli先生表示,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棘手关系以及对高达200%的关税的担忧,将迫使他们寻找新买家,并可能会压低所有酒商的价格。

“不仅仅是我们失去了中国市场,所有这些后果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可怕的,”他说。

“我们专门运往中国的所有干货,已经为中国市场生产的带包装葡萄酒要如何处理?真很糟糕。”

De Bortoli先生的酿酒厂由Vittorio和Giusepepina De Bortoli 于1928年创办,他说,与中国关系不佳的部分责任归咎于澳大利亚政府。

“我认为政府最初可能反应过度了,”他说。“我认为对于病毒的传播充满了愤怒,而或许一种更为审慎的方式可能会更好。”

澳大利亚出口商也可能因中美之间最近的贸易协定而遭受附带损害,这​​些贸易协定迫使中国从美国购买更多产品。“我们已经有特朗普因素,他一直要求与中国进行更多贸易,而这显然是以澳大利亚为代价的。我认为中国只是在重新平衡与美国的贸易关系,而这给我们带来了一些问题。在贸易方面,我认为特朗普输掉(选举)可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好处,也许是有益的。”

De Bortoli 营收达到1,528亿,高于2019年的1.41亿。

先生表示,其收益受到COVID-19的损害。在2019年,De Bortoli 看到通过餐厅和其他场所的本地渠道销售的强劲业绩,并且预计直到2020年某些出口市场将增长50%。然而,由于自二月以来的持续封锁,这种预期未能实现。在某些出口市场上,在2020财年过去五个月的预算缺口高达65%。

De Bortoli先生说,由于消费者选择在家中消费葡萄酒,通过Dan Murphy和其他酒类连锁店等零售渠道的销售有所增长。

De Bortoli与澳大利亚和国际流行歌星Kylie Minogue的合作也取得了胜利,Kylie Minogue冠名的葡萄酒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尤其是在英国。

De Bortoli的4,300万股票投资在这一年也损失一些价值。

2020年的账目显示,该公司最近出售了其所持的价值684万的OZ Minerals股份,购买了价值12.4万的Metals X股票,并购买了价值超过$213,000 的Mount Gibson Iron股票。

De Bortoli 先生以其在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中的特立独行,以及他对股市和各种经济和农业问题的敏锐见解而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