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揽炒派”为何玩不转了?因为打出去的牌可就唬不了人了丨读者说

自去年香港“修例风波”以来,“揽炒派”曾经“风光无限”嚣张无比,成功将香港从全球最安全繁荣的城市,变成了一个动荡不止的所在。所幸这一切在今年年中迎来重大转折,不但香港街头生机重现、暴力不再,“揽炒派”的政治影响力也开始急剧下降,直至现在被DQ的四员“大将”,不得不二闹“总辞”。

香港“揽炒派”为何玩不转了?因为打出去的牌可就唬不了人了丨读者说

香港“揽炒派”会落得如此下场,固然与中央政府果断出台香港国安法有关。不过笔者同时认为,这也与“揽炒派”早早打光了自己手中的牌密不可分。毕竟,打出手的牌,可就没法再吓唬人了。更何况“揽炒派”手里根本没几张牌,最后竟然还要把打出去的“总辞”牌再拿回来打二次,其黔驴技穷之形势可见一斑。

曹刿曾言,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打牌的人也知道你打一张,我打一张,才能互相牵制,互有博弈。然而不知“揽炒派”是错判形势,认为可以一鼓作气解决问题,还是错判对手,把牌局当成了斗地主看谁跑得快,一股脑把所有牌都丢了出来。

先是上演街头政治,鼓动所谓“百万人”大游行,罗织“民意”;继而利用所谓“勇武派”上演全武行,在“去内地化”的同时,让香港反“揽炒”人士噤声以控制舆论;又提出所谓“五大诉求”,试图让特区政府全面妥协;而“揽炒派”最倚重的一张牌要数所谓“国际路线”,借西方施压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其实打到这里,“揽炒派”手中就基本没有底牌了,最后发现打出去的牌都无效后,只得以“总辞”相逼,不顾疫情要求选举,试图最后搏一下控制香港立法会的可能。结果这张牌又没有任何效果,只能恬不知耻把牌拿回来。现在看到大势已去,无奈之下只能将“总辞”这张牌再丢出来。

香港“揽炒派”为何玩不转了?因为打出去的牌可就唬不了人了丨读者说

大家来看看,这些牌如果一张张打,或许还有些周旋余地。其实这也是香港反对派此前多年一直坚持的策略。然而此番却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却全部抛了出来。而从这些牌面来看,“揽炒派”确实存在错判对手的嫌疑。他们或许一开始认为主要对手只是特区政府,因此疯狂出击,试图尽快“制服”特区政府,然后裹挟整个香港跟中央政府谈条件。这在初期确实取得了一定“战果”,特区政府被迫宣布撤销“修例”。

然而在中央政府高调支持香港特区政府后,围绕在“揽炒派”周围的胜利幻影立刻消散。因为香港不是台湾,“揽炒派”根本没有可能绕过中央政府非法夺权,中央政府才是他们的真正对手。

诚然,如果“揽炒派”合规合法扮演“忠诚反对派”角色的话,他们在这个牌局中的对手就只有建制派和特区政府。但是他们将局面带向了分裂,带向了“港独“,那么他们的对手就变成了中央政府。在这个对手面前,“揽炒派”本就没什么牌面,况且还早早打光了所有的牌。

最典型的就是他们引以为傲的美国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如果“揽炒派”只是威胁出台这样一个“法案”的话,或许还会让中央政府碍于中美关系而有所顾忌。然而“揽炒派”众人却迫不及待地轮番赴美“作证”,助其迅速变成了现实。这也罢了,有“法案”在,何时用、怎样用,或许还能作为一张牌。结果“揽炒派”又迫不及待地帮美国人拼凑制裁名单,这样一张牌又草草打了出来。结果最终发现都没达到预期,只能自吞苦果,为自己的盲目短视买单。

“揽炒派”落得今天这个下场,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早在香港国安法出台之日起,有识之士就已经预见到了今天的局面。而香港国安法也正是中央政府打出的最漂亮的一张牌,利剑高悬,让“揽炒派”不敢再明目张胆勾结境外势力,鼓吹“港独”,街头政治也趋于消亡,只得转而在立法会“奋战”。

“揽炒派”中的“揽炒”是什么意思?有观点认为,“同归于尽”其实并不能概括其真实意思,它还包含有一种情绪,那就是“即便你有一万个不愿意,我也要抱着你一起死。”“揽炒派”在香港立法会正是将这一点阐释得淋漓尽致。既然全体香港市民不肯受我摆布,那么即便是最小的民生议题,我也让你无法如愿。这就是所谓“揽炒”。如此一来,中央政府再不打出DQ牌,那爱国香港市民也不肯答应。事实上,针对这次“闹辞”,很多香港市民就喊话,请尽速兑现承诺。

香港“揽炒派”为何玩不转了?因为打出去的牌可就唬不了人了丨读者说

笔者认为,此次“揽炒派”真能兑现承诺走人的话,不但意味着香港很多民生议题可以正常推进,也意味着香港的“黄状”(“揽炒”律师)、“黄师”(“揽炒”教师)等失去了立法会靠山。这将有利于香港社会压缩这些民间“揽炒”势力。我们不妨配合香港方面的爱国力量,利用立法会高效期打一手爱国主义教育牌。一方面从小抓起,培养香港青少年的国家认同感、国家自豪感;一面配合香港爱国力量根除“黄师”,对“港独”思想釜底抽薪,让时间彻底消灭香港“揽炒”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