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局長:為了NASA的利益,拜登上任後我就離任

开了国防部长埃斯珀、悄悄换掉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主席……特朗普大搞人事调整之际,看似远离政治的美国国家航天航空局(NASA)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廷却也萌生了退意,这位没在大选结果争论中“站队”的共和党人出人意料地表示,他将在拜登上任后离任。
11月8日,布里登斯廷在接受杂志《航空周刊》(Aviation Week)采访时表示,他将在拜登就任总统后离任,“即使被挽留也不会改变主意”。布里登斯廷称,他是在权衡NASA的利益之后做出这一决定的。

 

《航空周刊》:NASA局长打算在拜登上任后离开

 

“NASA局长不会留在新总统政府中”,CNN报道截图

当地时间10日报道,一位熟悉内情的知情人士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证实了布里登斯廷的离任计划,不过布里登斯廷本人对此尚未作出更进一步的回应。

作为共和党人、前俄克拉荷马州众议员,布里登斯廷在就任NASA局长时就面临众多非议,但他在上任后支持美国太空计划的努力,还是为他赢得了美国两党不少人的认可。他离任的消息也让美国航天界人士感到惊讶,不少利益相关者此前还试图说服拜登阵营保留布里登斯廷的职务。

离任是为了“NASA的利益”

“要想对NASA有好处,你需要有一个与美国总统有密切关系的人,你需要一个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国家航天委员会和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些政府机构信任的人。而我认为在新政府中,我自己并不是合适人选。”布里登斯廷这样告诉《航空周刊》。

在被问及作出离任决定的原因时,布里登斯廷给出的理由是“NASA的利益”。他试图向《航空周刊》说明,自己无法在拜登政府里为NASA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吉姆·布里登斯廷,NASA网站截图

“我们取得了很多成功,但这都得益于人际关系。”布里登斯廷说,“你不能没有这些人际关系。不管总统是谁,NASA都得有一个被美国政府熟知、受美国政府信任的领导人,而在拜登政府中,我不是这样的人选。”

对于离开NASA后的去向,布里登斯廷还没有明确的计划,他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甚至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他表示,在掌管过NASA之后,接下来改做别的事都会有些难以适应,“这是我到目前为止的人生中最精彩的经历。不过我也不会幻想什么,还有很多人有能力担任NASA局长,成就伟大的事业。”

不过,虽然“人际关系”被布里登斯廷视作争取NASA利益的关键,但他此前为美国重返月球项目争取资金的努力全都以失败告终。CNN指出,该项目预期未来五年耗资超过300亿美元,而NASA现在年度预算约为200亿美元,可不论布里登斯廷怎么游说,美国国会议员们还是没把钱批下来。

曾以50票对48票“惊险”上任

对于美国政界和航天界来说,布里登斯廷曾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2017年,特朗普提名布里登斯廷出任NASA局长一职,引起广泛争论。

布里登斯廷于2013年至2018年期间担任俄克拉荷马州共和党众议员,他还曾对NASA的气候变化研究提出过质疑。通常来说,NASA局长都是由科学家、前宇航员或不涉及政治的人物领导。特朗普的提名让美国各界担心,他将使NASA的航天和科研项目政治化。

2018年4月,美国参议院对这一提名进行表决,最终由于特朗普的反对者、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在最后关头改变主意支持布里登斯廷,参议院以50票对48票的结果“惊险”通过了布里登斯廷提名。

 

“共和党参议员改变投票挽救特朗普的NASA提名”,2018年4月CNN报道截图

然而,布里登斯廷在随后两年的工作里“颠覆”了美国政界和航天人士的预期,变成了他们争相吹捧的对象。CNN就对这位共和党人赞誉有加,称布里登斯廷在这两年里“赢得了美国两党的尊重”。

美媒简单列举了一下布里登斯廷在NASA两年的表现。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布里登斯廷首先就改变了对NASA气候研究的态度,表态将全力支持相关研究。上任后,他又延续了奥巴马政府的政策,大力推动NASA的商业载人航天项目。

布里登斯廷也全力支持美国的重返月球计划,提出“阿尔忒弥斯计划”,称要让美国“2024年重返月球”。尽管在民间争议不小,但这一项目得到了美国两党的一致认同。特朗普政府曾借这一项目大肆吹嘘自己在航天事业上的努力,拜登阵营也在竞选承诺中也声称要把登月计划、飞向火星的计划继续下去。

 

NASA的“阿尔忒弥斯计划”网页

美媒认为,布里登斯廷这些举措对于“保持美国在航天领域的领先地位”有着重要作用,他对NASA“至关重要”。

因此,布里登斯廷宣布要离任的消息也令美国航天界感到惊讶。尽管他是一个共和党人,但美国许多与航天利益相关者一直在敦促拜登阵营,继续让布里登斯廷担任当前职务。《国会山报》还指出,截至目前,布里登斯廷尚未在大选结果中“站过队”。

NASA的前景尚不明朗

相比起布里登斯廷表示的退意,拜登要如何管理新的NASA才是美国社会各界更关心的话题。拜登在7月的一份纲领文件中称将“支持NASA的重返月球项目并飞向火星”,但他对于这些航天任务的安排却与特朗普政府大为不同。

据路透社10月30日报道,特朗普计划要在2024年完成登月、2025年停止对国际空间站的直接财政支持;而拜登的计划完全相反,他要求延长对国际空间站的资金支持,推迟登月计划。路透社称,拜登可能还打算加强美国政府航天承包商之间的竞争。

尽管国会不肯给钱,布里登斯廷对航天计划还是持有相对乐观的态度,他说:“以一个国家来说,我们的情况还不错,你看看我们从两党议员得到的非政治支持,你会发现‘阿尔忒弥斯计划’还是广受支持的。”

到目前为止,除了纲领之外,拜登团体还没有提出过具体的太空政策,只是把气候变化和地球科学列为重点。面对特朗普拒绝承认失败的复杂局面,拜登团队管理NASA的工作筹备很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

NASA人员也无法确定自己前景如何。将在本周搭乘载人龙飞船前往国际空间站的美国宇航员香农·沃克(Shannon Walker)表示:“我也说不准以后会发生什么。我猜我们会继续‘阿尔忒弥斯计划’、继续我们在NASA的任务,因为我们就是做这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