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在鼓楼吃炒肝算什么,还有一位国务卿在北京偷偷找饭馆解馋

拜登的炒肝,鲍威尔的鸭子

随着拜登宣布在美国大选中胜选,人们对这个78岁的老同志开始关心起来,看到人家一溜小跑上台,直奔贺锦鲤,纷纷感叹老同志有一颗进取的大心脏,而且身体真好。

拜登在鼓楼吃炒肝算什么,还有一位国务卿在北京偷偷找饭馆解馋

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为了目标都在拼命努力,我们又怎么能轻言放弃?

这句话都快成京城新的流行语了。

同时,也有朋友想了起来,说这不是那位在北京吃炒肝的美国副总统吗?终于转正了啊。

拜登在鼓楼吃炒肝算什么,还有一位国务卿在北京偷偷找饭馆解馋

2011年随奥巴马访问北京的拜登在姚记炒肝吃饭

那一次带他去这家小吃店的是时任美国驻中国大使的骆家辉,据说两人消费了八十多块钱,副总统自己掏的钱,给了一百,说不用找了。很多人最近因此跑去姚记吃炒肝,据说得排队40分钟才能排上了。

这件事的确是有的,不过实际上拜登并没有吃炒肝,他点的是炸酱面——美国人对于炒肝恐怕还是有些吃不消。真正有价值的是他带了自己的孙女一起去的。

拜登在鼓楼吃炒肝算什么,还有一位国务卿在北京偷偷找饭馆解馋

这位便是如今跟着他竞选的娜奥米(左),老拜有时候犯了糊涂,还会把她当成自己去世了的儿子

正巧,这两天和刘一达先生聊天,他说还有一位美国政要到北京访问的时候曾经忽然跑到某个民间饭馆去,这个人,便是2003年访问北京的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

拜登在鼓楼吃炒肝算什么,还有一位国务卿在北京偷偷找饭馆解馋

科林·鲍威尔,曾经担任过四星上将的美国国务卿

拜登在鼓楼吃炒肝算什么,还有一位国务卿在北京偷偷找饭馆解馋

那次鲍威尔到中国访问,本来一切都很正常,突然他自己弄出了一件古怪的事情

根据刘一达先生说,2003年鲍威尔来北京的时候,参加完一次活动之后这位国务卿忽然不见了。早些年有个电影叫《绑架卡拉扬》,不由人不瞎琢磨,于是上上下下一阵混乱,赶紧找这位老哥跑到哪里去了。

拜登在鼓楼吃炒肝算什么,还有一位国务卿在北京偷偷找饭馆解馋

一达先生在《北京晚报》是著名的美食家,对京城种种和吃有关的事情如数家珍

最后终于找到了。原来,这位竟然只带了两个随员,跑到了宣武区的晋阳饭庄,而且已经点菜了。那时候北京的外宾很多,洋插队的也不少,鲍威尔一行才三个人,掌柜的看他觉得眼熟但也没想到来的是美国国务卿,所以一视同仁,该点菜点菜,该排队排队。

怎么回事儿?是我们国宴的菜量太少没吃饱,到这里来补个夜宵?

了解情况才知道,原来,这位跑到晋阳饭庄,是因为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的推荐。

拜登在鼓楼吃炒肝算什么,还有一位国务卿在北京偷偷找饭馆解馋

鲍威尔和布什家族关系一直不错

拜登在鼓楼吃炒肝算什么,还有一位国务卿在北京偷偷找饭馆解馋

老布什当年是骑车逛过北京的

得知他要到中国访问,老布什就怂恿他——到了北京,一定得去晋阳饭庄,吃那儿的香酥鸭,不然,你就白去了。

所以,鲍威尔到了北京便打听晋阳饭庄的地方,国宴留着肚子,专门去点了这道菜。我们的工作人员找到他的时候,鸭子才刚上来呢。

那怎么办?那……就得让人家吃呗。

其实,这样的场景在中外交流中并不少,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英国首相撒切尔,都曾到北京的饭馆大快朵颐。

当然,说完故事我们也讨论了一下,觉得无论是提前占座排队点餐的拜登祖孙,还是悄然神隐的鲍威尔,都不大可能是真正完全的自由自在,多半是双方的一种默契——当然要说卖炒肝的那位老板是我国某局的工作人员,兄弟也是打死不信,如果是那样,人家不至于一直卖到现在吧。想想前些日子闯王爷老琢磨每一个中国留学生都像是特务……

拜登在鼓楼吃炒肝算什么,还有一位国务卿在北京偷偷找饭馆解馋

言归正传,这样的举动,对一个美国政治家来说肯定是加分的,咱们又何必坏人家的好事呢?

耐人寻味的是,吃了北京的炸酱面(炒肝店的炸酱面),拜登在那次访问中对中国的态度并不是一团和气,说的做的一样呛人。所以,中国人不会幼稚到认为一个政治家吃了炒肝就会和我们亲近,如果是那样,外贸部就该专门开一个炒肝司了。

拜登在鼓楼吃炒肝算什么,还有一位国务卿在北京偷偷找饭馆解馋

咱们外交部发言人汪先生说得好:“我们注意到拜登先生已经宣布成功当选。我们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关于第二个问题(中方何时会发去贺电?),我们将按照国际惯例办理。我们历来主张中美双方应该加强沟通对话,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管控分歧,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拓展合作,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既然我们这么理智,干嘛还去回忆当年炒肝店那点儿事呢?

或许,我们只是怀念一个人与人、国与国能正常面对的时代,别管双方是抱膀子还是掰腕子。邻居二大爷说了,活了这么大岁数,什么没见过,好人咱也可以打交道,坏人咱也可以打交道,就是别跟疯子打交道——除非你也不正常。我们多少有点儿期待——不正常的,应该活不到78岁那么大岁数。

不过也不一定,74的,也有很不正常的呢,四年,未必能改变什么。

拜登在鼓楼吃炒肝算什么,还有一位国务卿在北京偷偷找饭馆解馋

下棋,挺好,掀棋盘的没人喜欢——那上面说不定还有我们一碗炸酱面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