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召集了5万名投票观察员,他们在大选中到底有啥用?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竞选团队对其支持者传递的信息是十分明确的——这场选举中存在欺诈行为,大家应前往就近投票站点仔细观察并监督计票行为。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本届总统大选中,特朗普竞选团队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累计召集了5万名志愿者成为投票观察员。

特朗普竞选团队副全国新闻秘书西娅·麦克唐纳表示,“这项行动是必要的,所有投票观察员都将受到专业训练,以保证有效的选票都被纳入统计,违规选票都被剔除”。

投票观察员究竟会发挥多大作用?成为投票观察员需要哪些条件?关于“投票观察”又存在哪些争议?“外事儿”带你一文梳理。

什么是投票观察员?

投票观察员,顾名思义是指那些可以在投票站点观察选举计票过程的人员。自18世纪起,投票观察员便是美国选举制度的一部分。美国各个政党、总统候选人竞选团队、公民团体或独立组织都可以向当地选举委员会提交观察员名单,在得到正式任命后,观察员可以到现场监督选举过程。

特朗普召集了5万名投票观察员,他们在大选中到底有啥用?

投票观察员工作示意图。/ 美联社截图

一般来说,政党和公民组织可以有2名投票观察员,总统候选人竞选团队可以有1名观察员。其中,无党派观察员需要提前进行培训,重点观察并监督投票站点在计票过程中有无违规操作;有党派倾向的观察员需确保其支持的总统候选人,能够得到公平对待。

各州对投票观察员的身份、数量、活动范围以及行事规则均有不同的规定。根据美国全国州议会联合会网站消息,在长期跟踪各州投票监督法律后,普遍要求投票观察员必须是已登记的选民。

例如,宾夕法尼亚州的投票观察员必须居住在他们所监督的县,北卡罗来纳州还要求投票观察员有“良好品格”。部分州会要求两党官员或总统候选人自行指定观察员;另有一些州则把指定观察员的权力,交给了当地负责选举的政党主席。

投票观察员都做些什么?

投票观察员的工作职责与行事界限也是因“州”而异。在宾州,投票观察员可以保留选民名单,而在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工作的观察员却不被允许这样做。如果芝加哥的投票观察员质疑选民身份,那么他们只能比较选票簿与选票申请上的签名笔迹。佐治亚州、北达科他州和南卡罗来纳州等地,还专门要求投票观察员佩戴刻有姓名和组织的徽章,还有一些州甚至允许投票观察员拍摄并直播计票过程。

特朗普召集了5万名投票观察员,他们在大选中到底有啥用?

对于投票观察规则有特殊调整或限制的州。/ 美国全国州议会联合会网站截图

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各政党及其他组织机构通常会对投票观察员进行培训,以确保他们了解基本的选举法律和自己的行为准则。

据全国选举委员会消息,总体而言,投票观察员可以密切监督选举管理过程,时刻跟踪他们所在政党的选民投票率,并向当地投票站和政党官员报告问题。

不过,投票观察员提出的任何质疑与问题都需要通过官方程序进行。在任何情况下,投票观察员都不得干预选举进行,也不能在选举区域内进行竞选活动。

投票观察员存在哪些争议?

虽然设立投票观察员的初衷是为了使选举计票过程更加透明与公开,但是一旦操作不当,观察员的行为也会使选民感到不适,甚至出现“恐吓选民”的情况,导致选民不愿意前往投票站点进行投票。

据《纽约时报》报道,联邦法律规定,禁止使用威胁、胁迫、暴力或经济胁迫来压制或诱导投票。但是,正如司法部起诉选举犯罪指南中所说,选民恐吓行为是“不确定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主观的”,因此“很难起诉”。

为了避免出现威胁或恐吓选民的事件,针对此类行为的处罚也相当严厉。美国司法部表示,任何对选民采取恐吓行为的个人都会被处以监禁和巨额罚款。

另外,虽然使用枪支恐吓选民是被严令禁止的,但是如何防止观察员在允许携带枪支的州,利用枪支对选民进行威胁仍然是一个“难题”。

事实上,在美国50个州中,只有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俄亥俄州、南卡罗来纳州和得克萨斯州等10州及华盛顿特区明确规定禁止在投票站点使用枪支和其他武器。

针对上述争议,美国选举援助委员会主席回应称,“重要的是让人们了解什么是被允许的,什么是不被允许的。总而言之,我们希望美国选民参与投票,也希望他们投票。选举透明度的确很重要,但是尊重美国选民的投票权利并鼓励他们投票同样重要”。

此前出现过哪些争议事件?

据《卫报》报道,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曾被指控利用投票观察员阻止选民投票,还排斥少数族裔。

1981年,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曾派遣200名不值班的警察与私人保镖,携带枪支,佩戴“全国选票安全工作队”的臂章,在新泽西州投票站点附近巡逻。非裔选民被“工作队”成员索要选民身份登记卡,一些拉丁裔选民甚至被赶出投票站。民主党随即提出诉讼,指控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恐吓选民”。

1982年,双方达成庭外和解,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接受了法院下达的“同意令”。根据其条款,共和党承诺,除非事先获得法院的批准,否则将不能参加投票监督工作,任何违反此项规定的共和党人都会被视作“藐视法庭”。不过,这项“同意令”的作用有限,并没有完全限制共和党人干扰选民的行为。

1987年、1990年和2004年,都发生了共和党人以“防止选举欺诈”为名,排斥少数族裔的事件,所以这项“同意令”一直被延期。

直到2018年,这项禁令到期,不再被延续。这意味着2020年总统大选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近40年来,第一次可以不经法院批准,自行开展投票观察行动。

2020年大选又发生了哪些争议?

据《大西洋月刊》报道,在今年大选中,不再受到法律限制的共和党人,累计在15个竞争激烈的州招募了5万名志愿者监督投票工作,这些志愿者在各个投票站点对有可疑行为的选民提出了质疑。

此前,特朗普反复向其支持者强调,民主党人会用虚假选票窃取选举,还呼吁选民前往投票站点进行干预,“我敦促我的支持者去投票站点仔细观察,因为计票过程必须得到监督”。根据一段投票站点的现场视频中,小唐纳德·特朗普以“选举欺诈”为名,恳请特朗普支持者加入一个名为“特朗普军团”的投票观察小组。

特朗普召集了5万名投票观察员,他们在大选中到底有啥用?

特朗普竞选团队呼吁投票观察员前往投票站点。/ 《纽约时报》截图

然而,根据多家统计公司发布的数据,在过去的总统大选中,选举欺诈发生的几率微乎其微。据美国无党派法律政策智库布伦南中心发布的选举欺诈报告显示,3次总统选举中,出现舞弊的概率在0.0003%到0.0025%之间。另一项由洛约拉法学院进行的调查发现,2000年至2014年,在美国10多亿张选票中,仅有31项确切的“假冒选民指控”。

此外,特朗普竞选团队还以当地投票站点未能给予投票观察员恰当的观察渠道为由,提出了多起诉讼。特朗普团队认为宾州费城的投票观察员与选举官员距离过远而发起诉讼,宾州联邦法院裁定,观察员可在距离计票区不超过六英尺的范围内活动。不过,费城官员已经向宾州最高法院上诉,警告称“下级法院的裁决不仅是错的,而且危及被告城市的选举安全与选民隐私”。

据CNN报道,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全国各地投票站点注册了数万名投票观察员,以期他们密切关注任何的异常情况。不过,两党投票观察员“共同扰乱”了密歇根州计票中心的秩序。

按照密歇根州选举规定,民主党与共和党各允许134名投票观察员进入计票中心,但当拜登在密歇根州的选票领先后,两党各自有200多名观察员进入了计票中心,现场秩序一度十分混乱。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