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战略资源从出口第一,到进口第一,我国稀土如何影响全球体系

在美国不顾劝阻,持续向我国明目张胆进行非法军火交易的情况下,中国盛怒发声,将制裁美国三大国防军火产销商,波音、雷神、洛克希德。

具体内容未定的制裁,十分自然地将众人的目光转向了目前已知的中国处于全球统治地位的一张底牌——稀土。而沉积于地壳中的稀土,之所以稀少,并不是因为地质层中含量少,而是因为难以寻找。

从稀土的形成来看,其存在于在岩石中的浓度,只能在沧海桑田、日沉月升的地球化学变化中,渐次累积。但地球已有45.4亿年的历史,其地质层中的稀土元素含量是可想而知的。

但是,正因为经历了沧海桑田,所以,在地球表面已然发生了亿年变故,原来的土层已经不知道藏于哪一处深山、大海、甚或已有人居住;而且,即使找到了当年的岩层,部分元素可能已经被洪流冲刷,带入另一片土壤。

每百万个硅原子含量地壳中元素含量(红色为主要工业原料,紫色为稀有金属,蓝色为稀土元素)

从稀土的含量来看,在17种稀土元素中,只有钷(PM)处于真正的匮乏状态。因其极不稳定的化学属性及其放射性,其衰变周期之短,只需17.7年就能消耗一般的钷含量,因而整个地壳当中大约只有572克该元素的存在。

其他元素含量基本和主要工业原料的含量不相上下,真正含量称得上稀少的,还是金银等贵金属。而且,即使是在百万硅原子地壳中都找不到的钷,也可以在核反应堆中由铀裂变放射而得。

从稀土的全球分布来看,根据“数据网”2020年统计,截至2019年,以千吨为单位,全球稀土储量约120000个单位,中国44000占36.7%,巴西次之22000,越南同巴西22000,俄罗斯12000,印度6900,澳大利亚3300,格陵兰1500,美国1400,坦桑尼亚890,南非790。

根据稀土的形成条件与存在状态,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上述都是目前已知的稀土矿数据,还有一些未探测、未开发的稀土矿存在于世界各地,并且正在逐步探明、开采中。

从稀土的全球产量来看,根据“数据网”2020年统计,全球稀土产量以吨为单位,2019年稀土产量,中国132000吨,美国26000吨,缅甸22000吨,澳大利亚21000吨,印、俄、泰等其余7个主要稀土出产国家的当年产量在600至3000不等。

就产出量而言,中国的稀土确实处于全球主导地位,达到全球的60%(2019),相较于也不过全球1/3的稀土储量而言,这是非常不成比例的资产与出状况。

而这种近乎“亚健康”的稀土,要追溯到1990年代。据“施普林格”国际出版网站2020年1月7日发布的一则,有关我国稀土1975年至2018年间发展的研究报告显示,1985年,我国出产的稀土产品也仅占全球供应链中的21%,2005年至2011年间,却一度飙升至97%,成为稀土净出国。

考虑到稀土的重要作用与资源保护的需要,2010年,我国对稀土精矿生产配额降低了25%,各类稀土衍生品的出配额则削减了37%。这在当年的稀土市场,直接拔高了稀土产品的出价格。以钕元素为例,氧化钕2010年初的出口价约为25美金每千克,到2011年7月,达到峰值340美金每千克。

从另一方面来说,我国之所以能够保持占比如此巨大的产出量,靠的并不完全是稀土矿的发掘和探明储量,而是别的国家同样无法比拟的生产力与配套设施建设。“路透社”2019年5月报道,由于美国国内缺乏稀土加工设施,想要挑战中国的稀土主导地位可能还得几年。

报道指出,中国的稀土出中,占美国军事装备和高科技消费电子产品所需进量的80%,也就是说我们手上的美国手机,可能是来自中国的材料,甚至再加上中国的工艺。直至今天,美国的稀土开发也并未解决国内资源需求问题。

“华尔街日报”报道指出,中国对稀土生产出口的战略定位,与全球能源体系直接相关,同时有能力威胁到全球能源体系的安全,谈及中国稀土对美国的影响时,报道认同“不排除中国使用稀土出口作为调节局势的一根杠杆”的可能性。

实际上,为了保有国内稀土的储备量,在更长时间内实现稀土安全,在近几年的稀土生产中,我们宁愿从外部买进稀土,以完成稀土产品的生产与出。

“金融时报”10月29日消息,根据官方数据,中国稀土进量今年上半年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了74%,已实现从出第一,到进第一的重大战略转变。

而中国市场对稀土从材料到成品的需求还在持续增长。这一需求与国内供给的不匹配,导致我国许多稀土公司转向美国当前稀土生产商——加州芒廷帕斯矿山,以及缅甸的供应商。

值得注意的是,芒廷帕斯矿虽为美国投资者所有,但是中国公司也有10%的股份在其中,并被要求将产品材料运往中国进行加工。但是中国方面公司高管提醒道,“从美国和缅甸获取稀土材料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任何一方都不是我们能够理所应接受的稀土来源。”

这也是美国等国外稀土重要客户兼出国所同样担心的事情。所以,稀土本身,是否能够在全球范围内,作为一项制裁措施使用,还不很明确。虽然中国方面的生产量依然保持在全球过半水平,但是实际上可开采的国内储量并不足以为国内生产提供充分保障。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万一稀土在全球范围内被各国不约而同地停止出交易,那谁的储量多,谁就占据战略高地。所以,我们更应当利用好当前的战略资源——稀土。

但并不是完全固守稀土矿,就可以保证我国的战略资源地位的。因为在多年以前,我们加入了一个高端交易圈子,世界贸易组织。刚加入的那些年,我们凭借自己的双手真正富了起来,国民生活、国防建设都眼看着好了起来。

但当我们发现,出口贸易会威胁到本国的战略资源安全,并准备从市场中抽身的时候,也是世界贸易组织将我们拦了下来。

2014年8月,“路透社”消息称,美国、澳大利亚、日本控告中国对稀土资源实行限制出政策,而世贸组织的裁决是,中国未能证明此次事件中对稀土的出配额规定是合理的。随后中国唯有撤销出配额,并维持相当分量的全球出份额。

而美国、澳大利亚、日本,除了战略上保证中国持续对外输出稀土产品以外,哪一个都没闲着。

美国更是早在2012年8月就恢复了芒廷帕斯山矿的开采运营,日本也在2012年5月就发现了本地稀土,2013年1月,日本研究小组还在太平洋岛礁处海床下,发现了稀土氧化物含量0.66%的泥层,该区域矿床稀土质量与我国华南地区矿床相当,而华南地区矿床占我国稀土产量大部分。

2011年初,澳大利亚矿业公司在马来西亚半岛处建立了耗资2.3亿美元的稀土精炼厂,用以提炼澳大利亚威尔德山区的镧系精矿。据该矿业公司称,建成2年后,将能够满足全球1/3的稀土需求。

这些稀土储备与产量被发现的时间,正好与我国限制稀土出的时段相吻合。也能说明,每个国家都希望用着别国的资源,来武装自己。这也正是稀土资源的战略意义之所在。

从稀土的用途来看,稀土被称为新时代的“石油”。这个名号可以从2个方面概括,一方面是稀土形成不易,不可再生,难以人为制造,另一个方面就是它在一段时期内、或者说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具有不可替代性。

就拿石油来说,现在很多领域都在寻求清洁能源或可再生能源的替代方案,以期能摆脱这个价格飘忽不定的生活硬通货。其中各国国内,将可再生能源运用得最好的,当属德国,目前已有约300个地区宣布,最晚将在2030实现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标。

但这在军事领域还是一个较为遥远的事情,而当前形势下,各国对军工需求都非常旺盛,没有哪个国家在买入或制造武器的时候,将节能减排放在第一位,尽管会考虑燃料的充分燃烧问题。现在的“新石油”稀土更是如此,且尚无能够替代的可再生资源出现。

而全球范围内,稀土应用最广泛的领域,其实是催化剂与普通磁体,其次才是生产高性能磁体、合金、玻璃及电子产品。其中镧元素与铈元素,不仅能够帮助炼油、并添加到石油产品当中提升产品质量,而且在合金、燃料电池、镍氢电池生产上的作用也不可小觑。

而另一种稀土元素钕,不论是在传统工业还是低碳技术引导下的工业中,都能有效改善所生产磁体的属性,对混合动力或电动汽车上的电动机、风力发电机、硬盘驱动器、便携电子设备等方面生产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铈元素、钆元素、钕元素,在电子学中也不可或缺,目前被用于生产LCD和等离子屏幕、光纤、激光器以及医学成像领域。此外,在农业生产方面的作用巨大,稀土肥料被广泛应用于我国农业领域,能够加速植物生长,提高产量和植被抗逆性;

用作畜牧业饲料添加剂也是常见现象,虽然也会增加产量,但是动物与植被不同,无法代谢稀土等重金属元素,只会造成体内累积,影响畜牧环境中植被生长的同时,也有可能影响到所蓄养的动物本身,乃至使用它们的人类,目前这种可能还停留在猜测阶段,有待观察研究。

回到开篇所说的未指定制裁上,既然中国不一定拿稀土说事,那么对美国三大国防供应商的制裁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呈现呢?“彭博社”认为,这三大国防供应商没有对中国大陆进行的军事订单,美国也不会允许,所以从停止军备层面来看并不容易实现。

但是,波音公司与中国有大批商务订单,中国是首批使用波音客机的国家,同时拥有当前全球最大的波音737Max机队。但是目前,中国停飞的近百架波音737Max还未获得明确的飞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