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西方很多国家不反感美国,明明感觉被美国下绊子很多?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近日接受采访时称:全世界各国会意识到,他们坚定的想成为美国的伙伴和盟友。

尽管蓬佩奥毫不掩饰的张扬着“炫富”般的得意,但美国的周遭的确围聚着一众惟其马首是瞻的小伙伴。然而蓬佩奥所说的“世界各国”,显然是没经过大脑的脱口而出。

我们认为,美国影响力在全球扩张的节点是二战之后,由于战后东西方意识形态的分野,互不兼容的两方阵营随即形成。东方阵营致力于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而西方国家谋求战后重建和经济复兴。

要重建,就需要合作,战后的美国主导了一套国际秩序,同时以经济上的强势轻取雄霸世界几百年的大英帝国,跃升为“新贵”的美利坚无疑成了西方国家首选的合作伙伴,尽管这种合作充满了“垂恩”的色彩,但他们也的确得到了美国的大力支持,对日本的改造,对德国的扶持和其不断提供的公共产品,以及对全球的意识形态输送,莫不是因为美国全球布局的需要和资本主义势力的扩张,而其伙伴们也在这种扩张中尝到了各取所需的甜头。

我们知道,成熟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本身就发韧与欧洲,战后的欧洲各国对资本主义经济可谓是驾轻就熟,同时也愿意遵守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和牵涉其中的运行规则。说白了,西方各国与美国的关系更像是生意伙伴,而再正常的生意,也没有多少是在心平气和中谈成的。在“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盘搏中,即使美国在“使绊子”,顶多也就是个“经济纠纷”,合作伙伴们的“反感”是必然的,但谁会因为“反感”就和生意伙伴分道扬镳的?

冷战期间,由于西方国家趋同的意识形态,相近的政治制度和无法割裂的宗教纽带,与其格格不入的苏东集团自然成了西方世界的敌人,东西方阵营的尖锐对立,日益加固着西方国家之间的粘合度。苏联解体之后,这种对立并没有降级,因为欧美集团又有了新的抵抗对象——俄罗斯。因此,经济上的互通关系和防务上的迫切依赖,迫使盟友们更需要美国的羽翼来保护自己。即使美国在秩序之内屡屡犯规,但谁也不敢与其翻脸,更不敢“离家出走”。

尽管这世界上对“公理”有着大致相同的释义,也渴望这套“公理”能够普适于各自的诉求,但“公理”却常常操纵于霸权者的手里并成为攫取利益的工具,“强者通吃”的理论,又常常让追随者愿意认同这种变了种的“公理”。

不得不承认,美国至今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这种强大直接体现在军事,经济,科技等各个领域,这种优势几乎能够满足其盟友所有的需求,尽管大家都心怀不满,但实际的需求往往冲淡了被盘剥的憋屈——因为,他们根本就离不开美国。

拿日韩来说,虽然美国的翅膀能够保护其一二,但他们仍然渴望加强自身的防务建设,为将来的“单飞”做足准备。想谋求地区内的战略平衡,就必须装备最尖端的武器,而美国恰好有这样的东西,于是,这两个小兄弟不得不接受美国人开出的高价,对层层加码的军费也无可奈何。

中东事务中,美国和欧洲经常骂得猪嫌狗不爱,吵的鸡飞狗上墙,但真到了动刀动枪的时候,欧洲和美国马上就能统一口径,出人出钱一样也不落下,为什么?因为欧洲也需要中东利益。

总之,美国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维护其盟友体系之内的秩序,而追随美国的国家,都是这套秩序的受益者,与美国紧密的利益往来,让他们不得不拥护秩序的把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