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这么嚣张,就没有他怕的人吗?

美国总统特朗普确实是比较嚣张的,但他也仅仅是口头上嚣张,在实际作为上还是比较谨慎的,就是时刻遵守美国的宪法,并没有做出什么违法的事情来。由此可见,特朗普只是靠口不择言来吸引关注度,并不是真的有勇无谋。不可否认,特朗普在国际舞台上非常的嚣张,但实质问题是他也没有办法突破民主党和欧洲国家的联合。

当然美国总统特朗普作为共和党方面的代表人物是不能惧怕民主党方面的,因为美国的体制就是两党竞争,所以特朗普要和民主党方面顶着干,这才符合美国的体制,符合美国三权分立的要求。

特朗普上台以来攻击了很多的精英人士,甚至小布什和鲍威尔这样的共和党籍人士也在所难免。当然特朗普攻击最多的还是他的前任奥巴马,以及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如此针锋相对的局面;在美国社会层面也没有出现过爆发街头枪战这样的极端对立场面。当然这些都和特朗普的极端主义有着莫大的关系,是他极其嚣张跋扈导致的。

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特朗普都有畏惧的人

首先,众所周知,美国总统特朗普最害怕的人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对此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曾表示,为什么要害怕普京?这匪夷所思。特朗普曾把普京形容成唯一能够摧毁美国的人,而之前他还把自己形容成普京的粉丝。由此可见,特朗普对普京的重视程度。

美国前国家安全助理博尔顿表示,普京能够像玩弄小提琴一样玩弄特朗普。也就是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普京面前像个小学生;但实际上特朗普的年龄比普京还要大。由于普京有着超过20年的执政经验,所以在国际问题的驾驭能力上,远远强于特朗普。

其次,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国内也不能为所欲为,他的所有活动都是在共和党内部进行的,所以美国共和党党魁麦康奈尔对特朗普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特朗普最得力的助手就是蓬佩奥,但是麦康奈尔让蓬佩奥去竞选美国参议员的时候特朗普也不敢拒绝,由此可见,美国共和党党魁麦康奈尔在美国共和党内部是一个实力派,特朗普并不敢轻易得罪他。

第三,美国总统特朗普最不敢得罪的是美国最高大法院。美国最高大法院是美国宪法的核心,担任大法院的法官是终身制的,所以特朗普是不敢得罪法院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特朗普涉嫌税务欺诈,他的把柄很有可能被美国法院抓住了;如果美国最高大法院公布了他的纳税记录,那么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只能成为砧板上的鱼肉。

现在特朗普拥有总统保护令,所以美国最高大法院不准备公布他的纳税记录。在美国最高大法院内部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比例是6:3,总体上对特朗普还是有利的。最近特朗普还提名了一个保守派法官,由此可以看出他对最高大法院还是非常重视的;这一次美国大选的结果,也将由最高大法院来裁决。

现在美国社会发生了严重的种族主义事件,这明显是一种司法体系不公造成的,在此情形下,特朗普依然强调法律秩序,而强调法律与秩序就否认改革,这明显对他不利,但是由于现在特朗普已经被抓住把柄,骑虎难下,所以他必须要坚定的支持法律与秩序。

美国总统特朗普向来目中无人,他把自己形容成是美国第二总统,在其内心威望比他高的唯一一位美国总统是林肯。由此可以看出,特朗普还是比较敬仰林肯的,他经常去参拜林肯纪念堂,而且声称自己所做的贡献能够和林肯比肩,即此而言,特朗普还是比较忌惮林肯的影响力。

当然美国总统特朗普平时比较畏惧的还是美国的媒体,对于美国媒体的疯狂进攻,他也往往无可奈何。特朗普经常会指责这些媒体是假新闻,但是在美国有舆论自由的权利,特朗普并不能限制这些媒体发表对他的负面看法,所以他也必须为自己请一个公关,那就是每天出席新闻发布会的麦克纳尼;而且特朗普每天都会利用社交媒体发布自己的言论,以抵御那些所谓的假新闻。